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资本

34天:

总目录




摸墙头。




论霸道总裁和钢铁直男的兼容性。






【尊敬的客户,恋与制作储蓄银行客户李泽言使用尾号为520的账户于02月11日13:14向您尾号为818的账户转入人民币10000元,请注意查收。】




白起看着通知类短信栏上新增的数字,把手枪重新别在腰间,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将手机放回裤袋里。




他的出身和家境无论如何都算不上贫寒,但成年后就没再拿过家里一分钱,纯靠自己打拼,收入不高不低,算是中产阶级的水平。




而刚刚给他转了账的那个家伙,年纪轻轻就已经成立了自己的金融公司,目前为止尚未有任何商战上的负败亏损,也称得上是业内一个无可复制的神话。可对方这样慷慨大方地给他打过来的钱,并不能让他有任何幸福或满足的感觉。




他和李泽言,说好听点是互帮互助的成年关系,说直白点,就是炮友。每每他和对方上完床的第二天,就会收到这样的一笔账。


 


换成是个心思细腻点的,搞不好就要闹了。有谁会高兴拿肉体去换钱呢?


 


 


好在白起虽然是下面的那个,却没有无理取闹的习惯。平日里李泽言对他不算差,他也不会因为这样的举动产生“这是在侮辱我吗”的感觉。




当然作为一个有血有肉有经济能力的成年男人,他也做不到完全不介意,就先把钱收着,打算哪天和李泽言断了关系就把这些钱全部还给对方。




方才交战的时间太长,举枪的那条胳膊隐隐有些酸痛。他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发了条短信给李泽言。




“帮我买一卷绷带,还有上次那种药膏也买两管。”




这种偶尔的近乎于使唤一般的要求,李泽言都会毫无怨言地去满足,像大冬天里他说要喝热奶茶,对方甚至还会动用超能力来给饮料保温。也就是在这种时候,他才觉得高高在上的华锐总裁其实也和普通男人没什么不同。


 


至少以炮友的层面来说,李泽言已经算得上是很体贴。


 


 


又是一晚翻云覆雨,夹杂着事后李泽言几句唠叨,不算多么严厉,倒是显得有点崩人设的啰嗦。白起敷衍着糊弄过去,早早起床去晨跑,也是李泽言技术够好,才让他没有多剧烈的痛感。


 


另一方面也说明,李泽言索要他的愿望并不算太强烈。


 


很喜欢一个人的话,大概巴不得一整个晚上都用来做那种事,甚至于第二天让对方下不了床的吧。


 


然而李泽言永远表现得冷静而克制。


 


白起抬手擦了擦头上的汗,掀起一阵柔和凉快的风,看着四处飘落的银杏叶,无声地叹了口气。


 


不谈情不说爱也没什么不好,只是心底那种失落的感觉无端随着日子的流逝越发鲜明。见到情侣成双成对地牵着手散步,也会觉得那样的画面颇为温馨。


 


 


晨跑完白起就去排队买早饭,是一家店卖的新鲜出炉的包子,热气腾腾鲜香多汁,吃下去很暖胃,他买了十个,打算和李泽言对半分。走回公寓的路上他刷到悠然的朋友圈,是张可爱的玩偶熊的图片,配字年终奖之一。


 


李泽言和魏谦都点了赞,前者还评论说“看着和你一样笨”。悠然估计也习惯了上司的毒舌,发了个吐舌头的表情,回敬道:“也不想想这是谁挑的。”


 


白起的手指在屏幕上挪动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点赞,只是点开那一大通转账短信看了看,又按下锁屏键。


 


他对玩偶熊这类的东西从来都没有任何兴趣,但不知怎么的,看到悠然发的昭示着好心情的颜文字,莫名就有点微弱的,羡慕的感觉。




李泽言虽然会做饭给他吃,也会按照他的要求买药给他,可除了钱以外,对方从来没有主动送过他任何东西。


 


......毕竟他也不是女生嘛,送礼物什么的,确实是没必要。这么自我开导着,白起拎着早餐走回公寓里。


 


 


“喂,”一起吃完早饭后,李泽言就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他,面色是一贯的冰冷,语气也不算温和。“你拿去用吧。”


