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未满

34天:

总目录




硬是被屏成了元宵贺文。




娱乐圈AU,恋与F4偶像男团设定。




打游戏片段源自@哀哀的家 的条漫,不萌不要钱。






“白哥,今天也不出来吃烧烤吗?”




给白起打电话的是新人团队长韩野,看起来挺凶的,其实就一傻大个,还特别黏白起。




“不了。”白起说:“我回宿舍吧,想和李泽言再练习一下合唱曲目。”




韩野的哀嚎从电话那端遥遥传来,白起额上三道黑线,嘴角抽搐着挂了电话。






他和李泽言作为全团人气最高的两位成员,组成的CP却是整个团里面最冷门的。原因大概是每次上节目就成了他和李泽言的互怼专场,唯粉因此收获了大批的骂战素材。




“科科,你里白起真是好意思,说我们泽言面瘫?以他的智商果然是不能理解眼神戏这种东西的存在的吧?”




“bhys楼上怕不是来搞笑的?你怼世界第一面瘫有疑问?天天除了霸道总裁还是霸道总裁,戏路真是好宽哦。”




“好笑,你里白除了警匪片还接过别的题材吗?英雄救美这种老掉牙的桥段一百年前就已经过时了OK?”






其实也和公司的安排有关系。每次就给李泽言接那种不苟言笑毒舌冰山的霸总角色,钱包银行卡全交给女主,不高兴就买买买,壕无人性。给白起就是英勇无敌的警察侦探,除害为民的同时也救一下美人,摸摸小手依依惜别,铁汉柔情催人泪下。粉丝看来自家爱豆不管怎样都苏苏苏,可对家难免就要拿这僵化的模式说事了。




再说互怼。台本上明确写着给他俩的镜头最多,互动也必须多点,不然哪里对得起公司的苦心栽培。然而综艺里除了唇枪舌剑还能有什么更吸引观众眼球的元素呢?是以一有机会两个人就揪着互怼,一派不斗到头破血流誓不罢休的模样。




也有极少数萌点清奇的,管这叫相爱相杀,还截了许多言白暗戳戳互动片段,剪辑成CP频,只是点击率和弹幕数都很惨淡就是了。




不过萌CP这种事嘛,图的就是一个自我娱乐,再冷也没关系,自己开心就好了。因此言白圈始终有人在坚持产出。






白起按下门铃,三秒后李泽言的高清帅脸出现在眼前,紧接着对方就皱起了眉:“怎么不打伞?”




“出了公司才下的,反正我今天洗头。”白起换好拖鞋,嗅了嗅。“糖醋排骨!”




“狗鼻子。”李泽言好笑地弹了弹他的鼻尖。“去洗澡吧,出来吃完饭我们就开始练。”




白起有模有样举起手行了个礼:“Yes sir!”






是的,事实上白起和李泽言的关系一点都不僵,像刚刚那种弹鼻子的小玩笑也会时常开开。当然也没到CP粉想象的地下恋情的程度,就是玩得来的好哥们而已。




白起拧开花洒,挤了点洗发水抹到头上。




最开始那会他和李泽言倒确实是对话最少的,他看不惯作为队长的李泽言的果断和专制,觉得对方就是一朵自以为是的高岭之花,而李泽言则看不惯他那副吊儿郎当的作派,还戴着两个Bling bling的耳钉,“你是唱歌的还是卖笑的?”




这句话导致了他和李泽言长达一年多的冷战。低头不见抬头见,抬头见装没看见,硬是把浪漫满屋拍成狭路相逢。要不是一周年演唱会彩排时发生的意外,估计到组合解散他们都形同陌路。






没日没夜的排练和巨大的压力导致了除许墨以外所有成员的睡眠不足。白起威亚还没系好,就拿着麦克风踏了出去。




他那天早餐都没来得及吃,脑子也因为劳累过度变得极度迟钝,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把时间静止了的李泽言就黑着张脸伸手把他拉了回去。




来不及伸手的许墨和在底下打鼓的周棋洛都松了口气。




“小心点啊小白。”






