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暗恋阵线联盟

34天:

总目录




胡吃海喝三天,该码码字了。




娱乐圈AU,歌手×演员,一发完,HE。




大概是两个母胎solo互相试探的故事。




*




“Cut!”




导演举着大喇叭,脸被寒风刮得生疼,语气都有些不耐了。




“怎么回事,这里邬童是要对尹柯发火的,你怎么笑嘻嘻的,没点正经?”




被教训的青年弯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嗓音捎着点撒娇气,非常讨人喜欢的模样:“导演,看着易易的脸我发不出火来。”




众人一阵哄笑,易烊千玺则抿紧了唇,一言不发。




王俊凯跟他这个科班出身的不同,人家本来是个人气歌星,不知被谁推荐到剧组来演男一号,还没开播就被粉丝宣传得火热。




说起来对方那张脸确实是好看得无可挑剔,演技也不差,就只有在跟他对戏时总会出状况,不是笑场就是像现在这样,情绪不到位。




作为另一位男一号,易烊千玺也不好朝着搭档发脾气,吸了吸冻得通红的鼻子,王俊凯立马道:“导演,要不你让易易到旁边休息,我保证一遍过。”




这会没有更好的办法,导演只能半信半疑地挥挥手,示意易烊千玺到一旁去,监视器里只剩下穿着短袖的王俊凯。




导演一喊开始,对方脸上的嬉笑神情就收敛了起来,看着空气的目光冰冷异常。




熟练且饱含怒气地讲完一长串台词后,王俊凯垂了垂眼,再抬起眼时冷意更增一层,看着就让人心生畏怯。




“你就随便吧。继续当你的木头人,当你的哑巴就好。”




对方说完这句话后,片场出现了短暂的寂静,而后被导演的欢呼打破。




“好,很好!就是要这种效果!”




易烊千玺有些愣神地看着王俊凯俊美的脸上那种陌生的冷漠神情,对方正好穿上羽绒服转过头来,一弯眼睛笑得灿烂夺目,哪里还有半点冷淡的样子。




“怎么样易易,我是不是演得很好啊?”




感受到工作人员八卦兮兮的炽热视线又集中了过来,他无可奈何地点点头,发出一个简洁的单音节。




“嗯。”




-




易烊千玺早些年接的角色全都是些深情款款爱而不得的男二号,脸上不用有什么表情,台词也少,基本靠眼睛说话,靠颜值撑场,硬是把万千少女心中死去的小鹿给苏活了,圈了一大堆女友粉。




后来也不知道编剧们是怎么想的,偏要给一个Man得不行的纯爷们写哭戏,易烊千玺几乎每部必哭,凭借那副眼眶通红唇色苍白的小可怜模样又圈了不少嗷嗷叫着心疼儿子的亲妈粉。




这次经纪人好不容易帮他接了个双男主的热血励志片,本以为不用再掉眼泪了,结果把剧本大致翻完,易烊千玺差点打开酒店窗户跳下去。




他演的尹柯和王俊凯饰演的邬童是典型的幼驯染,竹马竹马到了初中,一起加入了校棒球队,谁料尹柯的母亲专制蛮横,不让自己儿子为了学习以外的事情分心,硬是在全国棒球比赛那天拉着尹柯去见了外教。




邬童和尹柯分别是投手捕手,是实力相当默契十足的一对黄金搭档,尹柯没去参加比赛,邬童和别人的配合自然逊色许多,输掉了比赛,第一次拿到了银牌。




尹柯中考故意发挥失常考上了一个水平一般的高中,谁知道邬童又转学过来了,天天就围着尹柯冷嘲热讽,还用激将法逼着尹柯和他一起加入高中棒球队,而尹柯肯定不能答应,拒绝了一次又一次,刚刚拍的就是他把话说得最绝最狠的一次。




这些也都还好了,问题是接下来他又要拍哭戏了,什么看着邬童冷漠的背影捏紧拳头,一声不吭地红了眼眶……




确定这不是女主剧本吗大哥!




