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伪装学霸

把酒食烟:

总目录




校霸×披着学霸皮的校霸




7000+甜饼 大纲灭文




老人家写校园恋爱太艰难了







配图来自圈外基友@祈路,这位专注二次元的大宝贝为了画我俩崽专门去恶补了一晚上的凯千频,吧唧啵。




BGM




但你出现 在我身边




就是我可以遇见的最大的惊艳






易烊千玺在踏进教室之前,班长沙婉最后叮嘱了一遍:“总之你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用理会他就行了。”




刘海微长的少年微微一笑,露出清浅的小梨涡:“我知道了,谢谢班长。”




让全班乃至全校都敬而远之的风云人物姓王名俊凯,曾以一敌十把隔壁学校最会打架排行榜上的前十名打得满地找牙,家世又显赫,上课从来不听讲也没掉出过前三名,真正是老师不敢训,同学不敢惹,见面都要喊上一声凯哥好,凯哥今天开不开心,不开心我买根冰棍给您吃。




沙婉从班主任陶西那里得知易烊千玺转学前成绩就很好,为人低调内敛成熟稳重,可班上除了王俊凯旁边没别的空位了,是以很不忍心,抱着一种拯救小可怜的心态反复跟易烊千玺强调不要招惹王俊凯。




易烊千玺跟着沙婉走进教室。




班上的女生长期接受王俊凯美貌的洗礼,对普通的长相已经看不上眼了,可新转学来的这位帅哥五官英气又漂亮,随便撩一下刘海都苏得人腿软,窃窃私语声响彻教室。




王俊凯睡得正香,被人打扰相当不耐,头也不抬就狠狠地踢了下桌腿,全班霎时肃静。




易烊千玺就在这安静的氛围里开口道:“大家好,我是易烊千玺,你们叫我千玺就可以了,希望今后可以和每一位同学都好好相处。”




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班上同学都感觉耳朵里怀了个胎,接着就听到另一把苏断腿的嗓音。




“千玺?我觉得易易比较好听。”




“太可怕了。”焦耳跟谭耀耀咬着耳朵。“凯哥居然主动和别人搭话了。”




谭耀耀挠了挠头:“正常啊,新同学这么帅,谁不想勾搭呢?”




焦耳:“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易烊千玺在大家炽热的注目礼中走到座位上,对着睡意未消的同桌点点头。




“你好。”




校霸盯了他片刻,说:“老师来了叫我一声。”还补了句:“乖乖听前辈的话啊小朋友。”




小朋友?




易烊千玺虽然未成年,心理测试三十九岁评语沧海桑田的事迹却已广为人知,在原来学校大家见着他也喊一声“易哥”或者“千玺学长”,被喊小朋友还是第一次。




他把学习用品从书包里拿出来,校霸毫无心理负担地睡得很香,在大家惊恐的目光里,易烊千玺拿笔尖往王俊凯的胳膊肘上怼了一记。




“我靠,”焦耳吓到破音。“他是不想活了吗?”




谭耀耀瑟瑟发抖:“焦哥我好害怕,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命案现场。”




“别怕别怕,”焦耳的声音都颤了:“我已经拨好了110,等会凯哥一动手我就报警......”




被怼醒的校霸看着自己的同桌,对方十分磊落坦荡:“你的手越界了。”




说的是两张桌子中间那条线,王俊凯只有在小学时期才经历了被女生画三八线的日子,这会不由得诧异到火都忘了发:“这都能阻碍你?”




易烊千玺平静道:“抄笔记不方便。”




王俊凯看了他半分钟有余,班级里的气氛越发紧张压抑,接着校霸忽然就笑出了声。




“好,”王俊凯把胳膊肘挪回自己桌上。“这样行了吧,优、等、生。”




易烊千玺对这个称号坦然受之:“可以。你继续睡吧。”




全班同学的表情如同吞了一千根针。




沙婉班长埋下脑袋给好闺蜜栗梓传纸条:你不觉得他俩在一块的气场特~别微妙吗!




在班上被公认为好学生的沙婉私下可是个超狂热的追星族,除了本命郁风外还担了不少墙头,受饭圈文化荼毒颇深,看见两个好看的小哥哥就忍不住想给人拉郎配。




栗梓写:谁攻谁受?