时间重新开始流动,成员们顺利地完成了一整场演唱会的彩排。回到后台前白起便拉住李泽言,真心实意地说了句“谢谢”。




感觉还不够,他又补充道:“如果你觉得实在不好看,我可以把耳钉摘下来。”




李泽言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没有让他摘耳钉,只言简意赅道:“我不是随时都在你旁边的。”




关心的话说得这么九曲十八弯,偏偏白起也听懂了,笑着拍了拍李泽言的肩膀:“我下次会小心。”






冰雪一消融,千树万树梨花都开了。白起越和李泽言相处就越了解对方的性格和说话模式,还在博客里偷偷写道:“傲娇的话都得反着听。”




傲娇的厨艺很好,白起冲完凉出来大快朵颐,满足地砸吧着嘴去洗碗。




出来时李泽言也冲好了凉,黑发往下滴着水,配上那张脸真的是好一副美男出浴图,白起心想难怪对方女友粉那么多。




李泽言把毛巾挂好,坐在床头拿起曲谱,继续昨天未完的探讨。






“这个转音是有点怪,再加多一个小节,有个过渡会自然点。”




“歌词要不也改一下,不押韵。”


 


“你唱到这里时对台下笑一下,发挥你的暖男魅力。”




“李泽言,你也偶尔笑笑嘛,冰山初融可比旭日当空好看多了。”






双人合唱的反响意外的好,虽然依旧有不少唯粉在互掐互撕,不过很多路人都称赞他们音色合得来,气场也很舒服。




“之前还都说我像杀人不眨眼的黑社会大佬,你像挥挥手就让无数企业破产的霸道总裁,这会居然说我们俩搭一块‘感觉挺温馨’的。”白起把手机屏幕给李泽言看,嘴里还嚼着对方洗好的草莓。“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他有很孩子气的一面,只是极少在外人面前流露出来,而对着大了自己四岁的李泽言,好像不管怎么撒娇发癫都能够被无条件包容一样,反正对方从年龄上来说是哥哥嘛。




即便李泽言有时也会露出无语的神情说一句“幼稚”,但从不曾真的疾言厉色叫他不要胡闹,白起就越发胆大包天了,被说句幼稚又不会少块肉。






“李泽言,今天有没有空?”




虽然同在一个偶像团体里,四人的个人行程却也很多,往往是这个有空那个就在忙,等那个闲下来这个又要去出席活动了。




习惯了他从落地窗阳台等一系列非正常方式进门的李泽言把视线从书本上移到他脸上:“刚好空闲,怎么了?”




“今晚陪我打个电动吧。”






无论粉丝将他们形容得多仙多好多不食人间烟火,褪去明星外衣,白起和李泽言也终究是两个童心未泯的大男孩而已。




顶多是经历的事情多了,显得比同龄人要成熟一些。




白起下午还有个新闻发布会要出席,结束后就坐着专车来到李泽言家楼下。




相比起另外几个成员,李泽言最大的优势其实不是颜值也不是演技更不是粉丝探讨已久的巨X,而是银行账户里数不清的零。






作为一个实打实的富一代,李泽言低调归低调,却也不忘享受,在一个比较僻静的高级住宅区买了套房子,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完全吊打对方演的那些玛丽苏电视剧里的五毛钱布景。




“都长这么大了,还喜欢玩游戏?”李泽言把热可可递给他,打开电视机装好设备。“幼稚。”




对这人口无遮拦的属性习以为常的白起也不在意,喝了口热朱古力反将一军道:“难道你怕了?”




对付李泽言这种人,没有比激将法更有用的招数了。白起余光瞄到对方不服气的神情,暗自笑了笑。






拿到手柄后,李泽言的表情就渐渐变成了茫然。白起憋着笑给对方介绍了一下游戏规则,按下开始键。




大概是碰游戏的次数太少的缘由,李泽言的操作远比他想象中要不熟练太多。输了一次又一次,年轻气盛的,难免就嚷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撞到了撞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转错边了李泽言!”






