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舞王再临 27

把酒食烟:




总目录  前文




娱乐圈paro,巨星迷弟×重出偶像,甜宠为主,HE保证。 




一跑剧情巨星就变2D。




巨星:......




------




这话听起来有点奇怪,可王俊凯态度如此坦荡,助理也不好往别的方面想。




“我也挺喜欢千玺的。”




青年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随后说:“我跟你喜欢的性质又不一样。”




助理:“......”






易烊千玺这边的街舞节目录制得还挺顺利,只除了中间会遇上一些稍微任性的学员外,别的都还好。




......其实也不是。




他出道虽然早,年龄跟其他嘉宾相比却还是比较年轻的,年纪小了就免不了要被调戏。




几个导师私底下开玩笑总开黄腔,偶尔看他懵逼的表情可爱还会伸手过来捏他的脸,易烊千玺笑容渐渐消失了十几回,巴不得随身携带一把青龙偃月刀,谁调戏他他砍谁。






其实易烊千玺并非当真对另外几个嘉宾有什么看法,只是他实在不习惯和别人有肢体接触。




王俊凯是唯一的例外。




想到花絮里搞不好把他和别的嘉宾玩闹的片段也剪辑了进去,易烊千玺莫名就有些心虚,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想好了万一王俊凯问起来自己要怎么说。




然而青年始终没有提及这个话题。






易烊千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隐隐也有点微弱的失落。




王俊凯不是醋缸转世吗,怎么会表现得这么豁达?




仔细想想,从认识对方到现在,两人把小情侣间那些事差不多做了个遍,就差那么一个名分。按说两个大老爷们的也不该那么矫情,手也牵过了,嘴也亲过了,何苦再纠结于这点小细节。




大抵是一朝被蛇咬,留下的阴影就很难消掉。他现在连井绳的影子都没看着,却已经开始草木皆兵了。






凡是和理想型有关的问题,易烊千玺都用千年不变的公式化微笑和模棱两可的回答带过。王俊凯的采访他也抽空全部看了一遍,对方没表现出什么端倪,既看不出谈了恋爱,也看不出没谈。




他并不怀疑青年那颗炽热的,向着他的真心。他只是单纯地感到疑惑和茫然。




他们现在这样,到底算是什么呢?




倘若有一天王俊凯找了女朋友,他又能怎么样呢?






易烊千玺连着几天没睡好,工作进度倒没落下,态度也一如既往的敬业。节目组导演邀他去了一个饭局,说是有千玺的老朋友在那里,想见他一面。




推门进去之前,易烊千玺感觉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真正见到那几张曾经无比熟悉的脸庞时,却依旧不可抑制地,感到晕眩了。




或许导演也知道他和傅嘉后面不对付,便没有喊那人来。可易烊千玺的手还是微微抖着,筷子都拿不稳。




“也不用这么激动吧。”性格最为开朗阳光的前队友走过来笑着拍了拍他的肩。“惊喜太大,没缓过来吗?”






易烊千玺中途找借口离开了饭桌,去卫生间拧开水龙头洗了把脸。




手指触及额头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像是发烧了。




易烊千玺直起身来,在镜中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顿觉一阵反胃,推开一扇隔间的门俯下身吃力地呕着,却什么都吐不出来。




“我知道你不想看见我。”身后那人开了口。“不过,我也是没办法才来的。”






是与过去无甚差异的,带着吊儿郎当的笑意的语气。易烊千玺镇定了一下,摁了冲水按钮,走回洗手池旁重新洗了手。




“哟,这是直接把我当透明人了?”




易烊千玺抽了张纸巾擦干净手,将纸揉成一团扔进废纸篓里,而后终于对上那双在梦魇里见过无数次的,看起来颇为魅惑的眼睛。




他的脊背瞬间如同被藤条抽打般热辣地痛了起来。






汹涌的回忆伴随着剧烈的疼痛倏然而至。




“等Glitter的十周年召开,我们就拉着手在舞台上公开好不好?告诉大家你和傅嘉只是营业,咱俩才是正主认证的CP。”




现下回想起来,少年那时用的确实是半开玩笑的,轻松又调侃的语气。




只是他当真了。






因而在后面狗仔拍到对方和年轻的女孩子在公园里戴着情侣发箍对视而笑时,他才会觉得如坠冰窖,万箭穿心。




“我是有点喜欢你没错,”被他找上门询问的少年脸上带着纯真无害的微笑。“可是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们会在一起吧,千玺?”




当后面Glitter出了事故,名声一落千丈之时,对方却又找上他,满脸的懊恼和后悔。




“千玺,之前是我混账了,你帮帮我吧,好不好?等熬过这一关,我们就在一起吧。”






傅嘉的见风使舵和落井下石固然也伤到他,可总归只是拿着刀在他背后砍了一道,流出些没有温度的血来。




时间一久,伤口便自动愈合了。他也能在短暂的惊诧后,重新拿出当年的那份气势,毫不留情地予以反击。




而面前这个人不一样。




背后搞小动作当然令人厌恶,可带着笑一步步走过来,做出要拥抱的姿势,最终却是将刀尖对准你的人,才是真的可恨,并且可怕。






那人从正面捅穿了他的心脏,致使疤痕都无法消除了,依旧还能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老情人般亲切地同他叙旧。




“听说Karry很喜欢你嘛,嗯?”




“你勾引男人的手段,还是一样的高明啊。”




胃里传来尖锐的刺痛,易烊千玺死死地咬着牙,连维持平静的表象都尚且困难,更别说反击。






过了片刻,他裤袋里的手机震了起来。面前的男人看了看他,轻蔑地冷笑了一下,转身走出了卫生间。




易烊千玺没有接听,只是蹲下身,专心致志地对付着胃里一阵强过一阵的疼痛。




等稍微缓过来一点,他才接起电话,那端很快传来王俊凯活力四射的嗓音。




“千玺,情人节快乐!”






过了好一阵,易烊千玺才缓慢地从喉咙深处挤出一个“嗯”的音节。




他有点想对王俊凯倾诉。说刚才发生的事,说自己此刻的不适。说些本打算永远藏在心底的,无法翻篇的东西。




但他突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更不知道王俊凯听了这些,会作何反应。






这些灰暗的,不为人知的往事,日复一日出现在他的噩梦和脑海里,长久地,挥之不去地困扰着他。




王俊凯从未参与其中,也毫不知情。只要他不说,对方就不可能会知道。




青年会因为喜欢他,就连同他那不堪回首的过去也一并包容吗?




他对此没有百分百的信心。






“千玺,你怎么了?”




隔着个话筒还能如此敏锐地察觉到他的不对劲,易烊千玺笑了笑,勉力道:“没事儿,就是胃......有点不舒服。”




那端没有传来青年的安慰,只有一阵分辨不出的动静,紧接着就是助理大呼小叫的背景音,好像在说些“别抢我电脑我在排日程”之类的话。




反正都是和他的病痛毫不相关的言行。






易烊千玺不由得闭了闭眼睛。




他一贯坚忍刚强,万事都往肚里咽,摔倒了就自己扶着墙往上挪,从没有脆弱到非得别人安慰才能站起来的地步。




只不过记起之前王俊凯抓着他的手,眼眶发红的样子,此时再感受着对方那种漠不关心的冷淡,他还是觉得有些疼了。




正当易烊千玺打算挂断电话时,王俊凯就开口道:“最早的一趟航班也得等一个小时,千玺你先让人打个车送你去医院吧,记得把地址发给我,我下了飞机就去找你。”




TBC



评论

热度(2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