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情敌

34天:

这么清水为啥要屏???




卖安利,看了tag再看文。


剧情老套,私设如山。




“你是不是讨厌学长?”


李泽言刷出这条信息时正在处理公事,看了一眼屏幕,打上两个字。


“幼稚。”


那端的人没刨根问底可不甘心,“每次你俩一碰面你就黑脸,不是讨厌学长又是什么?”


李泽言直接把手机给关了。




上星期公司举办晚宴,没想到悠然那丫头居然把另一个男人给带过来一起参加了,可把李泽言气得够呛,打量一番,眉眼确实是不错,不过比之他自己,还是差得远了。


哼,没眼光。


悠然一口一个“学长”叫着,李泽言听着就觉得心烦,这丫头对自己不是“你”就是连名带姓地喊,几时会这么亲切了。


偏偏那个男人还敛起了平日里执行任务时的凌厉气场,一副温和有礼的模样,对李泽言笑了笑,道:“你好。”


好你个头啊好。




毕竟端着总裁的架子,怎么也不好直接发火,李泽言只能略微点一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了。


白起也没在意他的冰冷态度,坦然自若地和悠然坐在一旁聊起了天,被晾在一旁的李总裁气得牙痒痒,企图用冰冷的目光把这个野男人给射杀掉。


他瞪他的,白起毫无反应,结果就变成李泽言全程死盯着一个年轻男人看,员工们不由得议论纷纷。


“那是谁啊?”“总裁怎么一直在看他?”“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悠然被别人叫走了,白起转过头来,正好对上李泽言堪比X射线的目光,不由愣了愣。


李泽言对此的反应很直接。


“哼。”


白起似乎有点无语,但也没打算和他计较,起身去拿了一杯鸡尾酒,李泽言冷眼旁观,看着对方把那超高度数的酒慢慢喝进肚子里。


等着出丑吧,白痴。




然而白起并没有如他预想之中一样犯傻发癫,而是转头朝他所在的位置看了看,而后一步步地走了过来。


李泽言皱着眉头,看着那张俊脸离自己越来越近,正打算开口骂人,白起就先出了声。


“你为什么一直在瞪我?”


讨厌你就瞪你啊,这个还用问。李泽言没好气地伸出手,想把这个醉醺醺的白痴情敌推远一点,不料白起歪着脑袋笑了笑,在他愣神的那一秒“咚”一下倒进了他的怀里。




四周投过来的目光顿时炽热了好几倍,李泽言大怒,拽住白起的胳膊打算来一个过肩摔,就听到一声惊呼。


声音还很熟悉。


李泽言黑着脸抬起眼,悠然站在不远处,眼睛滴溜溜地在他和白起身上看了一会,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满脸都写着“我懂了”。


你懂个鬼啊!




怀里的男人一直在他胸口蹭来蹭去,李泽言脸色黑如锅底,朝悠然招了招手,对方不情不愿地挪了过来。


李泽言就直接把烫手山芋扔到了悠然那里。


“......”


不再理会满头雾水的悠然和围观群众,李总裁大踏步走向私人专梯,回到办公室之前,先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




那个白痴......身上的沐浴露香味居然还挺好闻的。


虽然喝醉之后的样子很傻,不过歪着脑袋微笑的那一下,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可爱的。


就那么一丁点。


意识到自己居然在想着情敌的优点,李泽言又怒了,抽了张纸巾擦干脸上的水珠,全情投入到工作里,把那白痴抛之脑后。




谁知道没过几天,他就又和这位情敌碰上了。


他是做饭时不小心切到了手指,打算去药店里买个创可贴,出来正好看到白起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手里拿着一卷绷带,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李泽言是想扭头就走的,可下一秒瞥见那人的里衫居然染上了猩红的深色,眼皮一跳,鬼使神差就走了过去。


白起还在想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把绷带缠到自己腰上,面前忽然覆上一大片阴影,刚要习惯性地作出防守姿势,手里的绷带就被人拿了。


“......”




