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我虐起来自己都怕

432天:

总目录


@蜥蜴阿姨 这个人很奇怪,一定要我写BE。

年纪大了拿不动刀,寒冷又限制了我的想象,只能这样了。



今晚就给你写出来了,还一口气写了四十多个,感不感动。


非典型包养

易烊千玺也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追星。

喜欢归喜欢,他一米八几一个大老爷们,又在商场上叱咤多年,自然是不好像别的粉丝一样,举着灯牌手幅撕心裂肺地为偶像打call的,不仅有损公司形象,还会崩了长久以来的霸道总裁人设。

于是易总裁决定,不追了。

BE。


花好月圆

Mr.K有强迫症。

这是易老师到岗第一天,公司里所有人就紧张兮兮地告诉他的。严重强迫症,外加洁癖,还有生人勿近癌晚期。

易老师想了想,当天就去Mr.K办公室里把总裁桌子搞得乱七八糟,还拿口红在总裁的衬衫上画了一千只羊。

第二天就收到了解雇通知书。

BE。


【ABO】黑到深处自然粉

天秘书发现今天早上自家Boss的脸色不是很好,有种纵欲过度或者便秘的感觉。

作为全世界最贴心最有效率双商最高的专业秘书,天宇文跑去买了个碧X源常润茶回来给老板。

“快给你的肠子洗洗澡吧。”

第二天早上,天秘书也收到了解雇通知书,END。


扑火

汽车穿过一片被形状各异的石头围起来的院子,易烊千玺望向窗外。

肥沃的土壤里种植着许多深紫色的花椰菜、青蓝的野豌豆和粉红的姬凤梨。花冠漏斗状的夹竹桃鲜艳光滑,地面上的石头缝隙里有着小小的星型叶子。翅膀透明的蜻蜓高高地飞行着,蝴蝶从海平面的另一端悠然飞来,在微风中飘扬而去,消失在晴空里。

一家外形精致的旅馆伴随着碧绿的灌木丛出现在视线里时,他开口叫司机停下。

“不停,”司机说:“还没有开到五十块钱,我会亏本的。”

END


言归于好

“你笑什么啊?”王源把毛肚涮好了放碗里,没等到易烊千玺回答,又拿筷子敲着碗问了一遍:“你看着手机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说来听听。”

“我笑我的,”易烊千玺说:“你别管了,赶紧吃吧。”

END


无米之炊

“喂,邬童!”

班小松嘴巴里的食物还没咽下去,讲话时都口齿不清的:“你也不用酱紫吧,都过了那么多年,什么心结都该解开了吧。”

被叫住的青年回过头,俊美的面容上是毫不掩饰的嫌恶。

“你脸上有菜汁,擦干净之前不要跟我说话。”

END


棒球队员爱情故事

尹柯把车钥匙从锁孔里拔出来,班小松那边就来电话了。

“小柯柯~你到了吗?”

“我昨天就说了,不要叫我小柯柯,你不听,我们还是别聚了吧。”

尹柯挂断电话,END。


非友

王俊凯在十字路口把车给停下了,没好气地摇下车窗,看着一旁的士里的那个人。

“你干嘛呢?”

易烊千玺弯着眼睛,露出两个小梨涡。“我不认路,让司机跟着你呗。”

王俊凯一脚踩下油门,朝着海里冲过去。

“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易烊千玺对司机说:“别跟了,往回开吧。”

BE。


七年不合

王俊凯一进包厢,整个房间都静了。

“我是不是来得不太巧?”王美人笑眯眯的,弯着的桃花眼搅乱一池春水。

“是。”女班长说。

“那我走了。”

END


两厢情愿

铲子在锅里翻炒,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易烊千玺熟练地将鸡蛋盛到盘子里,端出去放到王俊凯的面前。

“吃吧。”

“不吃不吃我不吃,妈妈没回来,谁喊都不吃。”

“饿不死你,”易烊千玺打开门:“滚出去。”

END


炮友

“我就一个问题。”王源把锅里的羊肉捞了上来,趁着滚烫沾了点酱,塞进嘴里。“你们谁上谁下?”

“说出来多没面子,”易烊千玺把筷子搁下。“我走了。”

END


旧友

易烊千玺没想到自己会偶遇高中死党王俊凯。

这么多年过去,那人的面容不仅没有染上半点岁月的沧桑,反而比年轻时更多了几分成熟和精致的韵味,毋庸置疑是一个出众的美男子。

两人坐在一个桌子的两端,吃着烤肉聊着过去的往事,忽然,易烊千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你居然不点孜然?”

