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意外

34天:

总目录


 


上来扔篇墙头。




老套的先上车后补票,HE。




不接受任何站外转载及二次改动,如有发现此类状况请于评论告知我,谢谢大噶。






“你那是什么表情?”




揉着眼睛坐起来的男人有着相当俊美的面容,只是表情相当冰冷,甚至称得上不悦。




“搞清楚点白痴,昨晚是你一直缠着我,说我要是不陪你睡觉,你就哭给我看。”




白起只觉得突突跳动的太阳穴更痛了。






他的酒品从来都算不上好,但昨天悠然举办婚宴,滴酒不沾也说不过去,没想到一喝就喝高了,第二天醒来就发现大事不好。




从某个地方火辣辣的疼痛来看,事情的发展完全脱轨了,而始作俑者那副傲慢而理直气壮的模样,让他连最基本的指责都说不出口。




李泽言把衣服穿好,看到他还在发愣,表情更加不爽了,紧皱着眉头道:“喂,你要是需要我负责的话,就让魏谦把支票……”




“不用了。”白起费力地套好衬衫和裤子,忍着那种难以启齿的不适下了床,打开门走出了房间。






李泽言的性格有多恶劣,从初中起就认识对方的白起一贯比其他人更清楚。




明明有着高级又优雅的长相,嘴巴里说出的话却没一句能入耳的——倒也不是说词藻多粗俗,只是那种总是高高在上的感觉让人没法觉得高兴。




但白起并非全然不能理解。




李泽言那样的人,含着金钥匙出生,一路顺风顺水地长大,着实是矜贵惯了。没有人敢放狠话伤他,他便也不知道自己说出来的那些话能有多伤人。






好在白起早就已经连更重的伤都受过了。




是在执行一次高危任务的时候,子弹穿过他的手臂,剧烈的刺痛从模糊的血肉里扩散开来,心脏跳得急促而吃力。




有了那样的经历作铺垫,后来不管遇到什么事,感觉都不会太难捱,咬咬牙就撑过去了。




虽然被人上了,还试图拿支票来打发他,想想是挺伤自尊的,不过反正他和李泽言本来也没什么过密的交情,就当昨晚是一次意外就得了。






尽管这么自我说服着,某处地方传来的一阵阵隐痛却让他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在工作上,难得地向上级请了半天病假,回家冲完凉就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结果手机又响了起来。




看到屏幕上那个名字,手指就有忍不住要挂断的冲动,白起叹了口气,半睁着眼把手机放在耳边:“喂?”




“……把你家地址给我。”那端的嗓音没了早上的淡漠,而且奇异地显得有些焦急。“我给你买了药。”




即使李泽言会体贴人这种事听上去就像天方夜谭,可下体感觉确实很不舒服,白起只能报了地址,十几分钟后从被窝里钻出来去给对方开门。






“我帮你搽吧。”李泽言的神色不大自在,语气却挺坚决。“你自己……很难弄。”




结束了艰难的搽药过程,李泽言看着他躺回被窝里,把药膏放在床头柜上,问他:“冰箱里有菜吗?”




白起又累又困,心里疑惑李泽言问这种事干什么,嘴上却没问,迷迷糊糊应了句“有吧”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醒来时那处的不适感缓解了许多,看来李泽言给他的药还是很有用的,白起打了个哈欠,穿着拖鞋走去客厅。






馋人的香气和锅铲的动静从厨房里传来,白起难以置信地走过去,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华锐总裁身上系着那条崭新得如同刚买回来一般的围裙,给煎鱼翻面的动作十分熟练。




什么情况,他还没睡醒吗?




李泽言边撒盐边朝他看了一眼,没好气道:“大惊小怪。”




大惊小怪的白警官摸了摸鼻子,自觉地坐在餐桌旁等菜上桌。






早上那会他和李泽言之间还是无论如何都算不上友好的氛围,这会却莫名地和谐了起来。想想堂堂华锐总裁居然也会动着金贵的手指在厨房里洗菜做饭,就觉得对方身上那股高岭之花的气息瞬间变得平和而亲民。




白起从起床开始就没吃过东西,饿得狠了,菜一上来就大快朵颐,也顾不上什么风度和形象了。




反观主厨李泽言,满脸苦大仇深地捧着个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白起也没多问,自顾自捧碗吃着,直到一道白光在眼前亮起。




“……”






“拍菜不行啊。”李泽言还是那副高傲得让人想揍的表情,然而白起却发现对方的耳根慢慢红了起来。




咳。




心虚的白警官连忙扒了几大口饭,实在不愿意承认,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被面前的男人萌到了。