“学长,你自己可以吗,要不我......”在看到另一个人后,悠然的声音戛然而止,手里的饮料也掉到了地上。


迅速地镇定下来,悠然捡起饮料,挥了挥手:“那我就先不打扰了。”


李泽言杀人的心都有了。


他一走神,手上的力道就没控制住,白起的伤口被大力触碰,不由发出了一丝痛苦的低吟。


李泽言脸色一黑,匆匆给对方把绷带绑好,一言不发地上车开走了。


被独自抛下的白起:“......”




公司的职员好痛苦,总裁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心情总是很差,虽然平时就是一张冰山脸了,但这几天简直就是珠穆朗玛峰,还嫌降温降得不够吗?


李泽言在魏谦惊恐的目光里嘭一声甩上办公室门。


绝对是天气冷得他大脑失控了,前几天他听到白起那声因疼痛而发出的喘息,竟然会......觉得有点性感,甚至晚上还会做一些......不可描述的梦。


真是活见鬼了!




催眠了自己一百次“白起是情敌白起是情敌”,李总裁重拾理智,有条不紊地处理着工作任务,被关在外面的魏谦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


“进来。”


“总裁,悠然找你。”


刚想问“怎么不直接打我电话”,才发现一旁的手机关了机,拿过魏谦的手机“喂”了一声,那边悠然的声音还挺着急。


“李泽言,你过来一下XX医院,学长受了伤......”




李泽言脑子里“轰”的一声,说了句“地址发我”就拿上车钥匙急匆匆下楼去了,魏谦含泪地跟了几米,发现追不上总裁的大长腿,只能任由自己上司把自己的手机给掠走了。


医院里消毒水味特别浓,洁癖入骨的李总裁本来是很受不了这么刺鼻的味道的,这会也顾不了那么多,三两步上了楼来到病房前,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的悠然伸出手道:“卡借我一下。”


李泽言把钱包给了悠然,问:“他怎么样了?”


“啊?”悠然反应了几秒,说:“学长啊,在楼下拿药呢。”




“?”李泽言瞪着眼前的人:“他不是受了重伤吗?”
“???”悠然比他更莫名其妙,过了一会才没大没小地吐了下舌头:“喂,就算你再怎么讨厌学长,也不带这样咒人家的吧。我先去交医药费哈,钱以后再还你。”


李泽言站在原地,回想了一下,悠然确实只说了“学长受了伤”,是他自己在飙车过来的途中脑补出一系列白起奄奄一息被推进手术室悠然在外面捂脸哭的场景......


“咦,你怎么也来了?”




李泽言转过身,想象中浑身浴血的特警就站在他面前,看起来并无大碍,仅仅是胳膊上绑了个石膏。


这家伙又把自己折腾出新伤了!


一贯正气凛然的人民好警察在他如刀剑一般锋利的目光里难得露出点茫然的表情,低声说:“怎么一见到我就瞪我......”


“因为讨厌你。”




白起愣了愣,问:“我有哪里惹李总裁不高兴了吗?”


李泽言比面前的人高了两厘米,对方说话时他的目光一直居高临下地盯着那因为受了伤而变得苍白的薄唇,“哼”了一声:“你过来。”


白起不明所以,但还是依言上前几步,李泽言一把扣住警官的后脑勺,就这样气势汹汹地亲了上去。


“?????”




等终于被放开后,白警官的脸色终于也不那么好看了:“李泽言,大庭广众的,你发什么神经,那么多人看着——”


然后觉得周围安静得异常,转头一看才发现所有人的动作都静止了。


即使面临着最危急的状况也依旧从容淡定的特警不由得有些抓狂:“你居然把超能力用在这种地方???”


“哼。”眼见得对方重点只在于会不会被人看见,而非以袭警的罪名铐住他把他暴打一顿,李总裁的心情真是有那么一点非常好,嘴上却依旧冷冰冰道:“大惊小怪。”




END




补充一个不那么重要的小细节:白起在晚宴上第一眼看到李泽言时,觉得这个男人长得还是挺好看的。


但是对方老是那么凶神恶煞地瞪着自己,原本打算试着出手的白警官觉得还是算了。



评论

热度(4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