当Game Over第十遍出现在电视荧幕上时,李泽言脸上多少也有点挂不住。




“这东西有什么好玩的,就一直在转圈而已。”




白起撇嘴,“刚刚你不也激动到站起来了?”




“......”






正想着怎么摄像机没对着他们也还是互怼不误的时候,白起觉得手臂上传来一股拉力,接着一阵天旋地转,是李泽言把他按到了地毯上。




“你以为你懂我?”




太近了。真的太近了。




即便在演唱会排练,即便在画报拍摄,即便在宿舍练习对唱的时候,他们都不曾离得这么近过。






“我当然懂你。”




几秒的静默后,白起把李泽言推开,重新坐起身来,“想要打架,不如在游戏里赢我。输了也没关系,再接再厉就好。”




李泽言安静了半晌,开口道:“你好像误会了什么。”




白起仰起头,把剩下的热朱古力一饮而尽:“等过关了再听你解释。”






直到天色漆黑,李泽言也没过关,把手柄一扔去厨房里煮晚餐了。




白起坐在地毯上,默然地看着杯子上对李泽言的年龄而言太过幼稚的卡通图案。




他当然懂。




粉丝总拿“钢铁直男”这个称呼来调侃他,但他只是在撩妹那种事上不熟练,又不是真的傻。






如果只是普通好哥们,怎么会把他的一切喜恶都摸得通透清楚。




嗜甜不吃酸,心里住着个大型儿童,喜欢一些小孩子才会喜欢的东西,比如游戏,比如卡通。




怎么会在可以静静读本好书睡个好觉的难得的休息日,毫无怨言地陪他打上好几个小时的游戏。




怎么会就只把这个家的备用钥匙给他,许墨和周棋洛都没有。






就是太懂了。




娱乐圈里有多少爱情能长久,又有多少人能在和前任分手后继续与对方当朋友,而非撕得鲜血淋漓,两败俱伤。




一别两宽的结局太惨痛,他赌不起。能守着一个好队友兼好哥们的位置,就已经很好了。




李泽言在厨房里喊他,“闲着没事干就过来帮忙。”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不再闲着没事干,各自接了新戏在片场和新的女主角眉来眼去,柔情蜜意。但比起感情戏,白起其实更擅长动作戏,可风险最大的也是动作戏。




破损个皮相尚且算轻了,稍不谨慎就会扭伤骨折,甚至可能从高空坠落,摔得面目全非。




工作人员的失误导致了卡车后退轨道的错乱,白起还没来得及躲开,大腿就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整个人倒在地上,意识逐渐模糊起来。




彻底陷入昏迷的前一秒,他还在想,早知道和李泽言交换一下超能力就好了。






大腿上打了厚重的石膏,胳膊上的几道伤口也缝了针。在医院病床上辗转到半夜时,病房门被推开了。




李泽言黑着脸走过来,帮他把被角向上掖了点。




“不是说过了吗,我不是随时都在你旁边的。”握住他的手指修长好看,只是温度稍嫌冰冷。




“为什么不小心点,白痴。”






伤处传来的刺骨疼痛固然剧烈,然而李泽言的手指微微发抖,似乎比他更疼似的。




白起吃力地扯了扯嘴角,想要宽慰对方,却又苦于行动不便,只能开口转移话题。




“陪我聊天吧李泽言,我睡不着。”




有一搭没一搭地讲着话,再大的苦痛都变得没那么难以忍受了。直到天色微亮,李泽言均匀的呼吸声取代了耐心的回答声,白起才抬眼望着那人的睡颜。






因为朝夕相处的关系,他对这张脸并不如万千少女一般痴迷疯狂。李泽言这段时间也没休息好,眼睛底下有淡淡的黑眼圈。




白起看了看李泽言掌心的生命线,很长很长,没有断点。




认真地观察了一会,他又看了看对方的感情线,前面稍稍有点逶迤,接着也是流畅漂亮的线条。




他不由自主地,就把李泽言的手抓得更紧了些。






来年年初,公司终于良心发现,不再给他们接千奇百怪的玛丽苏剧本,而是让四个人尝试去演电影。大手笔大制作,经费每天都在燃烧,睡眠严重不足,但白起已经不如出道一周年那会那么容易疲倦,因为有个人形影不离地陪在他身边。