沙婉答:尚待观察。




-




中午的放学铃一响,大家都迫不及待冲出教室,被吵醒的王俊凯揉了揉眼睛,拽住打算跟着大部队跑出去的易烊千玺的手腕。




真细,这孩子有没有好好吃饭?




在易烊千玺询问的目光里,王俊凯把自己饭卡掏出来往桌上一拍:“红烧茄子,鱼香肉丝,加四勺辣酱,谢谢。”




易烊千玺没接话,王俊凯又笑道:“你也太瘦了小朋友,拿前辈的卡随便刷,吃点好的吧。”




“......”




易烊千玺拿着自称为前辈的同班同学给他的校卡打了两盒饭菜,拿着两个饭盒走回教室,还没进去就看见有个女生站在王俊凯桌前。




“就陪我去嘛,去嘛,我真的很想看这部电影啊。”




王俊凯余光看到新同桌在教室门口的身影,当即笑道:“易易,怎么这么慢啊,我快饿死了。”




易烊千玺面不改色地迈进教室,把饭盒和饭卡一块递给前辈,打算坐回座位开始吃,王俊凯又拉住了他的手腕。




“易易想看这部电影很久了,”校霸拽着他的胳膊,从长相漂亮大方的女生手里接过两张电影票。“谢谢啊。”




女生不甘心地撇了撇嘴,好像想说什么,又不太敢,就跺了跺脚,从教室前门出去了。




易烊千玺勾起嘴角,露出和王俊凯见面以来的第一个笑,充满嘲讽意味。




“哥们儿你有病啊?”




“晚上七点的,正好看完就可以回家冲凉睡觉了。”王俊凯充耳不闻,泰然自若地打开饭盒,“今天这么多肉丝啊,饭堂大妈是看你长得帅吧。”




易烊千玺往票上瞄了一眼,超时空同居。




“很能理解你找不到女朋友的原因和心情,但我对弱智爱情电影没有兴趣。”




王俊凯看了他一眼,“怎么就弱智了,多少明星倾情好评呢。”接着看到易烊千玺那塞得满满当当的饭盒:“......你这么能吃的吗小朋友?”




易烊千玺已经懒得纠正这个称呼了,淡淡道:“吃不完的就打包回去给二十。”




“二十?”王俊凯十分好奇:“谁啊,你弟弟?”




“我的猫。”




......




“易哥,”等易烊千玺从电影院出来回到家冲完凉开了电脑,队友的怨念快要冲破屏幕。“说好的八点半上线,您这是出国旅游去了?”




“今晚临时有事,来迟了。”




易烊千玺游戏技术很强,性格又好,组队体验五星,队友也只是说说而已,前往山谷的途中注意力就转到了别的地方。




“易哥,你不是没有夜生活的人吗,今晚怎么忽然就在外寻欢作乐了?”




“......”易烊千玺实话实说:“我同桌请我去看电影。”拿的是别的女生买的票。




“哇,易哥,你什么时候也喜欢看电影了?”队友相当不适应。“你还是那个盘核桃写书法做雕塑钓大鱼的我易哥吗?”




易烊千玺原先真的是拒绝的,但王俊凯实在有够磨人,叽里呱啦在他耳边念了一堆经,最后以一袋高级猫粮收买了他。




他的沉默被队友解读为别的意思:“对不起易哥,我不问了!我们好好打,先定个小目标,今晚打他一百个人头。”




易烊千玺专心致志打着游戏,手机忽然震了起来,他把最后一个怪灭掉,和队友讲了一声接起电话。




“喂?”




那端没有立刻出声,过了片刻王俊凯懒洋洋的声音才从话筒传过来。




“小朋友,我的钱包是不是在你书包里?”




