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不搭

34天:

总目录




摸墙头,被屏那篇不补了,发个新的。




迷之觉得这对非常适合炮友变情人。




老套路,先虐后甜,HE。




跟他相爱,谁都不搭。






“学长,李泽言刚刚和我说他有对象了!”




白起把最后一圈绷带缠好,用没受伤的那只手调出键盘,打了几个字,过了几秒又删掉了。




光标在屏幕上闪烁着,最终白起按照他和李泽言一贯给人的印象发出一句话。




“难为那个女生那么能忍。”






也不全然是嘲讽了,确实有那么几分真心实意的佩服在。李泽言其人,毒舌是其一,每天逮着机会就要损人几句,好似不这样就不会说话似的,从下属到商业合作伙伴再到他这个从前的枕边人,无一幸免。




龟毛洁癖是其二,白起也不知道对方一个摩羯怎么还能这么吹毛求疵,不如早生几个月当个处女座,勉强还算情有可原。




其三是啰嗦。虽然李泽言看着一副霸道总裁冷心冷面的模样,实际上白起与其私底下相处时感觉就像回到了家,啊这个人就是娘,这个人就是妈,你手上的新伤口有人给你搽,一边搽一边叽里呱啦。




所以他真心佩服那个心胸宽广的女生,而这佩服之中,又掺了那么点难以告人的羡慕。






白起和李泽言是炮友,这是两人都心知肚明的事实。而对李泽言有着超乎炮友的情谊,这是白起从来没说出口过,以后也只能烂在肚子里的秘密。




他本以为李泽言会迫不及待发张合照过来炫耀一番,但对方居然也算体贴,仅仅是发了条短信告诉他今晚没空,叫他早点睡。




警服上沾满了血,白起脱下来扔到脏衣篓里,拧开花洒。




凉水浇在伤口上,寒意冲淡了尖锐的痛楚,只余微弱得可以忽略不计的麻痒。






他虽然对李泽言有那种意思,倒从没指望过他俩真能修出什么正果。




本来嘛,一个人民好警察,一个公司大总裁,身份地位也不是说相差多远,但听起来就是不搭。




这大抵也是他俩一向疏于言语交流,一有空基本就往床上跑的原因。既然没多少共同话题,不如省略感情戏痛快爽一把,爽完背对背各睡各觉,第二天起床各奔东西。




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就算一点感情都没有,也照样可以肆意快活。对于这点,白起是再清楚不过了。






冲完凉白起把自己扔到床上,拿起手机刷朋友圈,点进李泽言的头像,只看到长长的一条线。




他对网络上的东西一贯不甚了解,可找搜索器查了查,也知道那是被对方屏蔽了的意思。




还真是干脆利落啊。




时针慢慢朝着数字九挪去,老年人作息的白警官准备熄灯睡觉了。手指触到开关前,床头柜上的手机震了震。






是李泽言发来的消息,问他明天晚上有没有空,要不要一起吃饭。




他俩的约饭从来就不止字面上的意思,只是用另一种方式委婉地表达“今晚睡吗”。




白起盯着屏幕上那两行字看了半晌,动动手指回了个“好”。




这次的饭,大概就算是最后的晚餐了。从今往后一刀两断,再不相干。






第二天难得放了假,白起陪悠然在街上散步,耐心地听着对方喋喋不休,尽管大部分话语他其实并不想听。




“然后我不是想看下他女朋友的照片嘛,就开玩笑去抢他手机,结果李泽言那家伙超凶地瞪了我一眼,一下就把手机抢回去了。”悠然擦掉唇边的奶沫,继续道:“搞得我更好奇他女朋友长什么样了,难道是太丑了不好意思让我看吗?”




白起还没来得及回答,悠然突然就噤了声,他顺着学妹的视线望过去,正是刚刚八卦话题的主角李泽言,身边还有一个长相美艳的年轻女人。




不知道女人说了句什么,李泽言竟然弯了弯嘴角,露出了从未给他人见过的笑容,而后两人就并肩进了一家知名的奢侈品店。






“……哇,”过了好半天,悠然才回过神来。“这么漂亮,为什么不肯让我看啊?”




