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奢侈品

432天:

总目录


一个在定时发布里躺了很久的补档。

三次元不可抗力,暂时没法写新故事了,拿点旧粮给大家塞塞牙缝。

双向暗恋,先虐后甜,HE,圣诞快乐。


BGM


同曲异文:七年不合  两厢情愿


他也清楚他想要拥有的,是多么可念而不可得的奢侈品。



凌晨五点。

窗外天光渐渐亮起,透过窗帘洒在泛灰的地毯上。

脑袋有着宿醉之后特有的剧痛,两个太阳穴都像被无形的小锤子敲打着,突突地跳着,凹下又突起。

身边的青年睡得很熟,一张脸颊即使在沉睡时还是该死的漂亮。

易烊千玺皱了皱鼻子,伸手去拿搭在床尾的裤子。

 

只要王俊凯稍微丑一些,长得没那么俊美,身材稍微矮一些肥一些,没有那么高大精瘦,桃花眼稍微浑浊一些,没有那么清澈,他都不会落到现在这种像中了蛊毒一般着迷的地步。

这不奇怪,人人都是外貌协会,而且这家伙实在——太好看了。

更何况他又是如假包换的射手座。

易烊千玺叹了口气,费力地用脱力的手指穿好裤子,洗漱完换了件衣服就出了门。

 

-

 

到了公司里,前台几个女同事都投来调笑的眼神,化着精致妆容的面孔纷纷露出促狭的神情。

“Jackson,昨晚很激烈嘛。”

易烊千玺嗯了一声,满头雾水地走进电梯里,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脖子上那几个颜色可疑的痕迹,脸刷一下地红了起来。

——妈的。都叫了那家伙别做多余的事了。

 

他去卫生间里匆匆贴了几张创可贴,遮盖住了那些激情的证据,而后便掬了一捧水泼到脸上。

耳朵因为羞耻或是愤怒热得发烫,身体里的另一处地方却凉得彻骨。

要不是被明确地拒绝过那么多次,他绝对又会自作多情地觉得,王俊凯其实也是喜欢他的了。

 

连半点爱意都没有,为什么非要营造出一副亲密无间的样子呢。

随意摆布他的真心,就那么有意思吗?

 

-

 

加班后回到家里已经十点了,易烊千玺拿出钥匙打开门,拖鞋还没换上,就闻到一阵勾得人肚里馋虫全冒出来的香气。

他本来就没有吃饭,肚子咕咕的叫声响了一路,还寻思要不要叫个外卖来充饥,没想到王俊凯竟然煮了夜宵给他。

 

大概是听到动静,同居的青年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比女孩子还精致的面容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温柔笑容。

“回来了?那个菜式是今天我新研发出来的,你试试看吧。”

易烊千玺点点头,走到桌旁拿起汤匙舀了一小勺,放进嘴里。

 

无论青年的本性有多么顽劣,也不影响对方有着相当突出的厨艺的事实,玉米的鲜味和奶油的纯香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却又不会让人觉得过分甜腻。

易烊千玺坐下来,大口大口地吃着,王俊凯也坐到旁边,弯着桃花眼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模样。

 

在他的心跳失控以前,青年抬起手来揉了揉他的短发。

“吃慢点,千玺。又没人跟你抢。”

他“嗯”了一声,放慢了进食的速度,同时把头低得更低了一些,以防王俊凯看到他通红的鼻尖和眼眶。

 

-

 

易烊千玺知道,他所过的生活,在很多人眼里,已经算是很幸福的了。

拥有一份薪水不菲的工作,有一个长相手艺双绝的同居床伴,可以品尝到一些味道新鲜的独家菜式,周末如果有空,两人还会一起出去逛街散步,甚至坐在一块看电影。

 

也许是他太过贪心的缘故吧,易烊千玺想。他总觉得,这样其实还不够。

远远不够。

 