“肉就是要原汁原味才好吃。”

口味不合,BE。


非恋爱同居

凌晨五点。

窗外的天光开始亮起,透过帘子洒在泛灰的地毯上。

脑袋有着宿醉之后特有的剧痛,两个太阳穴都像被无形的小锤子敲打着,突突地跳着,凹下又突起。

千玺低低地咒骂了一声,费力地用脱力的手指穿好裤子,结果吵醒了王俊凯。

起床气很重的青年没忍住发了火,易烊千玺气得收东西走人,BE。


组队不就是谈恋爱吗

王源一开语聊,易烊千玺充满磁性与怨念的声音就从音响中传了出来。

“所以说那个女巫凭什么知道我是狼人啊!凭!什!么!”

“诶诶诶你等一下啊千千我还没戴耳机呢。”王源手忙脚乱地插好耳机,对着一旁不知道在做什么的室友抱歉地笑道:“不好意思啊,吵到你了。”

王俊凯走过来,对着话筒道:“凭我长得帅。”

“哥们儿你有病啊。”易烊千玺莫名其妙地皱了皱眉头,关了电脑。

BE。


千千没想到

易烊千玺一直觉得,作为一个成熟稳重淡定自若的男人,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可以惊到他的。

然而他真的没想到,他会在网配圈里遇到自己高中时期的情敌。

而且对方好像还没有发现这个事实,甚至还来私敲他,要跟他组西皮。

“我拒绝。”易烊千玺说。

“拒绝我你就是猪。”

“反弹。”

“反弹无效。”

两个小学生无法谈恋爱,BE。


大神我是你黑粉啊

据一位资深人士概括,中抓圈里大概有四类人。

一是紫红紫红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神,二是没大神们那么红但是也小有名气的小粉红,三是默默无闻四处飘荡的小透明,四是没事找事闲的蛋疼的黑子。

易烊千玺就被中抓圈基友安利了一部耽美剧,听了十分钟后,耳机坏了。

然后就欢快地跑去打游戏了,END。


如果我爬墙你还会爱我吗

王俊凯打开了论坛首页,果不其然,他的粉丝又给他建起了一座新的CP楼。

他关掉了页面,全文完。


年下

“教官。”

女孩子们觉着这画面太美,好看的人和好看的人站一块就是风景,太阳不用晒,鼻血都要流出来。

易教官放下手中筷子,抬起头:“怎么了?”

男孩子生得白,在日光下随时要化掉,易教官往树荫里挪了挪,招招手:“你过来点说。”

皮肤白,脸红就特别明显。男孩子跟着过去几分,垂着长长的眼睫毛,耳根红得像吃了十罐老干妈:“这是我们重庆特产的辣椒酱,你要不要试一下,味道特别好。”

“我不要。”

BE。


Playboy

在大排档里喝下第三杯啤酒时,杯口被一只手挡住了。

千智赫懒洋洋抬眸,Karry精致的脸在灯光下带着柔和的线条。

“别喝了。”

千智赫笑了,醉醺醺抛出一句:“怕我酒后乱性,上了你?”

Karry也笑,弯下腰把脸凑到他面前,不到半公分的距离。

“怕你太浪,勾得我忍不住。”

千智赫把啤酒瓶往地上一摔,清脆的声音,四分五裂的碎片。

“为什么每次我都是受!我不干了!”

BE。


饲狼

打工了一天回家看到饥肠辘辘的王俊凯抱着腿坐在沙发上可怜巴巴地望着他,易烊千玺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怎么他给忘了,王源出国苦心研读,把自家弟弟托付给他了。

“你,吃叉烧吗?”那是易烊千玺给自己打包的晚餐。“不过,在路上吹了这么久风,可能都冷了……”

小孩儿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眨巴几下,说:“我不吃冷的东西。”

“不吃拉倒,”易烊千玺把叉烧全吃完了,让王俊凯饿了一宿。

BE。


奉喜成婚

“怎么了,机器坏掉了?”