 


那是张用钛合金材质制作的,只有亿万富豪社会名流一类的人才会拥有的黑金卡。


 


白起“哦”了一声,将卡接过来放在桌上,慢慢地把包子吃完,胃里是热了起来,手却渐渐凉了。


 


揣着那张名贵的黑卡站在平常极少涉足的高档商场大门前,工作中一向雷厉风行的警官难得有了种不知所措的茫然感,想着女生对购物这一类的事情更为熟悉,或许能给些实用的参考建议,他就拨通了悠然的电话。


 


“好,学长你等等哦,我一会就到。”


 


悠然的嗓音永远明亮轻快,面上也总是挂着无忧无虑的可爱的微笑。如果不是认识李泽言在先,和前者成为情侣,估计也是顺理成章且愉快的事情。


 


 


“学长想买什么呢?”


 


白起从飘远的思绪里回过神来,望着面前清秀的女孩子,挠了挠头,有些犹豫道:“各种日常用品都买一点吧。”


 


目前他大部分时间都住在李泽言的公寓里,四舍五入也算是同居。对方家里固然是不会缺吃喝穿用的,但除了这些,他也不知道还能买点什么。


 


“好~那就从食品区逛起吧。”


 


悠然果然富有购物的经验,推车很快就被各式各样的货美价廉的商品塞得满满的。经过男装区的时候,白起的脚步顿了顿,悠然就笑着把购物车推了过去。


 


“先生您好,请问您想要买什么样的服装呢?”


 


 


白起有些尴尬地和热情的导购人员解释了衣服不是买给自己的,悠然在一旁就露出了略显促狭的微笑。


 


“原来如此——学长是要买衣服送李泽言吧!”


 


被相熟的学妹揭穿心思,白起霎时间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摆,悠然倒是很开心地和导购人员拿了一套又一套的服装给他看,还说着“你和李泽言身高差不多应该可以穿同一个码”之类的话。


 


没有遭受想象中的嘲讽和质疑,他渐渐就放松了些,认认真真地选了几套,悠然却在旁边露出极为无语的表情。


 


“学长你真的是直男审美啊,这几套是款式最普通最不亮眼的了。”


 


“......”


 


 


白起最终还是听从了悠然的建议,选了几款既悠闲又不失时尚的衣服,还硬被对方软磨硬泡地买了所谓的“情侣装”,也就是每款都买两套,说“这样你就能和李泽言一块穿了”。


 


他微微苦笑着去结了账,心想李泽言才不会乐意和他穿同样款式的衣服呢,还是趁对方看不到时自己穿就好了,别平白无故又被那人怼。


 


正确认小票上的数额有无错误,就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白起一看是魏谦,就下意识把小票折了起来。


 


对方推了推平光眼镜,似乎想说点什么,还没来得及开口,悠然就跑了过来。


 


“学长你动作怎么这么慢!”


 


明明是相当光明正大的场面,在魏谦的沉默里却显得有些古怪。白起看着对方匆匆道别而后离开的背影,心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送别了学妹后他就打的回到了家,李泽言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听到开门的动静就抬起头来看他。


 


“买得很开心吧?”


 


白起感觉对方的语气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样,也没细想,就点了点头,李泽言便不再看他,只冷声道:“把卡还我。”


 


有悠然的帮助,买了这么多东西也不见得能用到卡里的多少钱。白起刚想说明这点,李泽言就接过他的卡,而后冷笑道:“你还真是能耐啊,白起。”


 


他不懂得把卡给他的也是李泽言,为什么这会对方又无缘无故地拉下脸,只模糊猜想到魏谦刚刚肯定和李泽言说了些什么,再仔细一想,就觉得心口那处有点泛凉。


 


果不其然,李泽言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讥讽:“悠然知道你买那些东西,花的是我的钱吗?”