易烊千玺在导演的喊声里生无可恋地走到操场跑道上,开始他又一次在平行世界里的哭包生涯。




-




戏里邬童和尹柯目前还是冷脸对冷脸的状态,戏外的王俊凯就很黏人了,易烊千玺去上个洗手间青年都要跟着,在沙发上玩个手机对方也会靠在他身上,像个人型金毛。




“易易你看这个!”




易烊千玺瞥了一眼,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这是什么?”




图上两个小人儿造型眼熟,神情亲密,最重要的是,看起来很像邬童和尹柯。




“梧桐一棵的CP粉画的图呀,”王俊凯露出白白尖尖的虎牙。“是不是很可爱?”




易烊千玺毕竟在娱乐圈里混迹数年,不会不知道CP粉这种生物的存在,只是以前都是被拿来和别的女星凑的,“……男生和男生也能组CP?”




王俊凯十足疑惑地睁大桃花眼:“咦?我以前有个官配,就是男的啊。”




“……哦。”




易烊千玺重新打开视频,过了半分多钟才后知后觉地感到不对劲:“等等,邬童和尹柯不是只是好朋友吗?”




“哎呀~”青年比他还高上几厘米,撒起娇来却极为娴熟的:“易易没看原著吗?邬童尹柯的互动超级有爱的,还有粉丝整理了合集出来呢。”




“……”所以为什么你要去看那种东西?




察觉到工作人员又一次把目光聚焦在他俩身上,易烊千玺抿了抿唇,鬼使神差就说:“我,我喜欢女生的。”




王俊凯不以为意地应了一声,照样还是弯着桃花眼成天黏着他,半点没收敛。




易烊千玺原本还有些不自在,等几个月过去,慢慢也习惯了。




-




电视剧一经播出就引起了大量的热议,很多路人都被邬童和尹柯之间的爱恨情仇吸引了,纷纷探讨起这两人的互动和CP感,一时之间倒把运动的戏码抛到一旁了。




易烊千玺心血来潮上网搜了一下,看到弹幕全都表示这就是一部披着热血励志外衣的爱情剧,破镜重圆什么的太带感了,便默默地退出了界面,感觉自己真的是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了。




杀青后王俊凯就受邀去参加一款大型歌唱综艺了,易烊千玺则另拍新戏,但青年还是坚持不懈地每天发很多条语音给他,不管他回长回短,依旧热情满满地跟他讲录制现场发生的趣事,时间一长易烊千玺又养成了一个新习惯,就是每逢休息都会拿起手机,登微信看看对方有没有发消息过来。




他不是善于和别人打交道的类型,一贯都凭着良好的教养绅士地对待周围的人,礼貌地保持着适当的距离,站在自己划分出来的安全范围里。




像王俊凯这样持之以恒地黏着他的,在娱乐圈里是开天辟地头一个,绝无仅有独一个,但一点都没让他觉得反感或者厌恶。




大概是因为,青年那副皮囊着实生得太好了。




易烊千玺一面这么说服着自己,一面又明白目前的状况绝对不止于那样。




多一步就会越界,但始终还是没有碰线。




他就这么日复一日不安又惶然地享受着那点不为人知的甜蜜,和王俊凯天南地北地聊着各种各样的消息。




-




相亲的安排来得很突然。




“就去见一面,那个女孩子很漂亮的,心地又好,就见一下又不会少块肉。”母亲在电话那端唠唠叨叨的,语气并不严厉,但是不容置喙。“你看看你都多大了,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摸过,要是让亲戚知道了还不得笑掉大牙。”




易烊千玺从不在意不相关的人的眼光,也没少在圈子里看过长相艳丽的女明星。可为了母亲无意中在话语里显露出的担忧和焦虑,他还是向剧组说明了情况,准时到达了约定的地点。




女孩子还没到,易烊千玺就先找了个低调的位置坐下,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正好看到王俊凯的语音发过来。




“你去相亲了?”




青年向来习惯于喊他的昵称,这次却只是用了个“你”。出于某种奇怪的赌气心理,易烊千玺回复道:“我不是和你说嘛,我是喜欢女生的。”




一直到把相亲的女生送到车站,王俊凯都没有发消息过来。易烊千玺开车回到公寓楼下,就见到青年站在那里。




他住的地方比较僻静,狗仔之类的也很难进来,也许是因此王俊凯并没有戴着墨镜口罩,素颜的脸依然很俊美,只是显得略微疲惫。




“怎么样?”