尹柯一直知道自己的声音低沉好听,此时还刻意掺进几分温柔,不意外地看到美人的表情变得舒缓起来。

“嗯。”邬童喜欢对方笑起来的样子,嘴角两个梨涡,眉眼倏地展开,如同春雪初融,英俊刚毅的面部线条也因此变得温润而柔和。“本来还想喝咖啡。”

“想得美。”

BE。


入眼云烟

易烊千玺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王俊凯带着满身星光回来。两人的视线对上,王俊凯弯了弯桃花眼。

“你去卧室里等我。”

“你没用Hello Kitty的床单,离婚。”

BE。


得易烊烊

洗完澡出来,千玺坐在床上拆开信封。

王俊凯给的居然是VIP门票,在第三排的正中央。

明明应该兴高采烈一点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即将近距离接触偶像的喜悦,好像被一些别的模糊不清的情绪给冲淡了。

“居然不是第一排。”

易烊千玺扔掉了门票,BE。


易言难尽

易烊千玺没想到自己还会再遇到王俊凯,而且是在文艺气息满满的图书馆里。

两个人大学同班,不算特别熟,但好歹也一块打过球吃过饭,比普通的同学关系要好一些。

对方本来就高,这几年又往上拔了不少,样子倒没怎么变,就跟以前一样,白皙又漂亮。

“千玺!”王俊凯眼里的惊喜半点不假,桃花眼弯得腼腆又好看。“没想到啊,在这里遇到你。”

“我想到了。”易烊千玺拿上书。“我先走了,再见。”

BE。


生米熟饭

等好友离开后,班小松打了个电话给尹柯。

“是小松啊,”那边的嗓音一如既往得低沉且温和。“怎么了?”

班小松很想八一八尹柯婚后与邬童发生的那些事,然而想想尹柯结实的巧克力腹肌,看看自个儿的小身板,还是强行按捺住了蠢蠢欲动的好奇心。

“哦,没什么,就是……你今天有行程安排吗?没有的话,要不要一起出来吃个饭?”

“抱歉小松,今晚我要去韩国公司底下蹲点,不能去了,你们好好吃。”

B不能E,毕竟是坑。


影帝成双

歌星玩了一会手机,抬起头:“我为什么要和他搞好关系?”

经纪人被噎了一下,恨铁不成钢:“不是真要搞好关系,你装熟也可以,炒了CP人气才能上去,懂吗?”

“我不明白,也不需要明白,就让我这样到老。”

END


最佳演员

提着袋子上楼,在口袋里摸索钥匙,要开门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嗓音传来。

“王俊凯。”

维持着插锁孔的姿势一动不动地站了半分多钟,王俊凯转过头。

提着几个行李袋的易烊千玺就站在不远处,背后落了一地的月光。

“我落了充电宝,回来拿一下。拜拜。”

BE。


怦然星动

易烊千玺进了休息室,在沙发上坐下来,对一旁磕瓜子磕得正欢的经纪人道:“我决定,要换个助理。”

王源停下手,说:“贫穷限制了你的选择,换不起。”

END


初恋宅急便

王俊凯叹了口气,给J先生发送了信息。

——还是早点割断这种暧昧不清的情愫吧。

[收件人:J先生

我回来了。明天见面吧,J先生。]

这是他第一次以直接对话而非假借手机传递信息的方式来跟对方交流,却也是最后一次。

半分钟后,他收到了回信。

[发件人:J先生

明天不行,我要去韩国看演唱会。]

追星耽误恋爱,BE。


巨星真爱公式

被青年堵在狭窄的楼道时,易烊千玺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是该喊救命好,还是直接报警比较干脆。

最后他悄悄拨了110。

BE。


第二十八年冬至

王俊凯迈着长腿跟了过去,还打算继续教训一下,青年却突然笑道:“诶,你记不记得高中那会上体育课,老师话跟你一样多,叽里呱啦讲个没完,后来你太无聊,就把咱俩袖子绑一块,搞得那些女生尖叫个不停。”

“不记得了,我年纪大,健忘。”

“哦。”

BE。


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叫王俊凯,是一个有着一双令天下星辰黯然失色的桃花眼和两颗又尖又白的小虎牙以及直逼一米八的大长腿的男人。

我人生中最大的烦恼就是五官过于俊朗气质过于出众,以至于从小到大所有见到我的人除了帅气和可爱都想不到别的形容词来夸我。

曾经住我对门的那个小妹妹就因为在滑滑梯上看了我一眼从此念念不忘天天来我家以蹭饭为借口来看我,最后当她带着两百斤的体重坐上搬家的卡车的时候哭的像个泪人一样地说王俊凯你一定要记住我是因为你才变得这么胖的。

哎,长得太好看,也是一种罪过啊。

虽然我收的情书和礼物已经能够绕赤道九百二十一圈,但是我还是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怕影响学习倒不是最主要的方面,毕竟我天资聪颖智商过人就算考前什么都不看也还是勉勉强强能拿个全年级第二名。

我就是觉得我这个人这么优秀又突出,我必须得找个跟我一样优秀又突出的人才能衬得上我。

十几年下来我都没有遇到那个各方面都与我匹配的人,而我已经厌烦了这种走到哪里都被人用爱慕的眼神看着的生活。我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无趣了,难道就不能有一个人用特别一点的目光来看我?