但他也清楚,他想要拥有的,是多么遥不可及的,可念而不可得的奢侈品。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真爱啊,”青年微微笑着望着他,把洗干净的碗筷整齐地摆好。“童话里不都是骗人的嘛。”

是啊。

 

可假如王俊凯是那个童话里的主角,那么他就真的心甘情愿傻一点蠢一点,在明知是假象的情况下,依旧把手伸向对方。

只要能碰到那虚无飘渺的爱情,偶尔上一下当,也没什么不好。

 

冲完凉后照旧是几场酣畅淋漓的欢爱,青年的动作比往常似乎还要更温柔一些,小心翼翼的,带有微妙的讨好意味。

易烊千玺把脸埋在枕头里,从额上滑落而下的汗水打湿了单薄的枕巾。

他竟然有一刹觉得开始讨厌对方这种习惯性地赐予他的体贴和温柔了。

 

分明对他没有半点越轨的念头,却又非要让他陷入自欺欺人的错觉里,而后在他再次鼓起勇气告白时,又毫不留情地,决然地拒绝他。

他受够了这种一成不变的恶性循环。

 

-

 

第二天出门前,易烊千玺对睡眼惺忪的青年说,今晚我在外面吃晚饭,不用给我煮东西了。

原本还一脸困倦的王俊凯立刻坐了起来,桃花眼微微眯起,嗓音带着晨起的沙哑。

“应酬?”

易烊千玺摇摇头,坦荡地告诉对方自己是要去相亲的事实。

 

青年俊美的面容显得既迷茫又困惑:“相亲?”

“在网上认识的,聊了很久,他说他也在K城,一直说要出来见一面,结果因为我的加班一推再推。”他耐心地对满脸疑惑的床伴解释着,从衣柜里拿出一套休闲服。“正好昨天我加班加点做完了今天的份,晚上就可以见面了。”

“……男的?”

“嗯。”易烊千玺不明白王俊凯怎么忽然变得这么有好奇心,不过也不打算去探究,以免又陷入自以为是的可笑境地。“跟你一个姓来着。叫王源。”

 

王俊凯安静了一会,又提出了疑问。

“如果你们互相有好感,就要在一起了吗?”

没料到青年会问出这么一句,易烊千玺犹豫了一下,才缓慢地点点头。

 

“大概是吧。”他顿了顿,又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这样你以后也不用再担心我会越界了,毕竟我是名草有主的人了。”

还以为王俊凯会稍稍露出错愕或者不舍的神情,可是青年只是弯了弯桃花眼,绽开他最为熟悉的,温柔得无可挑剔的笑容。

“那么,”与温柔笑容相匹配的,是对方相当贴心的话语。“祝你成功。”

 

易烊千玺笑着道了谢,把休闲服装进袋子里以备下班时更换,穿好鞋走出家门,把帽檐向下拉了拉。

到最后一刻还抱有那么点荒诞的期待和幻想的自己,真是太傻了。

 

王俊凯在很久之前都已经说清楚了,上床归上床,但是他不是同性恋。

“对不起啊,”青年弯着桃花眼的模样当真好看,就是嘴里的话语,听起来太决绝了些。“我不可能喜欢上你的,千玺。”

 

其实他也不是同性恋啊,易烊千玺在站台前等待公交的时候想。

至少到现在,能让他心跳加速的男性,也就只有王俊凯一个。

 

之所以答应了王源出来见面顺便“相亲”的事,只不过是想借此机会,最后试探一下王俊凯对他的感情。

到底是全盘地不在乎,还是有着,哪怕就一点点的好感。

现在他得到明确得不能再明确的答案了。

 

就算已经同居了那么长一段时间,就算每日肌肤相亲耳鬓厮磨,就算对方总是温柔地对待他照顾他,他们之间,也终究不是爱情。

他小心翼翼,日复一日地攒起来的那些温情,到底还是购买不了摆在货架顶层的昂贵商品。

 

-

 

