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少年郎

34天:

总目录




一个短打。






阿玺十七岁,出了名的难泡,五官英俊得紧,薄嘴唇抿成一条缝儿,下巴这几年瘦得尖了,额发小卷露出眉心痣,锋利清爽,极少笑,话也不多,但他路人缘极好,凡是提到他,都说一句“四字弟弟啊,我还挺喜欢的”。




业内评价他,总与成熟沉稳挂钩,好似少了这两个词,阿玺便不是阿玺。也有参加同档综艺的嘉宾,说阿玺没有一般的孩子那么快乐。




阿玺自己也说,他是一个特别慢热的人,在陌生的环境里面,自己待在自己的世界里是最舒服的。




但这样一个人,也是有人可以走进他的世界的。




阿俊十八岁,土生土长重庆男孩,皮得很,一笑两颗虎牙,脸上猫纹浅浅,典型的大男孩性格,脸很漂亮,但不模糊他的性别,桃花眼含了万种风情,大长腿一迈,就黏到阿玺身边去。




外人觉着阿玺高岭之花,看他细腰翘臀谁不想勾,奈何天无馅饼,花茎带刺。要说为美人在荆棘地里滚一遭也不算甚么,问题是这遍体伤换不来人家一回眸,想想就怯了。但阿俊虎啊,他手指肉乎乎,不怕扎伤,被美人一瞪他还笑,笑到阿玺没脾气。




阿俊的外貌潋滟,却不流俗,放到人群中一眼就能瞧见他,对着外人并不过分热情,温文尔雅拒人于千里之外,耿直不尖利,戳人笑点而非痛点,分寸把控得刚刚好。




这两人搅到一起就成了水果罐头,鲜甜肆意漫在空气里,非要教别人羡慕青春的好。能热闹得像过年爆竹燃放,也能对视一眼,万籁俱寂。




阿俊脸颊白,睫毛长,像颗刚摘的蜜桃儿,可他肩膀线条宽阔,看着就可靠。阿玺猴王转世,没事爬上树,工作人员干着急呢,阿俊手脚利落把人抱下来,也不责骂,就只用那双水汪汪大眼睛盯着阿玺看。




阿玺在阿俊这里是有绝对特权的,不用敛着端着,想十几岁就十几岁,怒目而视都捎着几分软绵绵的娇嗔,被偏爱的有恃无恐。有人就觉着阿俊单宠他,殊不知阿玺异国他乡总惦记着带一份礼物给他哥,这孩子心细得很呢,谁对他好他都知道,不作声守着,一有机会就悄悄还回去。




异地可辛苦,牛郎织女似的许久才一聚,这两人话匣子就合不上了,丁点儿小事也跟宝似的可劲儿献,对视就笑,铺张的甜蜜温柔,把春天提前扯到二月来。




轰轰烈烈的细水长流,分别也像拍偶像剧,刺骨寒冬里阿俊裹着个羽绒服等着,狗仔以为能抓到这个出道后半点绯闻都没有的优质偶像的把柄,摄像机都架好了,谁知道等来另一位顶级流量,非要挥挥手才能各自踏上征程。




阿玺大步向前走,他走路从不回头,你可以把这叫清冷,可他的好皮囊和矜贵气能让所有人原谅这清冷。他一贯都这么走着,即便阿俊在后头,他也只是安静地露一点梨涡,满腔欢喜藏着没人看见,就觉得他利落的脚步似乎慢了一点,像在等谁急匆匆跟上来。



评论

热度(2867)

  1. 甜的逢场作攻 转载了此文字
  2. ls逢场作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