他顾着吃,也就忘了去想为什么李泽言会一门心思想偷拍他,还投入得忘了关掉闪光灯。






吃完饭是李泽言洗的碗,白起早上那阵的郁闷也差不多消失殆尽了,在客厅里大爷一样溜着弯消食,心想李泽言的为人其实也没有那么糟糕。




而且就算对方真的恶劣到无药可救的地步,光是凭着那张脸和银行帐户里花不完的钱,也照样会有一堆飞蛾不计后果地扑过来,牺牲小我成就大我。




这么一想,又觉得李泽言有点可怜,因为对方根本就无法判断接近他的那些女人到底是凭着颗真心在喜欢,还是在贪图别的东西。




也难怪那人对着陌生的美艳女人总没什么好脸色了,白起先前还觉得对方身在福中不知福来着。






李泽言洗完碗出来两个人就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电视,毫无逻辑可言的偶像剧看得白警官昏昏欲睡,正打算眯一下,李泽言就说:“喂,你很喜欢那个笨女人吗?”




突如其来的提问使得白起睡意全无,点点头道:“喜欢啊,她还挺可爱的。”




从学长的角度来看,有一个乖巧又漂亮的学妹,怎么说都不算坏事。



结果李泽言一下就黑了脸,电视也不看了,拿着大衣站起身,连“再见”都没说就换了鞋子关上门。


 


 


白起坐在沙发上懵逼了一会,仔细想了想李泽言方才的言行举止,有点明白过来。


 


说起来也好笑,他和对方明明先前都是围在悠然身边打转的男人,却这么莫名其妙地搅合在了一块。


 


李泽言会不高兴也是意料之中——谁会乐意自己暗恋的女人被另一个男的惦记着呢?


 


虽然这惦记到如今,根本也没什么用了。


 


 


第二天白起按时起了床,下楼就见到李泽言那部高调而拉风的豪车停在路边,本打算坐公交的念头就打消了。


 


“你是来接我的?”


 


李泽言正看着他系安全带,闻言瞬间拉下脸:“顺路而已。”


 


白起昨天从李泽言的豪宅出来打了个车,回到家花了一个多小时,这路顺得还真是特别,不过他也没追究,以免李泽言再次一怒之下夺门而出,大马路上可不是闹着玩的。


 


 


热气腾腾的包子被放到他的掌心上,一旁开车的男人面上仍是没什么表情。


 


“哇,”白起刚想感叹一下,见到李泽言冰冷得能杀人的目光,立刻改口道:“垃圾桶里捡的,顺便给我,我懂。”


 


李泽言的眼神更冰凉了。


 


白起在这种冷气嗖嗖的环境里毫无心理障碍地吃下三个包子,想想旁边的李泽言不知道吃早餐了没有,就趁着红灯把袋子递过去,举到和李泽言的嘴巴同等的高度:“要吃吗?”


 


 


李泽言满脸嫌弃地瞪了他一眼,面色不善地就着这个姿势把剩下两个包子吃完了,开口评价:“哼,不过如此。”


 


“......”


 


华锐总裁四字词语宣讲会在到达警局门口时顺利结束,白起解开安全带想表示一下谢意,李泽言就先开了口:“晚上八点前把工作做完,逾期不候。”


 


然后留下满头问号的白警官在风中凌乱。


 


 


单就那场意外而言,李泽言对他的弥补也算是够意思了。给他买药做饭洗碗,第二天还送他上班,晚上还打算接他回去。


 


白起向来不是小肚鸡肠的人,更何况那晚他确实是醉得神志不清,搞不好真的是他在缠着李泽言也不一定。


 


对方已经尽可能在用与金钱无关的方式向他表示歉意。


 


白起拿出手机,发了条彩信给李泽言,是一张猫咪弯着眼睛在傻乐的图,下面配字“不用来接我,咱们一笔勾销了”。


 


 


李泽言没回复,白起也不知道对方看到这样的讯息会不会觉得松了口气。前几天执行任务时在胸口处留下的伤疤隐隐作痛,他抬脚迈进警局里。


 


由于某些一直以来不为外人所知的心思,他其实巴不得李泽言怀揣着愧疚的心情源源不断地弥补他,可后来再想一想,那样也没什么意思。


 


感情是要在有基础的前提下才能建立起来,而后逐日升温的。


 


但他和李泽言之间,除了那一晚的失控造成的事故以外,实际上什么都没有。


 


 


整理档案到晚上十点多,白起的肚子早就饿得饥肠辘辘,头重脚轻地把最后一份文件放好,穿上风衣走出警局。


 


看到满脸不耐烦地站在眼前的俊美男人,他几乎以为自己是饿出了幻觉,可李泽言拽住他手腕的动作很用力,怎么都没法当成是错觉。


 


“你看到了我的短信吗?”被塞进副驾驶座的白警官抬头看着面无表情的华锐总裁,胸前的伤口再次发作起来,灼热的阵痛捎着隐秘的情绪,让他差点连话都没法说清楚。


 


