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生米熟饭 13

432天:




前文戳tag自助。




同性婚姻合法背景,傲娇美人总裁攻×温润腹黑演员受,1V1,HE。




码文时听的




------




“邬童,我真是搞不懂你在想什么。”一旁的班小松终于开口了,只是声音冷极,全然不复以往的阳光。“该帮尹柯的时候,你跑到哪里去了?”




“我……”一贯心高气傲的邬童难得语塞。“我是想去找尹柯的,只是……”




他没法把自己将别人错当成尹柯的事实说出口,感觉那像是在尹柯的伤疤上继续撒盐。




“最该出现的时候不见人影,事后才摆出这种后悔莫及的模样,有什么用?”






放在平时,这哪里像班小松会说出的话。邬童一时竟然也找不到可回击的立场。




“尹柯。”他只能把希望转回到对方身上:“你跟我回家好不好?我们好好商量……”




尹柯既没有出声反抗,也没有应答。这沉默使得邬童心里更加苦闷。




“尹柯?”






班小松上前几步,以大得惊人的力道把两人分开,随后将邬童推向门外。




“适可而止吧。”




他的声音冰冰凉凉,没了对损友的嬉皮笑脸,邬童自己也觉得理亏,就着那个力道被推到了走廊上。




门关上之前,他从缝隙里看到尹柯低垂的脸,看不清脸上是什么表情,只觉得对方看上去格外疲惫且伤心。






他们这一纸铺就的婚姻,到底是太过脆弱。




且造就这样的后果的人就是他自己。




如果他对尹柯再温柔一点,如果他再早些发现对方的真心,如果他能够第一时间分辨出宋云哲和尹柯,如果他……




但是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如果。他的后悔不过是迟钝且无意义的杯水车薪。






“尹柯。”屋内班小松把好友安顿好,说:“我公司有事要办,得先离开一会。你好好照顾自己。”




尹柯点点头,捧着杯子坐在沙发上,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




而后杯子便从他手中滑落到地上,溅起的开水烫得他手背即刻起了几个明显的红点,他却像没感觉到一样,只是看着地上的碎片发呆。




他真的以为他和邬童能够走很久。






即使昧着良心,即使隐隐愧疚,他也从来没有动摇过犹豫过,一直在引着邬童往他希望的那条道路上走,甚至不惜将自己的安危作为筹码。




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他都像是疯了。




而现在他不仅疯了,还赌输了。  




他看到班小松放在电视柜上的,他们年少时期的球队合照。他站在队伍的最左端,而邬童站在最右端。




这多像对他们会有的结局的暗示。






尹柯缓慢地把玻璃碎片收拾好,靠在沙发上听着窗外的雨声,慢慢就有了困意。




出现在梦境里的容貌俊美的青年,一手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孩,微微弯着桃花眼向他凑过来,像是要说些什么。




而他只是站定在那,看着对方的笑容逐渐淡去,再看着对方整个身影消散在空气里。




他如今已经能够如此清醒地意识到自己什么时候处于梦境,意识到这幻象与现实的遥遥差距,意识到他再也不会有那样美满的家庭,意识到他本就与幸福相隔甚远。






班小松做完事回到公寓,在楼梯间又遇到折返回来的邬童,气得都笑了起来。




“怎么,情深深雨蒙蒙不演完一百集不罢休么?”




邬童沉默不语,跟着他走上楼梯,等待他打开家门。




班小松懒得理他,拿出钥匙自顾自开门,转了一会却打不开门,猛地瞪大了眼睛。






“尹柯!”




门被两个成年男人合力撞开,邬童慌忙走向屋内,喊着尹柯的名字,却始终没有得到应答。




“你把他藏到哪去了?!”




被揪着衣领的班小松同样暴怒:“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






房间内传出一点微小的动静,两人对视一眼,邬童首先开了口:“尹柯?”




不好的预感猛烈地涌来,这次不用班小松合力,邬童自己将门撞开,在床上的尹柯惊愕地朝他望过来,一只手下意识地往身后藏去。




邬童将对方的手拽过来,把尹柯收紧的手指一根根用力掰开,白色的药瓶从对方手中滚落,无数的药片随之洒落在地毯上。




“你疯了……”






邬童的手指都在颤抖,尹柯却好像没事人一样,甚至还平静地笑了笑,看得邬童心脏紧缩。




跟着进来的班小松被邬童推了出去,一句“你别多管闲事”几乎是从邬童的齿缝里挤出来的,将门反锁后他把椅子堆在门边,确保班小松短时间内无法闯进来。




“你想死是吧?”他看着床上默不作声的尹柯,忽然也冷静了下来,在对方没有感情的目光中微微勾起嘴角:“那我就陪你一块下地狱好了。”




“邬童!”班小松在外面吼得嗓音都沙哑了。“你别跟着发疯好不好!尹柯他以前得过抑郁症,你别逼他!”