见了面易烊千玺才发现,王源比自己想象中要优秀许多。

看起来让人觉得非常舒服又顺眼的长相,温柔清凉的与薄荷有着相似特质的嗓音,还有外向大方开朗活泼的性格,有趣而有分寸的幽默感——无论从哪方面看,对方都算得上是非常理想的,适合与之谈恋爱的对象。

 

并且从对方的神情和言行来看,大抵对这次“相亲”也是比较满意的,看起来只要他点一下头,对方就会顺其自然地成为他的固定床伴,或者说是男朋友。

然而到了最后关头,易烊千玺还是婉转地谢绝了王源提出的将他送回家的建议,自己拦了部的士,在对方失望但包容的目光中坐上了车。

 

站在家门口摸索着钥匙的时候,易烊千玺想,人可都真他妈犯贱。

明明王俊凯都没有留下任何余地给他了,他却还是定定地站在原地。好像仅仅是隔着橱窗驻足望着对方的华丽外表,就比任何一场将就的交易都要让他感觉到奇异的满足。

和微小的,难以磨灭的祈盼与酸楚。

 

-

 

充斥在鼻间的浓郁酒味和没有丝毫光线的客厅与平时整洁明亮的环境实在相差太远,饶是一贯淡定如易烊千玺,也还是吃了一惊。

他把拖鞋换上,试探性地叫了一声:“......王俊凯?”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易烊千玺只得摸着黑慢慢走近沙发,对上那双醉意醺然的桃花眼时,几乎都不敢确定那人就是平日里温柔从容的王俊凯了。

 

“你......喝酒了?”

其实他大没有问这个问题的必要,因为对方已经醉得完全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只自顾自地小声嘟囔着。

“@#¥%^&*……”

 

“啊?”易烊千玺没有听清,俯下身,向着青年凑近了一点。“你说什么?”

“千玺......混账......笨蛋。”

“……”

 

无端就被扣上几个称不上好听的名号,易烊千玺也没生气,只抬手摸了摸鼻子,试图把烂醉如泥的王俊凯扶起来。

“去洗个澡,睡觉吧。”

平时完美得毫无破绽的青年露出这样失态的一面的确也显得有些可爱,不过不知为何,他似乎还是更喜欢对方那种自信得不可一世的样子,而非现在狼狈不堪,看上去失意又落魄的模样。

 

王俊凯不仅没有动,还在那里继续碎碎念。

“大骗子......坏蛋......混账千玺。”

“喂喂,哥们儿,”易烊千玺实在是有点听不下去,虽然一直没指望自己在王俊凯心目中的形象能有多美好,但全跟这一类负面形容搭边,也未免有些过分了。“你说谁呢?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骗子......”王俊凯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屏蔽外界的一切信息,桃花眼水汪汪的,哀怨的神情看起来极其可怜。“又说喜欢我......喜欢我还跑去跟别人相亲......讨厌死了......”

青年全然不复平日里的沉静大气的绵软嗓音,在易烊千玺听来居然也很有几分可爱得心跳加速的感觉,认命地挽起袖子打算把人搬去浴室里洗干净,又听得青年委屈巴巴的控诉。

 

“我好不容易,才喜欢上你的......”

一瞬间易烊千玺只觉得像被雷劈中了一样动弹不得,维持着石化的姿势定格了好几分钟,而王俊凯也没再出声,就那样在酒精的煽动下沉沉地昏睡了过去。

 

-

 

王俊凯醒来时,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模糊的,摇摇晃晃,像是对不准焦的相机。

他揉了揉乱蓬蓬的短发,掀开被子走出房间,正好看到易烊千玺哼着歌儿整理着衣领,英俊的面容上带着少有的灿烂笑意。

 

见对方满面春风的样子,王俊凯多少都能猜到昨天的“相亲”一定十分令人满意,努力克制住心里的酸意,若无其事地笑道:“心情这么好啊?”

“嗯。”看起来对方的心情真的是相当的好,两个梨涡都露了出来。“我等会跟王源儿去吃午饭,你有什么想吃的,需要打包吗?”