易烊千玺知道对方在问相亲的那个对象,实际上他甚至已经想不起女孩的长相。从头到尾他就是在走程序,出任务,算是给担心的母亲一点聊胜于无的安慰。




王俊凯还在等着他的回答,一双桃花眼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挺好的。”




他一说谎就会磕巴,但这会他是看着王俊凯的脸,说这样的话完全无愧于心。




青年安静了片刻,开口道:“我以为你只是慢热。”




对方的语气很平静,并没有半点指责的意味。




“他们都说你是出了名的难追,叫我不要自讨没趣,我还不信。”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王俊凯说:“我再问你一次,你是真的,只喜欢女孩子吗?”




易烊千玺觉得这个场景有点熟悉,而后想起是在先前他和王俊凯合作的那部电视剧里,邬童和尹柯在无人的操场上的对峙。




他那个时候搞不懂,觉得尹柯这个角色很矫情,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不就好了,何苦非要忍着憋着。




直到此刻他才明白,不是所有的心里话,都那么好说出口的。




何况就连他自己都没搞明白,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静默维持了好一会,可能是几分钟,又或者和易烊千玺所感受到的一样久。然后他就听见王俊凯说:“我知道了。”




青年仍旧笑着,弯着那双标志性的桃花眼,看起来和以往每一次面对他时并无不同。




但易烊千玺心里清楚,不可能没有不同的。




那天之后他也有在大大小小的宴会和典礼上遇到王俊凯,对方一如既往地对他笑,和他打招呼,只不过不会再站在他旁边,用微微撒娇的语气和他聊这聊那。




在很多人看来,他才是掌控两人关系主导权的一方,想近就近想远就远,而青年只能委屈巴巴地黏着赖着。




可其实王俊凯才是更加自由自在的那个。




喜欢他对他有兴趣时,对方也乐得宠着他惯着他,围在他身边转圈圈;一旦丢失了兴趣,青年就会最快速度地抽身了,留他茫然地站在原地,看着对方的背影。




然而他终究没有如同尹柯一般红了眼眶。




拍戏是拍戏,人生是人生。这点他一直都不会搞不清楚。




-




这天去到剧组就感觉氛围比往常热闹,工作人员都凑在一块聊着天,易烊千玺露出浅浅的梨涡,凑过去问:“有什么新闻吗?”




有个以心直口快闻名的女工作人员见到是他,马上作拭泪状道:“千玺,你男人跟别的女人跑了!”




大家发出善意的笑声,易烊千玺也配合地摆出一副吃惊的表情:“什么?”




工作人员七嘴八舌地把王俊凯新曝光的恋情详细地告诉他,说完后见他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纷纷不满道:“喂喂,说好的影帝呢?好歹也装哭一下嘛。”




易烊千玺笑道:“现在又不是在拍戏。”




一群期待看戏的吃瓜群众在导演的吆喝里不满地散去,易烊千玺也被带到休息室换衣服化妆。




拍了一整个白天,终于到了力求完美的杀青戏,女演员颤抖着胳膊把道具剑刺进易烊千玺的胸膛里,他按照剧本往地上倒去,早就准备好的血水也随之泼到他的脸上。




这是一个长镜头,需要他眼中的目光慢慢变得黯淡下去,直至一点希望都不剩,只余纯粹的漆黑。




所有人包括导演都做好了这个片段要反复拍许多次的准备——并不是说质疑易烊千玺,而是这种没有言语的眼神戏确实是相当考验演技的,即使是一贯以出彩的眼神戏闻名的影帝也不例外。




监视器上易烊千玺的脸色十足苍白,望着镜头的目光淡漠而无神,渐渐的就开始失去焦距。




在他阖目前的最后一秒,泪水从眼角缓缓滑落。




那是真真正正的痛彻骨髓,万念俱灰。




如此困难的杀青戏居然一遍就拍好了,导演大喜过望,举着喇叭叫大家收拾好东西,一会去吃庆功宴。




易烊千玺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站起来,礼貌地朝每个方向鞠了一躬,这才回到休息室换衣服。