当我在新学期的第一天叼着棒棒糖戴着耳机双手插在裤袋里玉树临风地走进教室时,我的同桌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跟我说听说新来的男学生长得非常好看,几乎可以超越我了。

我立刻转学了。

BE。


两个直男凑在一起会有前途吗

南丑吐槽君你好。

内心真的很迷茫,所以想来听听大家的建议。

本人男,坐标首都,身高178+,校草,十六年单身。

疑问如题。

答:没有,散了吧。

BE。


快反应与慢半拍

机会难得,王俊凯在千玺关上门后开始唧唧喳喳碎碎念,最后就变成了抱着千玺反复说我喜欢你啊我喜欢你啊。

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啊你不答应跟我在一起我就不冲凉啊。

千玺没有推开他,只是很淡定地说,那你别冲啊。

处女座不冲凉会死,这日子没法过了,BE。


当我们谈论Homie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王俊凯的校园网太慢,没刷出易烊千玺的微博。

网速限制了情感的交流,BE。


见好不收

“也对。”邬童脸上猫纹浅浅,自言自语一般道:“毕竟捕手是投手的老婆,戴绿帽可不太好......”

“不要,我要当攻。”

“不可能。”

“那就分手吧。”

BE。


守到情来

被这么毫不客气地怼了一记,尹柯也还是笑得很温和。

“需要我送你回到你们学校吗?”

“不需要,”邬童拿出手机,“我可以打车。”

BE。



易老师刚洗完澡就听见有人敲门,以为工作人员来说事情,浴袍一裹头发滴着水按下门把,王美人含羞带怯站外边,表情实打实的诚恳:千玺,王源在床上吃薯片,我洁癖,很难受。

易烊千玺当机立断从钱包里拿出信用卡:再去开一间房吧,明天记得还我房费。

BE。


太子才是真绝色

不管太子爷的威严和颜值是否有所变动,他和千金大小姐的感情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确实是日益深厚了。

深厚到了最高级别,终于量变促成质变,成为了忠贞不渝的爱情。

小弟们喜大普奔,纷纷为两人送上祝福。

然而新婚之夜,大小姐却不愿意和太子爷一起洗澡。

“不能一起洗澡的爱情只是一盘沙,风都不用吹,走两步就散了。”太子爷说。“离婚吧。”

BE。


我怀念的

立冬来临后气温降得很显著。原来还只是含蓄收敛的冷,现在寒风呼呼地往人的衣领里灌,刮得人皮肤生疼。

比这更让邬童觉得冷的,是尹柯脸上那副看不出喜怒的表情。

“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尹柯拉过刘艳芬:“其实这是我女装时候的样子。”

“滚。”

BE。


舞王再临

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响起了窃窃私语声,接着动静越来越大,到最后女生们的尖叫几乎要掀翻场馆。

有一瞬间,易烊千玺差点以为自己是穿越回了几年前,还在被无数人环绕追捧的时候,但也很快就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就朝着尖叫最热烈的地方望过去。

毫无疑问,那人是一个明星,虽然没有挂着写有我是明星的牌子,但那张俊美得无可挑剔的面容足以说明一切,外加上强大而不容忽视的气场,还有场馆内的女孩子们集中的目光,大概还是个人气正旺的巨星。

他果然离开这圈子太久了,连如此受欢迎的新兴偶像都叫不出名字了。

年轻的青年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下身搭着破洞牛仔,白皙的脖颈上系了条黑色的领带,头发挑染成常人极难驾驭的浅蓝色,就那样面无表情地在所有人的炽热目光中走上台,向易烊千玺伸出手。

手中拿着一瓶矿泉水。

易烊千玺兀自在茫然,背朝着大众的青年就垂下纤细浓密的眼睫毛,像是有点紧张的模样,轻声说:“赞助商给的,记得把商标对准镜头。”

这个也不E了,坑还是要填的。


其实主要就是想让大家感受一下尬刀是多么令人智熄。看我真诚的眼睛。


评论

热度(1818)

  1. 荔荔荔念.阅读者408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