 

王俊凯全部的注意力都被那声亲密的称呼吸引了过去,没想到两人仅仅一天就好到了这种程度,一时之间震惊又委屈,只觉得本来就晕晕乎乎的脑袋更难受了。

“……不用了。”他尽量保持着优雅的笑容,嗓音却有些不受控制地颤抖了,急忙咳了一声掩饰过去。“冰箱里还有菜,我自己煮就好。”

易烊千玺笑了笑,换好鞋出了门。

 

-

 

王俊凯从来没有觉得周末的时光这么糟糕又漫长过。

吃了盐醋排骨和甜菜花后,五星级酒店专业大厨绝望地把实在是吃不下的失败成品倒进垃圾桶,打算削个苹果安慰一下自己。

结果一向熟练的刀功也出了瑕疵,削到一半时刀锋直接沿着皮肤切割了下去,鲜血从细小的伤口里渗出来,顺着手指向下淌到桌子上。

 

他抽了张纸巾,把血迹拭净后咬了一口苹果,被酸得呲牙咧嘴的,只得将苹果和纸团一齐抛弃,洗了手走到电脑前打算找部电影来看。

看到一半音响却又故障了,看着无字幕的屏幕上几个主角进行着的高难度的外语对话,他开始后悔自己以前没去报唇语班了。

 

对着屏幕发了好一会呆后,王俊凯关了电脑,烦躁地把自己扔到床上,不得不认真思考起自己之前一直试图在逃避的问题。

——搞不好他,他真的是个同性恋。

又或许只是,刚好他喜欢的人是个男的。

 

无论是哪种结论,都足以使得一贯按部就班齐整正派的处女座心里跟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酸的甜的咸的苦的辣的,什么感受都有。

但毋庸置疑的一点是,在拒绝了易烊千玺无数次、等对方终于对他不再感兴趣后,他却喜欢上了对方。

王俊凯挫败地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很久以后,当他把这段纠结又难受的心路历程说给恋人听的时候,对方微微一笑,梨涡浅浅地倚着厨房门评价道:“人果然就是喜欢犯贱。”

王俊凯只能委屈巴巴地鼓着腮帮子,继续为恋人准备晚餐。

 

-

 

等得白头发都要冒出来之前,门口终于响起了钥匙插进锁孔里的声音。

萎靡不振困倦无比的王俊凯立刻坐直了身体,一如既往地对易烊千玺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吃了这么久啊?”

 

“嗯,聊了很多,挺有意思的。”易烊千玺换了拖鞋,看了王俊凯一眼,琥珀色的瞳眸略显诧异。“你干嘛呢哥们儿?”

王俊凯从善如流道:“看书啊,这本书特别好看,风格很温馨,故事也很有哲理。”

对方点点头,露出点欲言又止的神情来。

 

王俊凯正襟危坐,等着易烊千玺的夸奖。

“那什么......”对方有点不忍直视地扯了扯嘴角:“王俊凯,你书拿倒了。”

“……”

 

易烊千玺进了浴室洗澡,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忽然震了起来。

心不在焉地翻着杂志的王俊凯瞄了一眼,屏幕上的“源”字又大又闪亮。

犹豫了五秒钟后他拿起手机,电话那端传来的清朗嗓音听起来格外温柔。

 

“喂,千玺……”

对方只讲了三个字王俊凯就打断了:“他在洗澡。”

那头沉默了一会,嗓音微微带了几分冷意。

“你是谁?”

 

“同居床伴。”王俊凯刻意加重了“同居”二字的音量,并尽可能保持着冷静和优雅。“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等他冲好了我再转告他。”

那端似乎憋不住地嗤笑了一声,在王俊凯大发雷霆前倒是很识相地挂了电话。

 

-

 

易烊千玺出来就看见王俊凯一脸苦大仇深地坐在沙发上托着下巴皱着眉,不禁好笑:“你干嘛呢?”