没等到回答,悠然又说:“感觉那个女的有点眼熟啊,上周华锐举办年会的时候好像见到过?好个李泽言,藏得可真够深的啊。”




白起笑了笑,没有接话,绅士地把学妹送到出租车上,目送着汽车远去,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




从高中以后他就没再碰过这东西,顶多在犯烟瘾时拿出一根夹在手上,这会却点燃了火,深深地吸了一口。






上周开始,李泽言就有点怪怪的。虽然对方本来就没什么表情,但白起却从同样的面无表情里看出了几分心不在焉的意味。




尤其在他不经意地讲了讲自己对于爱情的看法后,李泽言的表情就更加捉摸不透了,敷衍地嗯了一声,若有所思地坐在床头不知道想着什么。




白起吐出一个烟圈,看着投在柏油路上的斑驳树影,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他那时说的是,如果要确定恋爱关系,那就绝对不能出轨,不能脚踏两条船,而且必须要严肃郑重地表白,好让对方知道你的真心。






那会李泽言看起来漫不经心的,白起就以为对方没听进去,没想到对方一字不落地记住了,而且活学活用,即刻就用来追心仪的女孩子了。




从女生的角度说,大概会很喜欢这种类型的男人吧。嘴巴虽然毒了些,却会用实际行动去证明一切。




从他一个男人的角度看,这种为了喜欢的人毫不拖泥带水地切断有关过去的一切的行为,也确实挺潇洒帅气,让人心动。




不过那已经无足轻重了。






白起拿出手机,给李泽言发了条短信,大意是饭就不吃了,以后也不用再联系了,发出去后就关了机。




像电视剧里失恋的女主那种天都要塌下来一般的心情,他是半点没体会到。心头那点若有若无的失落,烟抽完就散了大半,剩下的他决定用酒精驱散。




连李泽言都尚且告吹,他就更不可能找别的人了。特警这份职业的高危特性已经注定了他更适合孤独终老,即便追他的女生连起来可以绕警局三圈。




他不愿意去耽误任何一个女孩子。他没法给她们百分百的安全感,也没法许下时刻陪在她们身边的承诺。






大约是酒精上脑,打的回家的时候,坐在后座的白起总是克制不了地想起李泽言那张仿佛别人欠了他八百万的冰山脸。




还有对方不动声色的体贴,藏在冷脸下的温柔,和以为他睡着后,落在额头上的一个吻。




可能李泽言也不是完全没有对他动过心,只是动心和真正喜欢上,差得还是太远了。




他没法抱着这点回忆当安慰。






回到公寓底下时,白起见到了那辆极其眼熟的豪车。




李泽言隔着车窗望着他,脸色黑如锅底,一言不发地把手机屏幕递到他眼前,上面赫然是今天下午他发给对方的那条信息。




“你什么意思?”




白起揉着太阳穴,耳钉在夜色里反着昏黄的灯光。他不知道李泽言这又是闹哪出,莫非是觉得断绝关系这种事由受方来说出口太伤对方的面子了么?






待得要仔细地摊开来讲清楚,余光又瞄到李泽言手上的戒指,白起顿了顿,终究没把心里话说出来。




“就是觉得……”他不擅长说谎,目光没对着李泽言,而是看着不远处相依偎的一对情侣。“没什么意思。”




李泽言和那个女人,也会如同别的情侣一般你侬我侬打情骂俏么?




听起来是有点荒诞,但他居然也能毫不费力地在脑海中想象出鲜明的画面,富有满满的日常感和温馨感,是与他全然无关的甜蜜爱情。






如他所料,听完他的话李泽言就踩下了油门,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尖锐而刺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分外突兀。




白起站在原地笑笑,低声道:“……总不能告诉你,我对你有意思。”




酒精没有麻痹他,他依旧非常清醒。清醒地和李泽言断了关系,清醒地看着对方离开他的世界,清醒地认识到,他和李泽言究竟有多不搭。




从性别开始他就被判出局了。






不远处的小情侣还在附耳密语,在下属面前向来正经严肃的白警官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喂,祝你们幸福!”