-




有了大品牌赞助,剧组自然不用为经费和花销发愁,选了个颇为高档的五星级酒店,一行人浩浩荡荡坐了一大桌,七嘴八舌点了很多名贵的菜品,开着玩笑说是要在最后关头狠狠敲导演一笔。




其中就有盘大鱼,肉质鲜嫩肥美,配着酱汁可谓妙不可言,易烊千玺看众人吃得欢快,也伸出筷子夹了一块,加上米饭塞进嘴里,而后被藏在肉里的尖刺戳得口腔生疼。




他默不作声地把骨头吐出来,拿起杯子灌了几口茶下去,清香的茶叶味冲淡了那股锈铁似的涩味,然而被刺到的地方还是一阵阵作痛。




像排骨那类的肉,没见过谁吃的时候会被骨头呛着,而鱼刺这种细小得有时几乎看不见的东西,却总容易卡在喉咙里,或者造成别的损伤。




人总是容易对看起来无害的物或人更松懈,伤口出血了尚且还在疑惑,搞不明白根源究竟在哪里。




在热闹的聊天声中,易烊千玺草草扒完碗里几口饭,放下了筷子。




下午大家都夸他演得好,掌握了精髓,却没一个人想过,他或许不是完全在演。




他有想到王俊凯先前那些无孔不入无微不至的温柔和照料,以及后来的客套和疏离。




还有今早传到他耳里的,对方交女朋友的消息。




他也不清楚自己这是怎么了。他不喜欢男人,也因此不会喜欢王俊凯,这是很好理解的,二十多年都这么过来的事。




但想到王俊凯会和另一个女人谈恋爱,结婚,生子,白头偕老,又觉得心像放在沸水里煮了一番,又皱又疼。




他羡慕王俊凯的决绝和潇洒。说追就追,说放就放,干脆又利落。不像他,什么都是慢半拍的。




逐渐热起来要很长时间,彻底冷下去,也是一个漫长而难捱的过程。




而在那之前,王俊凯早就会忘了他。




-




再见面是在年终的一个颁奖典礼上,易烊千玺单独走完红毯,不到一会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奇怪的是对方也是一个人,没有挽着那个年轻的女模。




眼见得王俊凯签完名也走到这边来,易烊千玺还没想好该不该打招呼,对方就对他弯了双桃花眼,说:“好久不见呀,千玺。”




并没有那么久,最多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不过他再次看到王俊凯温柔的笑容,确实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嗯。”易烊千玺点点头,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女朋友没参加这次典礼吗?”




王俊凯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转过头来看着他。




他们处于观众席看不到的位置,镜头也不会移过来,周围的明星都在闲聊,没人留意到他们过近的距离。




但易烊千玺的心脏还是嘭嘭直跳,为了说不出的缘由莫名紧张着。




“你很在意吗?”青年的桃花眼中波光潋滟,上了妆的脸精致得像漫画一样不真实。“我有女朋友的事。”




易烊千玺沉默着,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王俊凯的确到了适合恋爱的年龄,女模的名声也挺好,粉丝都尚且没有太大的意见,他又有什么立场去干涉评价。




虽然他也就是从听闻王俊凯交女朋友的消息的那天起,再没睡过一个好觉。




深夜里半梦半醒的,就会模糊地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孔。鼓足勇气伸手去摸时,才明白是逼真的幻觉。




他原来把王俊凯看得那么重要。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怔愣间听到青年轻声叹了口气,却没再说什么。等到典礼结束卸了妆换回休闲服了,王俊凯才又过来找他。




“我送你回去吧。”




-




易烊千玺坐在副驾驶座上,被粉丝夸过许多次的修长手指抓着安全带,想着把心里的疑惑和想法都讲给王俊凯听,但字眼都到了嘴边,偏生还是挤不出来。




他也奇怪。他是话不多,可还没到口拙的程度,甚至还时不时会迸出几个冷笑话,逗得记者拿不稳话筒。可一旦对着王俊凯,平日里的幽默风趣就全数流失了。




到了公寓楼下,他没急着下车,王俊凯也没赶,两个人安静地坐了一会,青年才说:“那个女模,是我找来配合我演戏的。”