 


 


他和李泽言的事,悠然只知道个五六分,还误以为他们是一对,才会那么热烈地希望他买情侣装回来和李泽言一块穿。


 


白起张了张口,想说“我也就花过你这一次钱,而且还是你让我去花的”,转念又觉得太小家子气,就只是默然地看着面无表情的李泽言。




对方看着冷冰冰的,却会挑那么可爱的玩偶以年终奖的名义送给悠然。而这会只不过是从魏谦那里知道他和悠然一起逛了街,就这么怒火滔天。




饶是他再怎么迟钝,也不会发现不了李泽言这昭然若揭的秘密。




难怪对方从来不会送礼物给他,也从来不会让他下不了床。




李泽言早就把划清界限的态度表现得很明显了。是他没有搞清楚。






“......那我先走了。”




白起把袋子抓得更紧了点,想去把鞋子穿上,手腕却被人抓住了,袋子里的东西零零散散全掉到了地上。




李泽言看都不看一眼,只是以前所未有的阴鸷眼神盯着他,而后用惊人的蛮力压制住了他,强硬地扯开他的衣服。




“李泽言!”




他本来想先回到自己家,再把今天花的钱转给李泽言,但很明显对方没打算要他的赔偿,而是想直接以这种事来发泄怒火了。




扭打中白起感觉到身上复原得差不多的伤口裂开了,血液汩汩地从细小的缝隙里淌出来。分明是可以忍耐的疼痛程度,他的鼻子却不受控制地发酸了。






下午买的大部分东西都是日用品,是能和对方一起用的,剩下的就是给李泽言和他自己的一些礼物——买给李泽言的那部分他以后会还的,买给自己那部分,只是因为李泽言从来没有送过他东西。




自欺欺人地想着这样也能当成是李泽言给他买东西了吧,不料换来的却是这样令人心寒的结果。




眼眶没用地发烫起来,白起死死地咬着牙,一声都不吭。




像是察觉到他的挣扎忽然变弱了,李泽言也停下了动作,大力地扯开他遮住眼睛的胳膊。




感觉到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滑下来,白起快要被自己的窝囊逗乐了。面对持有炸弹的反社会分子时他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偏偏就在李泽言这个混账面前,总是控制不了各种各样奇怪的情绪。




“......白痴吗你?!”






李泽言口中不留情面地骂着,拿纸巾给他擦拭眼泪的动作却轻柔得近乎于小心翼翼,还无可奈何一般叹了口气。




“......算了。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白起推开对方的手,闷声道:“是你让我用你的卡的。”




“我没让你给别的女人花钱。”




两人对视了一会,李泽言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视线转到地面上散落的衣服上,难得地怔愣了片刻。




“你是......给我买的?”






白起莫名其妙,心想不给你买还能给谁买呢,但总归是知道李泽言误会了,火气也有点上来,推着对方就想站起身来,却听到李泽言笑了一声,而后点了点他的额头:“你啊......真是。”




短短四个字,他却好像觉得对方的语气听起来是少有的温柔,借着这么好的气氛,不由就开口说出了一直以来的心里话:“李泽言,你以后不用再给钱给我了,我有工作,能养活自己。”




其实在半分钟之前,他还想着要和李泽言大吵一架的,可这种温情脉脉的气氛太过难得,即使不解风情如他,也不想煞风景破坏掉了。




原来有了软肋,是这样的感觉。




李泽言皱着眉头看着他,神情是罕见的疑惑,半晌后才满脸不情愿地说:“......我又不知道你喜欢什么。”




向来在感情方面上尤为迟钝的白警官此时却忽然开了窍:“李泽言,你该不会......把钱当成礼物在送我吧?”






对方没接话,也没反驳,满脸不耐烦的默认表情,颇有种“送你钱有什么不对”的理直气壮。白起没忍住笑了,笑完又觉得心脏一直砰砰跳,身体里的所有血液都在回温,抬眼对上李泽言探询的目光。




“咳,好了,我知道钱是你最大的资本,但是,就算你送我再多......我也没有什么能回赠给你啊。”




短暂的静默过后,李泽言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冰冷表情,抓着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胸膛处,白起立即感受到掌心下传来密集而剧烈的跳动。




“怎么就没有了。”




像以往每一次给他搽药时那样,轻度近视的华锐总裁微微眯着眼,这次白起没错开视线,因而清晰地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温柔而戏谑的笑意。




“你在自己心里就那么一文不值吗,白警官?”




END



评论

热度(4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