他们不该再有进一步的联络了,否则他又要不知好歹地抱着那些无法言说的妄念,以一场意外为契机死皮赖脸地缠着李泽言,而这实在不像是什么正人君子会做的事。


 


 


“看到了。”李泽言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调了下后视镜就踩下油门。


 


看到了还要来找他,白起摸不准华锐总裁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固然很希望会是出于和他相同的心理,但又清楚地知道李泽言何许人也,他怎么好意思无端往自己脸上贴金。


 


胡思乱想了好一会,李泽言踩下刹车转头看他,红灯的光透过车窗映在对方的脸上,看起来简直像是在脸红。男人就那样专注地盯了他几秒,而后凑过来和他接了个称得上是温情脉脉的吻,声音依旧冰冷淡漠,眼神却异常温柔。


 


“睡了人就要负责到底。一笔勾销?痴人说梦。” 




 


番外.捕猎


 


李泽言真的很讨厌去各种吵闹喧嚣的场合,然而那个女人也很懂他的软肋在哪里,把嘉宾名单发给他看了看,接着就把地址也传给了他。


 


想想自己仅仅因为那个人在就这么巴巴地来了,强烈的自我厌恶使得他话都不想多说,看到那人坐在那里安静地灌酒的样子,心里更是烦躁得要命。


 


哼,区区一个女人罢了,值得这么惦记又这么难过吗?


 


喝醉的白警官很难伺候,大家都聪明地把烫手山芋交给了李泽言。他把人带回到公寓里,听到对方颠来倒去地说“好羡慕”之类的话,心头的火就烧得更旺了,以最干脆利落的方式堵住了那人的嘴。


 


 


原本只是想让对方别再说那些让他心烦的话而已,可嘴唇上传来的触感非常之好,再加上分开后那人一双漂亮眼睛雾蒙蒙的,笑起来的样子既可爱又无辜,还戳着他的脸一声声地喊着他的名字,李总裁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就此瓦解,也不管这算不算趁人之危,迫不及待地将面前的美味拆吃入腹了。


 


第二天醒来看到白起一副有如被雷劈了的错愕表情,他既懊恼又心虚,只能瞎掰了别的理由糊弄过去,并试图用据上一个商业合作伙伴说是万能的金钱来弥补对方。


 


可白起完全没有被打动的意思,就顾着把衣服穿上,连点余光都没有分他,穿好了就直接下床走人了,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潇洒利落,拍五十集武打戏都不在话下。


 


李泽言坐在床上,看着那人高挑好看但毫无留恋之意的背影,怒气冲冲地拿拳头砸了下床,紧接着从鼻子里发出一个没有半点威慑力的单音节,委屈巴巴地躺了回去。


 


 


想想昨晚做完后只是简单地帮对方冲洗了一下,看白起走路的别扭模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弄伤了,李泽言躺了一会便坐了起来,让魏谦帮忙买点药送过来。


 


开着车把药送到警局的路上他差点闯了红灯,去到警局才知道白起请了半天病假,一时慌乱得要命,也顾不上摆什么高姿态了,直接给那人拨了个电话,号码是他昨天悄悄用白起的手机给自己拨号时记录的。


 


前来开门的白起果然一副筋疲力尽的模样,李泽言看得整颗心都在发痛,帮对方搽好药就去了厨房,想着要做一顿丰盛的大餐给对方补充营养。


 


吃饭的氛围也算得上温馨,白起嚼动食物的样子像极了仓鼠,李泽言不由自主地拿出手机想把这个画面拍下来,结果却忘了关闪光灯。


 


 


尴尬的插曲也没破坏掉这种温情脉脉的气氛,但他偏偏又问出了那个好奇了很久的问题。


 


“喂,你很喜欢那个笨女人吗?”


 


“喜欢啊,”白起耳朵上的耳钉反着光,英俊而桀骜的面容上带着少有的温柔。“她挺可爱的。”


 


明知道这大概就是对方会给出的答案,真正听到的那一瞬间却还是觉得心脏紧缩。也顾不得落荒而逃的模样太过狼狈,他匆忙地离开了白起的家。


 


 


单恋这种事,真的是吃力不讨好。他一早就知道了,却还是没法控制。


 


如果不是昨晚白起喝醉了,他们至今还是两条毫不相关的平行线,明明认识了那么久,却依旧没有任何交集。


 


李泽言踩下油门,从窗户缝隙灌进来的冷风把他的手指冻得冰凉,他拧着眉头把窗户关上了,握紧了手中的方向盘。




反正既然意外已经发生,他就不会再轻易放走落网的猎物。厚颜无耻一点也没关系,只要能把那人追到手,不管过程多么曲折艰难,他都甘之如饴。




番外《捕猎》完






就很喜欢这种攻把受吃干抹净还要受负责的桥段(烟)。




今天的阿言也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做出了贡献,真棒。



评论

热度(4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