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说谎

34天:

总目录




吃完酸菜鱼摸下墙头。




歌单拯救起名苦手系列,HE。




不接受任何站外转载及二次改动,如有发现此类状况请于评论告知我,谢谢大噶。






“要不要一起吃年夜饭?”




给白起发这个消息的人并非多年熟识的韩野,也不是近期和他关系变得很好的学妹悠然,而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猜到的,和他幼时曾是竹马竹马,长大后却疏远了很多的李泽言。




“好啊。”




他对吃年夜饭这样的事情,并没有特别的执念和仪式感。但李泽言既然提出了邀请,也没什么可拒绝的缘由。






白起按李泽言发来的讯息买了一些食材去到对方的别墅里,对平日里呼风唤雨此时却系着条格外亲民的围裙的发小挥了挥手。




“牛肉卖完了,买了羊肉。”




“嗯。”李泽言点点头就算是打了招呼,下巴朝着客厅的方向扬了扬。“壶里冲了茶,自己倒。”




要不是太过了解这个人,搞不好还以为对方是在逐客。白起笑了笑,走到客厅里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李泽言的厨艺确是上佳,煮出来的菜色香味俱全,闻着就令人食指大动。




“那,我开动了。”




余光里瞄见华锐总裁微微上扬的嘴角,白起不由得停下了夹菜的筷子。




“……笑什么?”






“白痴。”对方的语气十足嘲讽,但夹到他碗里的都是他爱吃的那些菜。“你日本动漫看多了吧。”




“那你就是家庭伦理剧看多了。”白起没好气地还击,顺便将葱头挑出来放在碗边。




“我又不是没手,想吃什么自己能夹。”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互相伤害着,头顶是明亮的白炽灯光,窗外偶尔有缤纷的焰火绽开,竟然也有种温馨的,与记忆里孤儿院摆年宴时颇为相近的感觉。






吃完饭白起主动去洗了碗,出来就看见李泽言举着袋牛奶糖,满脸苦大仇深的表情:“吃糖吗?”




白起摆摆手,在李泽言旁边坐下,拿遥控开了电视。




新生代相声演员一唱一和地说着笑话,白起专注地看了一会,觉得旁边的李泽言过分安静,转头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了。




也就是这种时候,对方那张美貌度出众的脸上才不会流露出那种高高在上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开口损人的讥讽神情。






白起从卧室里抱出一床被子给李泽言盖上,自己也合上眼睛打盹。醒来的时候李泽言在旁边拿着文件对数据,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平添了几分温文尔雅的气质。




“你近视了?”




“轻度。”李泽言把视线从报表转到他的脸上,伴随着电视机里主持人的倒数声开了口:“新年快乐。”




白起愣了愣,不知为何感觉脸上有点发烫:“新年快乐,李泽言。”






从那天起他时不时就会往李泽言家跑,大多数时候是为了蹭饭,有时也会自告奋勇进厨房捣鼓一下,即使结果多半是被对方满脸嫌弃地轰出来。




饭桌上他们的话题天南地北,吃完饭也会继续没结束的争论,如果李泽言心情好甚至还会留他下来,让他在那张价格昂贵的大床上睡个好觉。




简直就像普通情侣一样。




极少数时候,白起也会产生一点荒谬的,不切实际的念头,但很快就被他自己掐得精光,连点痕迹都不剩。






这天他出完任务,简单地包扎好伤口就去了超市,挑选了正在做活动的一些食物,拎着袋子走出门口,一眼就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贸然打扰太过无礼,白起没有走上前,而是拿出手机拨了李泽言的电话。




“喂?”




“李泽言,”他尽量使得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毫无异常。“你在哪里?”






“在公司,有个临时会议要开。”




白起看到不远处的悠然闻言吐了吐舌头,神情颇为俏皮可爱,李泽言也因此舒展了紧皱的眉头,只是语气依然冷淡非常。




“你先打车回去吧,费用到时再报销。”




大抵是怕再讲下去就会露馅,李泽言干脆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他举着那部被李泽言嫌弃款式太过老旧的手机,耳边听到机械而冰冷的忙音,视线里是不远处那两人亲密无间的背影。




冠冕堂皇的谎言往往比血淋淋的真相还要来得尖锐刺人,李泽言肯定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不过他也没立场指责对方的不诚实。




毕竟他们只是久别重逢的朋友而已。






白起把袋子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抬手拦了部出租车回到李泽言的别墅,花了几分钟把自己的日用品收到背包里,对方给他的备用钥匙则放到了鞋柜旁的抽屉里。




他依旧感激李泽言这些天给他的,不动声色的体贴和温柔。




只是对他来说,那还远远不够。




人都是有贪念的,拿到一些,就想拿到更多一些,再多一些,最后就希望得到满当的全部。






白起坐在的士后座,看着车窗外起伏不定的朦胧灯海,长长地出了口气。




想触碰又收回手未必就是因为爱,有可能仅仅是清楚玫瑰带刺罢了。




好在他早就在这些年的独居生活里学会忍耐和克制,以及适当的割舍和放弃,嗅着那阵遥遥传来的香气时,便也不觉得有多么可惜。




他抬手揉着由于持枪过久而变得酸痛的手腕,从背包里拿出李泽言前几天送他的药膏,熟练地搽在伤口处,把棉签用纸巾包好。






司机在目的地停下,白起付了钱下了车,背着背包回到公寓,正想翻找钥匙,裤袋里的手机就震了起来。




是李泽言打来的。




他愣了愣,还是接了起来,那端李泽言听起来有些喘,语气也捎了几分焦急。




“你在哪里?”






“我……”白起抿了抿唇,终究还是没有说实话。“在外面,怎么了?”




那端安静了几秒,而后李泽言惯常的淡漠嗓音再度响了起来。




“在楼道里说话会有回音的,白起。”




谎言被揭穿并没有令他觉得太尴尬,只是默然地垂下眼睛。






在空荡的地方说话,尚且都能听到响亮的回声,而他从中学时代起始就给出的诸种或明或暗的示意,却始终得不到李泽言的半点回应。




那也是他们之前变得疏远的最根本的原因。




他不是偶像剧的男主角,做不到一厢情愿雷打不动。原本想着成年后李泽言或许会开窍一些,不料还是再度在同一个坑里碰了壁。




“那你呢?”白起静默片刻,终于开了口:“你为什么骗我说你在公司?”






他知道一旦他这么问了,搞不好下一秒李泽言就会把正在和悠然交往一类的消息告诉他,顺便叫他以后都别过来了,免得发光发亮。




那也无所谓了。




被拒绝总比被瞒骗好。




“你白痴啊。”李泽言听起来咬牙切齿的,像是想穿过话筒来掐死他。“你不会就因为这个收东西走人了吧?我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






白起直觉对方还有话要说,便没有接话,安静地举着手机听着。




“还不是某个人,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情人节快到了也不知道,就会穿着本命年红内裤去拯救世界,挑礼物准备惊喜这种事只能交给我来做了。”




他难得地没有反击回去,只是认真想了想,问:“你是请悠然……当你的参谋?”




“不然呢?”李泽言对他此刻的聪明颇为欣赏似的,连语气都柔和了许多。“还要玩离家出走吗,白警官?”






“不玩了。”




白起重新回到楼下,骑上自己新买的摩托车,钥匙插好拧动油门。




“但是你以后也不许再骗我了,李泽言。”




“遵命,”李泽言向来冷冰冰的声音罕见地捎了一点笑意,透过话筒传到他的耳朵里,使得他整张脸都变得滚烫起来。“老婆大人。”



评论

热度(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