那怒意强烈的三个字一迸出来,邬童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震惊地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尹柯。




“不可能……你怎么会……”




对方像是彻底放弃抵抗和希望一样,死气沉沉地闭着眼睛,不再说话,也不再挣扎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






尹柯终于睁开眼看他。




“告诉你?”对方像在问他,又像只是在自言自语。“告诉你……又有什么用呢?”




邬童俊美的脸一瞬间就扭曲了,手上的动作加大了力道,不受控制地撕扯着尹柯的衣服,直到对方的眼泪落在他的手背上。




带着像是要灼伤肌肤般的滚烫热量。






邬童再次止住了动作,反复深呼吸着冷静下来,把身下的人抱得紧紧的,嗓音沙哑地从喉咙里溢出来。




“是我不好……”




任何道歉的话语都显得太过苍白无力,他只能来回强调着最想传达的内容。




“是我不好。”






“我一直在等你……”




尹柯镇定的嗓音终究捎上了哭腔,邬童心头刺痛,听着对方说:“邬童,我从很久之前,就一直在等你……”




“我以为你总会来的……”




“但最后还是没能等到你……”






尘封的记忆倏然掀开,邬童记起那个戴着笨重的黑框的男孩子,笑容在他看来有些傻气,唇边的梨涡却意外得甜美。




“你明天会来吗?”




那时他正处于最叛逆的年纪,一心只想着如何跟父亲作对,尹柯不过是一颗棋子,一个工具,既然有利用价值,他当然不会错过。




“嗯。”






相当敷衍地丢出一个单音节,他说服自己这就是为了故意让人拍到,好激怒父亲,心里却奇异地烦乱起来,不知道是由于什么缘故。




别人看来他们亲密无间,而真正了解他们的人则觉得他们水火不容,实际上他自己都无法判断他和尹柯之间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关系,因为他也在这局里。




告诉自己只要让父亲派来的人拍到他和尹柯亲密谈话的样子就好了,脑海里对方的面容却始终挥之不去,自欺欺人的感觉鲜明得令人恼怒。




利用完就可以毫不留恋地斩断并抛弃了。反正他向来都是,或者说被当做是这么冷血的人。






看着尹柯被一群人在学校旁的小巷里围住进行殴打,他也没像前几次一样上前阻止,仅仅是远远地看着,等看到尹柯发着抖在地上蜷成一团时,心口却剧烈地痛了起来。




他到底是做不到无动于衷。




刚准备走过去救出尹柯,脑后突然传来激烈的剧痛,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手就被人从身后反扣了起来,意识也逐渐变得模糊。




再醒来时是在病床上,隐约感觉自己似乎忘了些什么,又实在是想不起来,只能作罢。






尽管记忆出现了断层,潜意识里邬童对动心这件事却产生了本能的恐惧。只要动心了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无论是他自己还是被他喜欢上的人都无法幸免于难。




所以他下定决心,再也不会喜欢上任何人。爱情这种东西又不是每个人都需要的,他又何苦要将自己逼到悬崖边缘。




和尹柯的联姻纯粹是出于商业需要,毕竟和一个名声人气都相当优异的人结为伴侣不会给他和邬氏企业带来半分的负面影响。




而没想到在约定好了要离婚的最后一个月里,他又无可遏制地对尹柯动了心。






之后发生的种种也正印证了他一贯的猜测,只要他喜欢上一个人,就会陷入坏事连连噩运不断的漩涡。




尽管如此,他也不想放手。




踌躇是有的,不安也是有的,什么负面的偏激的情绪和想法都有过了,就是没想过再次放手。




因为他模糊记得他在年轻的时候,辜负过一个自己非常在乎的人。






“对不起。”




邬童温柔地吻掉尹柯脸上的泪水,心里酸涩难当。




和对方十指相扣着对视了一会,他弯了弯桃花眼,试图保持着镇定说完,视线却也逐渐模糊了起来。




“我来晚了,让你久等了。”




TBC



评论

热度(2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