电影名叫《狭路》,黑白两道势不两立,唯粉四处煽风点火,说这是官方明示,大家收拾收拾准备吃散伙饭了。团饭一开始也伤心,预告放多了出来才发现压根不是那么回事。




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敌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黑中夹白白中捎黑,反转反转再反转,很难判断谁是卧底,谁正谁邪。




这不是散伙饭,这是由专业团队一手打造,由年轻的偶像男团齐心协力演出的大片。






首映当天票房就创了国内新高,除了忠心耿耿的粉丝的贡献外,很多路人也慕名而来。打斗场面十分精彩,剧情紧凑有张力,再加上四个明星放到大荧幕上也依旧很能打的颜值,确实很值得一看。




此外李泽言饰演的黑道太子爷和白起饰演的警官之间的种种互动,也让人很难不浮想联翩。




明明应该是尔虞我诈的死对头,关键时刻却会互相拉一把,譬如警官被困在着火的木屋里,太子爷便找了被子毛巾冲进去了;又譬如藏身仓库的太子爷眼见得就要被一个小警员发现,警官忽然出声,将人引到另一个方向去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相爱相杀吧,新增的大量言白CP粉安详地说。






李泽言和白起也口罩墨镜全副武装去看了电影,坐在最后一排分享爆米花桶。其他观众屏气凝神紧张得要命,白起翘着二郎腿大爷一般悠哉。




最后一幕是两派交战,底下人手死的死伤的伤,警官和太子爷隔着十几米站着,喘着气看着对方身上的血迹。




静默维持了许久,他们同时举起了枪,枪口稳稳地指着彼此的脑袋。




而后屏幕突然变黑,紧接着就是一声枪响,却没有听到子弹穿透皮肉的声音,也没有谁受伤后发出的闷哼。






这个开放性结局被网友拿来探讨了一遍又一遍,关于是谁开的枪,是打中了人还是没打中,如果没打中那么太子爷和警官今后会如何相处。


 


话题热度居高不下,票房自然也长期霸屏各大冠军榜。




李泽言和白起坐在咖啡厅里,看着网络上热烈的讨论微笑了。




他们知道真正的结局是什么。导演说等以后哪天心情好了,说不定就会放出来。






回宿舍后李泽言系上围裙去厨房包汤圆了,白起坐在沙发上看导演专门拷贝给他们的《狭路》完整版,耳钉反着窗外投进来的天光。




最后的结局其实不是谁朝谁开了一枪,而是太子爷和警官对视数秒后,同时将枪口转向了自己。长期交手累积起来的默契让他们连开枪的时间点都是同步的。




没有谁手下留情,也没有谁能活命。警官的气息逐渐微弱,直至没有了呼吸。




空旷的平原上传来巨大的喊声。那是一个人在生命即将结束之际发出的,像是心脏被连着血肉挖出来一般痛入骨髓的嘶吼。


 


 


李泽言就在这时把热气腾腾的元宵端了出来,低头看了白起一眼。




平日里被粉丝称为暖男担当的少年低垂着睫毛,眼眶微微发红,是粉丝从未看到过,也无法凭空想象出来的模样。




白起在他面前展现了太多不为人知的一面。




“元宵快乐。”






没有在外人面前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疏离,也没有电视剧里为了配合角色设定而演出的嘲讽,李泽言的语气称得上温柔,或许比温柔还要再多一点。




白起捞起一勺汤圆尝了尝,觉得李泽言的手艺真是非常之好,汤圆包得皮薄馅厚,吃起来满口生香。




“元宵快乐,李泽言。”




他的笑容是为大众熟悉的灿烂,凝视着李泽言的眼神却与看向其他人时都不相同,既像是漫不经心的随意一瞥,又像是恋人间的缱绻相望。




END


 

评论

热度(2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