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风情万种

432天:

总目录


摸了段德国骨科。


BGM:Nothing to Lose


I'm steady making these moves

I got nothing nothing nothing to lose


“那为什么他姓李你姓宋?”

这是最多人在听到宋云哲回答“他是我亲哥”后的第一个问题。通常宋云哲会笑着说“可能他是捡来的吧”,但今天他没有回答。

李想坐在座位上做题目,眉眼裹着一层漂亮和冷漠,像包着酸梅的厚重糖浆。没有人敢去含化晶莹的外壳,怕在那之前舌头已经被冻僵了。

以往宋云哲总会走过去,在所有人的瞠目结舌里调笑他家哥哥几句。现在宋云哲沉默地坐着,手里拿着屏幕巨大的智能机,看韩国明星组合的刀群舞。

他们昨晚吵架了。


李想长得比宋云哲更艳丽,他是全然绽开来的玫瑰,可他性子很内敛,内敛得让宋云哲时常觉得无趣。

宋云哲自己有一副英俊正直的面孔,皮囊底下藏着无伤大雅的恶趣味和顽劣。这样一来,李想常常对他的种种言行看不过眼,站在兄长的立场就要教训。

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不要戴着耳机睡觉,挑食会影响长身体,长辈在场时少翘二郎腿,裤子破洞那么大是想冻死吗。


宋云哲射手座,他哥那张脸从小到大观摩着也没腻,只不过每次观赏总有背景音,这就点燃了他体内的叛逆因子。

“你管我呢?”他笑着说,唇边梨涡清浅,天真又无辜的样子。“妈在时都不会管我那么多,你管得着吗?”

李想的脾气配得上长相,只他不轻易发火。冷风从窗户里灌进来,李想摔门的声音终结了这阵沉默。


他们从小到大吵过很多次。母亲逝世,父亲忙于公事,家里帮忙的保姆和钟点工们诚惶诚恐,没有人敢开口规劝。

通常是宋云哲先露出示好的一面。他不服软,但他会勾起一边的唇,对着李想笑,然后清晰地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了小半个头的美貌少年从全副武装到卸下盔甲的整个过程。

李想太好揉捏揣度了。看着锋利精明,实际上不过是白白软软的面团,宋云哲轻而易举就能把这个老师同学心目中的资优生玩弄得晕头转向。


这次的冷战持续得久,因为触到了宋云哲的逆鳞。

“你一个还没成年的男孩子,懂什么是恋爱吗?”李想发火时脸蛋都是艺术品,桃花眼微微眯起,怒意从瞳眸中淌出,烧灼得宋云哲浑身发烫。

宋云哲和李想有着极其微小的年龄差,具体是零点三秒还是零点五秒恐怕只有当年帮忙接生的护士才知晓。

这种细节原本无可厚非,操蛋的原因在于李想才是大一点的那个。宋云哲每每想真正反抗,记起那个人是他哥,就先软了三分。


他们是孪生双胞胎,戴上口罩帽子时眉眼就是一个人。

尽管如此,性格却如此天南地北。

宋云哲真的生气了,他不认为李想有资格管到这种地步,又不见对方在别的方面同样上心——上高中后李想对宋云哲的管束就开始少了,只要事不涉法,由得宋云哲胡天胡地,甚至默许他在背上纹了一个图案繁复的纹身。

纹身都不管了,恋爱又插什么手。


李想在周五下午值完日后看到宋云哲书包还在座位上,人却不见踪影。他把手洗干净了,四处去找人,最后在楼梯间碰见了他的孪生弟弟。

宋云哲面对着他,挑衅般挑了挑眉,修长的手指在女生柔顺的长发间滑动,把头凑近女孩子低笑着说了句什么,在李想的角度看几乎是个接吻的模样。

尚未成型的理智在那一瞬间灰飞烟灭。李想走过去,以大得惊人的力道把宋云哲拽回教室,书包扔到少年怀里,大踏步向前走。

宋云哲跟着他下了楼梯,过了马路,上了公交,在李想开门的那一刻开口问:“你有没有想过,要干涉我和别的女生的来往,你得是我的什么人,李想?”


他喊的是李想,而不是哥。这个稍显疏离和新鲜的称呼吸引了李想的全部注意力,分不出心神去思考宋云哲的问题。

家里没有别人,宋云哲微仰着头看着李想,笑道:“我只允许我的男朋友亲我。”

莫名其妙,李想皱了皱眉,转头看着梨涡清浅的孪生弟弟。

他才不要做出什么有违伦理道德的事情,他只是站在兄长的立场去管束自己胡闹得过了头的弟弟,这很正常,每个哥哥都会这样。


宋云哲一动不动地望着他,唇边笑容不敛,手指却攀上他的脖颈。“你不想看看我的纹身吗?”

温热的吐息零星地落在他的耳畔。

李想听见一声细小而微弱的,像是有什么断裂了的动静。

他最终不得不低下头去,堵住某人吐不出好话的嘴。


两个人花了很长时间才走到浴室里,宋云哲单薄的白衬衫被李想掀了起来,少年饱满的胸肌和精瘦的腰腹一览无遗地展现在他的眼前。

他把人转过去背朝他,看清楚那是个蝴蝶样式的纹身,组成图案的是无数对密密麻麻的大写字母。

LXSYZ。

李想加大了手上的力道,摩挲着孪生弟弟紧实细腻的肌肤,少年英气的五官在镜中覆上一层撩人的媚意,惊心动魄的风情万种。


评论

热度(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