王俊凯没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记得同居合约么?”

易烊千玺脚步一顿,笑意也淡了几分。

“记得。”

 

“你已经违约过很多次了。”

易烊千玺敛起笑意,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淡淡道:“你想说什么?”

是不是又想再一次提醒他,他们之间除了那层浅薄的关系,别的什么都没有?

 

易烊千玺走了走神,以至于王俊凯小声回答了句什么,他都没听清。

“能大声一点吗?”

青年怔愣了一下,耳朵根开始慢慢泛红,随后眼睛一闭,像是豁出去一样道:“这次……轮到我了。”

 

——男孩子闭上眼睛,就是要你亲他。

不记得在哪里看到过这句话了,但是易烊千玺并没有打算实施。

 

“就是要欲擒故纵呀,你懂我的意思吧?”

王源清亮的嗓音在脑海中响起,易烊千玺微微一笑,转回身走进房间。

他没有回头,因此也就没有看见王俊凯眼中的失落和难以置信。

 

-

 

王俊凯长这么大,从来都只有拒绝别人告白的份,第一次表白居然就被不留情面地无视了,脸上多少有点挂不去,连带着说话的语气也变得不太好。

易烊千玺倒也没给出什么反应,既不跟他吵也不跟他闹,反而还偶尔会露出一种奇怪的,他看不懂的表情。

他们俩的身份完全颠了个个,从原先的易烊千玺追求,王俊凯拒绝,到了现在的王俊凯主动,易烊千玺视而不见。

 

易烊千玺跟王源发短信的时间越来越多,有时甚至当着王俊凯的面就聊起了电话,青年俊美的五官都气得有点走形了,却不敢提出任何异议。

他知道易烊千玺已经不喜欢他了。再任性一点的话,搞不好就会被推得更远。

 

而以前在睡觉之前,如果易烊千玺主动提出欢爱的邀请,王俊凯都会欣然接受,从来不拒绝。

毕竟主动送上来的美人,傻子才会不要。

 

可是现在,哪怕对方的表现得再热情,他也提不起太高的兴致。在日复一日如同履行义务一般进行的情事里,渐渐就觉得无趣起来。

即使身体的高度契合带来了感官上的愉悦,即使看到易烊千玺泛红眼角的一瞬有着征服对方的成就感,他却还是莫名其妙地,在灯光关上后感受到无尽的空虚和孤独。

 

-

 

王俊凯开始买各种各样的好玩的好看的小玩意给千玺,开始以一天一道的速度为对方研制出美味的新菜式,开始在每晚入睡之前跟对方说晚安,却还是没有得到预期中的效果。

而每当看见容貌俊美的青年带着讨好的神情望向他时,易烊千玺一边暗自高兴,一边却又为对方的迟钝感到无可奈何。

他不知道王俊凯的勇气已经在头一次告白而被无视后消耗得一干二净,只稍稍有些遗憾地,觉得对方似乎也没有那么喜欢他。

 

每晚等青年入睡后,他睁开眼睛,用手指描摹着对方线条优美的轮廓时,也会有种心酸的,接近于难过的感觉。

他对王俊凯的感情,已经深切到了差不多能称之为爱的程度。只要王俊凯说出那三个字,他就会毫不犹豫地跟对方在一起了。

可是为什么……王俊凯就是迟迟开不了口呢。

 

易烊千玺收回手,无声地叹了口气。

他捧在手心里的,想着累积到一定数量就可以拿出去进行等额交换的喜欢,离那个奢侈品越来越高的价格,果然始终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

 

圣诞节那天晚上,王俊凯不知道跑到了哪里,易烊千玺拨了好多次对方的电话却还是无法接通,只能抱着三只家猫顺着毛,坐在沙发上焦虑地等待。

好不容易王俊凯回拨了过来,背景音却十分嘈杂,喧嚣的人声里他一连“喂”了几声,才听见对方的声音。

“千玺,你在家吗?”