易烊千玺放开了抓着安全带的手。




“因为想看看你会不会吃醋,来问我是怎么回事,或者……”




对方没有把或者之后的话说下去,只是微微苦笑了一下,叹着气道:“果然还是我太高估自己了。”




“我看到你和别的男演员拍对手戏,扎着小辫子撒着娇,心里真是嫉妒得要命。还想着你会不会因为看到我跟别的女人在一块,就觉得有点难过呢。”




“吃醋这种事,就和喜欢一样,”王俊凯弯着桃花眼,笑容里只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伤心。“是勉强不来的,对吧?”




易烊千玺被青年低落的语气弄得也跟着难过起来,过了片刻才道:“你给我三天时间,让我想清楚。”




他这么说了,也就真的很认真在想。




在遇到王俊凯之前,易烊千玺可以百分百地确定自己对同性不会有那种意思。




可认识青年的时间越长,心里那点微弱的动摇就发酵得越厉害。




他依然不觉得自己会喜欢男人。




只是对王俊凯的在意,已经远远超出了他所能预料和控制的范围。




-




也是无巧不成书,三天后母亲又打了电话来,说上次那个女孩子对他印象很不错,让他今晚再和人家吃顿饭,多多交流沟通,促进感情。




易烊千玺从片场出来就去了餐厅,这次女生倒是没迟到,也看得出来是精心打扮过的,妆容精致又自然,看着很舒服。




然而他还是不受控制地走神,脑海里一直反复循环着那晚王俊凯在车里对他说的那些话,和青年俊美的脸上的,称不上开心的笑容。




就算他拒绝了王俊凯,对方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就算他挽着别的女孩子走进礼堂,王俊凯也不可能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抓着他的手带他去私奔。




随着时间的推移,青年也会一点点忘记他,最终找到属于自己的圆满。




易烊千玺看着面前神情羞赧的女孩子,抿了抿唇,下定决心般深吸了一口气。




-




“喂?”




易烊千玺被冷风吹得一哆嗦,嗓音都有些抖了:“王俊凯,你在哪里?”




青年在那端安静了几秒,说了个地点。




“我从这里过去,大概要半小时。”他顿了顿,看着前面那个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你会等我吗?”




他也知道只要他一句话,王俊凯就会真正地放手。




但他并不想那么做。




能让他感到幸福的人选有很多,包括在餐厅里被他明确拒绝的那个女孩子。他各方面条件都称得上优越,并不需要为找对象这样的事情费脑筋。只要他勾勾手指,就会有无数人满怀喜悦地朝他跑过来。




不过那种感情,仅仅也就算得上喜欢。




能让他觉得困惑,茫然,难过,甚至苦恼的人,除了王俊凯,不会再有第二个。




这好像连喜欢都算不上,却又好像比喜欢要多很多。




他熟练投入地演过那么多感情戏,到头来轮到自己竟满头雾水。




-




易烊千玺下车时,夜色已经很深了,吹来的风略有些寒冷,因而他手指冰凉,走起路来都感觉双腿不那么灵便了。




青年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看见他的一瞬间弯了弯桃花眼,而后也迈开大长腿,朝他所在的方向走来。




——他固然能找到一个温柔贤惠的女孩,给对方买一个又大又漂亮的房子,按时把生活费缴纳上去,过着普通平凡的日子,到白发满头的时候偶尔想起一下王俊凯,怀着惋惜和遗憾入梦。




可他更想每天睡觉醒来睁开眼,就能看到青年随着光阴流逝或许不再年轻俊美,却让他觉得熟悉且安心的面孔。




在他的注视里,王俊凯加快了脚步,弯着桃花眼向他伸出手,自然而然与他十指相扣。




那样的力道温柔又笃定,带着毋庸置疑的坚决,就像他在问出那句话时,已经知道青年会如何作答。




——“好,等你。我会等你。”




END






顶着个甜文题目烤苦瓜饼。




大噶打的call我都有收到,很感谢,不过要是能有多些对于故事本身的评价和看法就更好了。



评论

热度(3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