说来王俊凯这校霸也是当得相当有个性,书包都不背,就拿着个钱包在手里,买完爆米花又嫌手不够拿,就很顺手扔到了易烊千玺书包里。




看电影的过程里对方还睡着了,头慢慢歪到易烊千玺肩上,易烊千玺推都推不开,杀人的念头都有了。




等电影播完,易烊千玺肩膀也麻了,人也累得不想思考了,完全忘记了王俊凯钱包还在自己包里。王俊凯也是够心大,把他送上出租车就挥挥手走人了。




“不在。”易烊千玺说:“刚遇到一乞丐,送他了。”




那端沉默了片刻,毫无预兆地爆出一阵笑声,易烊千玺皱了皱眉,把话筒拿远了点。




“好的呀,”校霸笑够了,语气还是很欢快。“那就当救济穷人了,我真是好有爱心啊。”




“......”易烊千玺心道,你真是好厚脸皮啊。




“那我先睡了,小朋友晚安。”




谁要跟你晚安啊。




易烊千玺挂了电话,耳根一阵阵发烫,估计是被手机热到的。




校霸的钱包安安静静躺在书包隔层里,路飞没心没肺地比着剪刀手,笑出一口白牙。




连钱包都这么中二,真是个神经病。




-




校园热门帖TOP1 点击查看 校霸与新生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栗梓说:“......姐你这标题可以再UC一点的,明天邀请函就给你发来了。”




沙婉美滋滋说:“站对了CP天天有粮吃!话说这真的是我第一次见到王俊凯来吃饭堂。”




“感觉怪惊悚的。”栗梓点评。“他俩到底在聊什么啊,王俊凯笑得那么开心......”




“这就是你不懂了。”沙婉表情高深莫测。“开心不是因为聊天的内容,而是因为聊天的对象。”




“......行吧,”栗梓说:“你今晚就给开个俊烊tag吧,发家致富靠你了。”




“蒸煮都这么甜了,还有产粮的必要吗?”沙婉瞪大一双清澈的大眼睛。“躺平磕就好了啊,还有什么比被糖山淹没更幸福的事?”




栗梓:......




不是很懂你们追星女孩,也不想懂了。




“我去!”沙婉猛地摇起了她的胳膊。“刚刚你看到了吗??王俊凯夹了一块排骨给易烊千玺!”




话音未落,在众目睽睽之下,校霸又夹了一块排骨给转校生。




沙婉手机狂震,帖子下面留言猛增,“如果这都不算爱?”




“学校饭堂师傅按块给肉的事大家肯定是知道的吧,天,在这样的情况下,凯哥接连把两块糖醋排骨给了千玺?”




“难道五岁的我就不能为爱情流一次眼泪吗?”




“[图片][图片]能不能行行好了,单身狗不是狗吗?保护动物不是人人有责吗?”




沙婉点开层主发的图,第一张是重度洁癖王俊凯直接伸手帮易烊千玺拿走了粘在嘴角的一颗饭粒,第二张是王俊凯把饭粒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栗梓还在挑着面里的肉碎,空着的那只手就被沙婉握住了,转头看见平时温婉可人的班长大人一脸恍惚神情,像是下一秒就要双脚离地往天上飞了。




“天啊。”沙婉另一只手捂着心口,呼吸困难状。“我觉得我要窒息了。”




还没等她窒息完毕,易烊千玺就抄起筷子,大家屏气凝神地看着转学来的年级第一,大气不敢喘上一口,结果对方把桌面上的十几颗米粒都扫进空碗里,冷静地递给王俊凯。




“这么喜欢吃剩饭啊,给。”




“......”焦耳捂住眼睛。“人间就这么不值得留恋吗?”




十秒后,王俊凯笑眯眯地接过碗,顺手把米饭喂给了脚边喵喵直叫的小花猫。




“千玺真是有爱心。”




“日啊。”焦耳叹为观止地讲出所有人的心声。“这波操作我服了。”




-




让沙婉班长窒息的场景每天都在不间断不重复地上演,时间久了栗梓也懒得去认真附和了,不管一只CP狗跟你说什么,你只用回答“真甜”就好。




“我天,凯哥又在借着拿笔的契机摸千玺的手!”




“刚刚那水是千玺喝过的?王俊凯直接对嘴喝?处女座什么时候开除他座籍啊?”