 

易烊千玺说了句“当然”,正想问对方在哪里,王俊凯又接着大声喊道:“千玺,快去阳台,有好东西!”

茫然不解地听从了青年的指示,易烊千玺走到阳台上,抬头看到一片黑漆漆的夜空,深感受骗。

 

正要抱怨王俊凯就连这种日子都还不忘捉弄他,忽然就听见巨大的烟火爆炸声在耳边响起。易烊千玺吓了一跳,手机都差点掉到地上,等把目光重新转向夜空下缤纷的焰火时,不由得吃了一惊。

那不是形状普通的烟花,而是勾勒出了字体轮廓的烟火。

随着明暗的交替,脑海里渐渐有些模糊的声音浮现出来,连带着记忆里那张俊美而熟悉的脸孔也变得清晰。

 

I。

“我叫王俊凯,你呢?”

 

L。

“其实我这么多年没谈恋爱,是因为我从来没有过心动的感觉。”

O。

“对不起啊,我不可能喜欢上你的,千玺。”

V。

“祝你成功。”

E。

“我好不容易……才喜欢上你。”

 

Y。

“这次……轮到我了。”

O。

从话筒那端传来的嗓音比任何时候都要更温柔,却又因为紧张,带了微小的颤栗和急切。

U。

“易烊千玺,请问从今以后,你愿意以恋人的身份……跟我住在一起吗?”

 

-

 

在漫长的等待里,王俊凯抓着电话的手渐渐变得冰凉,烟花放完后骤然寂静的空气也越来越令人不安,就在他快要灰心地放弃的时候,话筒里传来了笑意满满的磁性嗓音。

“你违约了。”

像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一样,他的动作和神情都变得呆滞起来,接着却又听见对方说:“王俊凯,转过身来。”

 

王俊凯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回过了身,夜色里只看见一双亮晶晶的琥珀色的眼睛。

“不过我也违约了……所以我们扯平了。”

 

漆黑的夜幕中,易烊千玺一步步朝他走了过来,笑意粲然而明亮。

“非恋爱同居结束了呢,亲爱的王先生。”

所以我们,重新签订一份合约吧。

 

期限的话,一天根本没意思,一个月也太短了,一年好像还是不够,那么……

王俊凯上前一步,紧紧抓住了易烊千玺的手,两人相视而笑,在无需言语的默契里达成共识。

——就签一辈子吧。

 

 

番外.同居合约

 

又名《Flag就是用来打脸的》。

 

同居合约第一条:可以上床,不准恋爱。

笑容灿烂的青年看着面前嘴角有些抽搐的合租者说:“因为怕你会爱上我,所以必须先定下这条规矩。”

 

易烊千玺揉了揉太阳穴,一贯的淡定也有些崩裂:“……你就那么肯定,我会爱上你?”

“那是当然啊。”青年皮肤白皙,五官精致,一双桃花眼清澈见底,相当俊美的容貌让人觉得他确实有着足够骄傲的资本。“我这么帅,做的饭又好吃,性格还很温柔,谁喜欢上我都没什么好意外的啊。”

 

易烊千玺心里一堆弹幕奔涌而过,没奈何只得生硬地接话:“……那你就不怕你会爱上我么?”

“不会的。”青年摇摇头,神秘兮兮地弯了弯桃花眼,压低声音道:“其实我这么多年没谈恋爱,是因为我从来没有过心动的感觉。”

 

易烊千玺花费很大力气才控制住自己的嘴角不再抽动,拿起笔毫不犹豫地签下了名。

“哇,这么干脆?”青年有点不可置信。“违约要做的家务很多哦,你确定看清楚了吗?”


“王先生,”他拎着行李箱走进客厅,没好气地道:“我觉得,这个合约,我们两个都不会违反的。”

“也是啦。”青年挠挠头,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那么易先生,希望我们同居愉快啦。”


番外《同居合约》完


评论

热度(1408)

  1. 咿咿呀呀。Echo'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