被打扰的男女吓了一跳,白起上楼前还听到男方一句咬牙切齿的“神经病”,皮这一下可谓非常开心,开了家门后他就倒在沙发上,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他没能把这句话对李泽言说出口——祝你们幸福。




其实他更想说的是,祝你幸福。






第二天白起带着两个堪比国宝的巨大黑眼圈进了警局,同事纷纷吓了一跳,都凑近来询问他怎么一回事。




感受得到这些人发自内心的关切,白起笑了笑,半开玩笑道:“我失恋了。”




男同事都发出怀疑的嘘声,女同事们则捂心口作心碎状,说白起居然背着她们谈了场秘密恋爱,这么插科打诨地胡闹了一阵,在白警官和善的注视下各归各位忙起正事来。




原本以为这页就可以在忙碌的工作里翻过去了,不料下班时白起又见到了李泽言那辆加长轿车,车主在驾驶座上冷着脸:“上车。”






尽管满头雾水,白起也不想大马路上成为众人视线的焦点,茫然地上车系好安全带,被李泽言载去了一家高级餐厅。




他有点哭笑不得,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来李泽言还有这么个毛病,轴得要死,说过的事就必须做完。




左右也是最后一顿一起吃的晚饭,白起没客气,把李泽言点的菜一扫而光了,服务员又端了碟蛋糕过来。




也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疑惑,李泽言难得主动开口道:“吃啊,你不是失恋了吗。”






那种冷冰冰的语气让白起甚至忘了问对方是从哪里听说这件事的,只一门心思怀疑蛋糕里是不是下了毒。李泽言被他的注视弄得恼羞成怒,皱着眉道:“干嘛,不是你自己说的吗,心情不好时就要吃甜品。”




白起这才想起来自己确实有和李泽言说过,但具体已经想不起是什么时间地点,又是因为什么理由了。只觉得对方能有这份心意,实在是难能可贵。




即使心情异常复杂,白起也还是弯了弯眼睛,对着满脸不自在的华锐总裁笑了笑。




李泽言真的没什么不好。只除了不喜欢他。






白起默默地消灭了三分之二的蛋糕,正要再舀起一勺时,牙齿忽然咬到一个冰冷坚硬的东西。他不可置信地拿出来,擦掉上面的奶油,发现那竟然是一枚戒指。




和李泽言手上戴着的那枚是相同的款式。




他也知道自己目瞪口呆的模样肯定很傻,但李泽言已经没有心思嘲笑他,清了清喉咙望着他,说:“款式是Linda帮忙挑的,嫌丑的话自己去和她说。”




“……”白警官把这些天的种种迹象梳理了一遍,难得地卡了壳,半晌才问:“你知道送戒指代表什么吗?”






平日里居高临下呼风唤雨的华锐总裁少见地红了耳根,恶声恶气道:“我又没有那种意思。”




“……”




“你不是失恋了嘛,刚好我也没对象。”李泽言的表情很不情愿,桌子下的手却紧紧地握成了拳。“将就一下而已,大惊小怪的干什么。”




白起眼尖地看到戒指内侧刻着的名字缩写,但却没有说出来。






他站在门口,等着李泽言付完账,看到对方面无表情地朝他走来,忽略同手同脚的小失误,样貌身材气质都并不逊色于任何一个偶像剧男主。




他悄悄地伸出手去握住李泽言的手,对方有一瞬间明显地僵住了,但几秒后反过来把他的手握得更紧。




寒风凛冽刺骨,两个人交叠的影子被灯光拉长,手上的同款戒指被彼此捂得温热,掌心也略微渗出了汗。




风声骤然停止,周遭寂静无声,李泽言俯下身来,吻了吻他的额头。白起在夜色里无声地笑了,忽然觉得他俩其实也没那么不搭。




END






岂止没那么不搭,简直宇宙级别的般配。




给没有正式出场的被李总裁用三张白起私照收买的眼线韩野打CALL。




舍不得照片套不着警官,阿言稳赚不赔了。



评论

热度(5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