“栗梓你掐我一把,凯哥在帮千玺排队打饭?这就是传说中的灵魂互换吗?啊我好恨我自己,忽然变成了一个爱手抖的小傻瓜!没事,绝对有人拍到高清,好资源就是拿来共享的。”




“王俊凯又上手了!同样是九年义务教育,为何凯哥就这么优秀!我就想问问千玺身上还有哪个地方是他没碰过的吗?头发揉了,后颈揽了,鼻尖刮了,额头弹了,腰搂了,屁股摸了,大腿捏了,手牵了——栗梓你有没有九块钱现金?还等什么呢?”




“千玺快快成年吧,大家和你凯哥都迫不及待了。”




......




快落的日子在某一天戛然而止。




“他俩已经三节课没说过话了。”沙婉说:“该不会是我入错股?”




栗梓头也不转地写着习题:“是的,BE了,一首《凉凉》大家散了吧。”




“你怎么这么狠心?”沙婉含泪在课本后说:“凯哥怎么也那么狠心,居然舍得和千玺冷战?”




“姐们你这心都是偏的啊。”栗梓说:“就不能是千玺和凯哥冷战?”




“这都不是重点,”沙婉把笔帽盖好,压低声音道:“重点是他俩为什么吵......”




“请问千玺在吗?帮我叫一下他。”




“......”




“你看看,”栗梓努了努嘴,王俊凯的脸色正在光速变沉。“万事万物皆有缘由,施主,想开点。”转头发现沙婉笑靥如花:“......你干嘛呢?”




“大型砸醋缸现场!”沙婉从课桌里拿出手机开始飞速编辑帖子。“我要告诉全校同学,凯哥也有吃瘪的一天!”




“......不是很懂你们追星狗,凯哥生气,你还这么喜气洋洋的?”




“他越吃醋,就越说明他在意。”沙婉往窗外望去。“那姐们谁啊,我必须给她颁个最佳助攻奖。”




“......你就这么确定千玺不会和她在一起?”




“吵死了!”自从易烊千玺来了后据说脾气变好了超多的校霸重现令人闻风丧胆的暴脾气:“好不容易有节自习课,能不能让人好好睡觉啊!非要叽叽歪歪的干什么?”




“......”栗梓在纸条上写:自习课原来是专门用来睡觉的吗?




沙婉答:不,是用来吃糖的。




栗梓:你走火入魔了吧你。




沙婉:你不磕CP,你就不懂这其中的乐趣。




栗梓:我不明白,也不需要明白。就让我这样就很好。




......




还真被沙婉说中,易烊千玺拒绝校花表白的消息一天之内不胫而走。




“虽然凯哥还是板着张脸,”沙婉说:“可我能感受到他隐藏在面无表情背后的暗自窃喜。”




栗梓:“......”能别瞎瘠薄住脑了吗?




“你说,”沙婉捧着脸,看着跟在易烊千玺身后走出教室的王俊凯。“他俩什么时候结婚?”




“......”栗梓说:“说好的圈地自萌不上升呢?”




“不是我想,”沙婉指着外面,几乎整个人挂在易烊千玺背后,如同一只巨型考拉的王俊凯:“是他俩非要摁着我的头往我嘴里塞粮,懂吗?”




“......你长得好看说什么都对吧。”




-




校辩论会兼知识竞赛来临,易烊千玺毫无悬念被推选为班级代表,神情淡定逻辑缜密,秒得台下女生一片尖叫。




王俊凯坐在旁边,五秒转一次头,焦耳都看得脖子疼:“你说我们是不是该集资给凯哥治一下颈椎?”




谭耀耀说:“不用的,只要千玺时不时换一下位,凯哥就可以左右活动脖子了。”




焦耳:“......”




到了知识竞赛环节,王俊凯的手都在灯旁边了,还是慢易烊千玺一拍,抢答机会给了易烊千玺。




“你有见过如此光明正大的放水吗?”焦耳自问自答。“反正我是没有。”




第二回王俊凯就不承让了,以单身十八年的手速拍下灯,斩钉截铁道:“选C。”




“哦?”妆容精致的女主持笑靥如花。“看起来凯哥对这一题的答案非常有信心呀,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选C吗?”




王俊凯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神情非常之理直气壮:“因为千玺跟我说是C。”




对面的竞争对手交头接耳:“我们是来参加比赛,还是来被糊狗粮的?”




