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把酒食烟:

在这个快乐的儿童节,给大家带来一段单口相声(并没有人想听。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一个基友兴高采烈地小窗敲我,说我找到你凯千微博小号了。




从来没有凯千微博号的我:







接着基友开始义愤填膺:你为什么喜欢xxxxxxx(一系列明星名字)都不告诉我!我们还是不是最好的朋友了?




我:不是。但我什么时候喜欢上他们了?







基友:你还狡辩!(一堆骂人的话)




说完后甩了我一个微博主页链接




我点进主页,名字,把酒食烟,属性,各种各种,除了喜欢凯千外无一重合。




我:我就知道我英俊的风声走漏了。







基友:?




我:有人连我英俊的ID都要模仿我。




基友:就是说啊!(一大串骂人的话)




然鹅我在摸我的墙头,一小时后才看到,基友气得都要冒烟了:大哥!有人顶着你名号在微博上招摇撞骗!你在摸墙头!







我:你淡定。这充分显示了我过人的英俊。







基友:(一大串骂人的话)




我继续摸我的墙头,结果粉丝又找上来了:水爷,我关注了你凯千博,你微博画风和Lof画风好不一样啊哈哈哈哈!而且你居然喜欢xxxxx我也喜欢他哈哈哈哈!







朋友,我一万年前就说了我没有凯千微博号,你冷静点。




但我有凯千微博号的谣言已经被传播出去了,那一天里我不知道回答了多少个基友和粉丝:我不是,我没有。还好我手速快(是炫耀的意思),不然回完我都不用做事了。







回答完我依然摸我的墙头,直到有一位比较耿直的朋友冲上门来,问水爷你怎么担了我很不喜欢的明星,而且你不是也说过你不喜欢他吗,你为什么说话不算话(省略一万字质问)最后以一个失望的表情做了结。




我,摸着我的墙头,宛如在摸着我自己的猫头,保持冷静回复她:你别激动,那不是我。是重名。







但这位朋友已经奔走相告了,大家一副撩袖子要去打架的态势,我只好说,先喝口水,吃块糕,好好问一下人家是怎么回事吧,以理智的态度劝劝,看看那位会不会改名?




我又摸起了我的墙头,过了几天这位朋友带着和那位的聊天记录回来找我了,说爷你看看吧。




于是我得以欣赏了人类史上最精妙、最严谨、最缜密的逻辑思维,好东西要与大家一起分享。













虽然我很努力地动用我每一个脑细胞去阅读理解了,我还是没有看懂这一大堆话的中心思想到底是什么,我的朋友也没有看懂。








乐完了我梳理了一下思路,不想模仿我,可又很喜欢我,恰巧起了和我一样的名,关注我,脑子里有我这个名字,可是又忘了我改了这个名,是改了之后才想起来我是这个名。








借用一下这个脱俗的思路,我从来都不想挂人,可这位的逻辑又无法说服我,恰巧今天六一儿童节,我想给大家快乐,脑子里有了挂人这个思绪,可是我又忘了我是来挂人的,是挂了之后我才想起来我是来挂个人。




怎么样,思路是不是像oppo前后两千万一样格外清晰。







我为什么改个人简介,就是因为我知道了这事,可我懒,和两位正主还有写文没关系的所有事我都不想管,我想在简介里说一声,就能在恰巧和我重名的这位的心里应该种下一棵B树吧。




是我太天真了。







下面给大家分析一下这个名字,把酒是《最佳损友》里“从前共你促膝把酒倾通宵都不够,我有痛快过你有没有”的把酒,这是我认为最适合Wink的一首歌,Wink是凯千所有衍生CP里我最喜欢的一对CP。




食烟是“不食烟火”里的食烟,指我是俗人,不是什么神仙,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怼粉了,本来不想说出来的。








两部分合在一起,才有了这个名。改之前叫34天,但评论里一堆的1天2天56天,让我回想起了高考那一天被数学支配的恐惧,就和基友一块商量,成了把酒食烟。




在今天之前我还真不知道我这个笔名这么珍贵,这么英俊,这么独一无二,会被人抢着死守不放,粉丝劝了不改,非要我腾出吃夜宵摸儿子的时间,来给大家讲相声。







Q:用我起的名可以吗?




A:当然可以,我外婆家那条拒绝我给它起名的旺财,今年已经会叼着钥匙去买油条了。







我的相声到此结束,谢谢大家,祝我小儿砸和各位高考生都考上心仪的大学,不像已经成年的我,不用再面对无数的高考习题(没有炫耀的意思)(是不可能的)六一快乐!






评论

热度(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