主持人的笑容僵了五秒,“啊,凯哥很信任队友的选择呢,不过话说你们这一队学习成绩都不错啊,都是学霸。”




王俊凯谦虚摆手:“我不是。”大拇指指着一旁的易烊千玺:“千玺是,千玺全年级第一名!”




沙婉抬手捂脸。




“还不够甜吗朋友?”栗梓说:“我简直都有点心动了。”




“就是太甜了。”沙婉的语调毫无起伏:“我现在的感觉就像一大口蜂蜜堵在嗓子眼那里,齁得慌,甚至有点高血压。”




“你挺住。”栗梓温馨提醒道:“你不是还要去参加他俩的婚礼。”




“我谢谢你。”沙婉说:“这次你居然没点播《梦醒时分》。”




“我点《水星记》。”栗梓说。“做个梦给你。”




耳边一阵惊呼响起,沙婉把目光移回到台上,取得了胜利的校霸弯着桃花眼揉了揉小朋友软软的短发,小朋友用胳膊肘轻轻地顶了王俊凯一记,却也没躲开,只是耳根红得滴血。




-




随着期末周的逼近,教室里的氛围越来越严肃,大家从学期开始的大声喧哗打牌玩手机,变成了安安静静躲在课本后面玩手机。




“诶诶,”沙婉合上笔记本,神秘兮兮地凑近栗梓:“你不觉得千玺最近变得越来越那啥了吗?”




“?”栗梓说:“哪啥?”




“就是那啥呀,”沙婉笑得像一朵花一样。“以前凯哥摸他的手他都会闪躲或者抄起课本打爆凯哥的狗头的,你看现在,凯哥整只手揽着他肩膀,他都没反应。还有啊,以前凯哥和他开玩笑,千玺都是满脸冷漠的,现在居然也会跟着瞎扯几句了。”




栗梓说:“这不就是麻木了的体现吗?”




“......”沙婉说:“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没有男朋友了。”




“说得好像你有一样。”




“......”




不仅敏锐如沙婉,就是迟钝如谭耀耀,也能看出端倪来:“焦哥,千玺好像变得越来越爱笑了,特别是在凯哥面前,笑得好可爱啊。”




“而我,”焦耳看着课表,下节就是体育课:“渐渐就变成了一个爱哭鼻子的傻逼。”




......




体育老师一声哨响,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两个人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把同班同学远远地甩在身后,越过终点线后王俊凯还不忘递上纸巾帮小朋友擦汗。




易烊千玺习以为常地站在原地,心里默背着一会数学考试要用到的公式,好看的眉头紧紧锁着,三秒后被王俊凯抬手抚平。




“昨天有好几个女生又来找我问你问题,想不想听听她们问了啥?”




易烊千玺漫不经心地耸耸肩:“你说呗。”




“有个女生问,易烊千玺准备什么时候娶她?”




高个少年呼出的气息近在咫尺,易烊千玺走了神,没听清:“什么?”




“有人问你呢,易烊千玺什么时候娶她。”




“......”被誉为全年级最成熟稳重的学霸的易烊千玺没好气剜了王俊凯一眼:“你也是神经病,挑这种问题问。”说完却也没忍住笑出了声。




“笑就对了,一会就要期末考了,小朋友你要放轻松心态,做完了之后要好好检查,一定要好好听前辈的话,好不好?等考完前辈就带你去吃红油抄手,晚上再去长江旁边散步,顺便给二十买袋新的猫粮。”




要放在刚认识那会,王俊凯用这种哄孩子一样的语气来说话,易烊千玺第一反应就是拿笔尖把对方怼到墙角。但或许是此刻的日光太过耀眼,又或者是校霸眼里的笑意太过温柔,小朋友只是摸了摸鼻子,唇边两个梨涡清清浅浅。




“啰嗦死了,”耳朵根比任何一个时刻都要更烫,心脏也砰砰跳得厉害,易烊千玺清了清喉咙,对着前辈喊出大逆不道的称呼。“傻子。”




王俊凯笑了笑,相当自然地把胳膊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知了鼓噪的鸣叫被无限拉长,两个人的影子慢慢重叠到了一起。




夏天已经过半了。




END



评论

热度(3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