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春风来

432天:

在王俊凯意识过来之前,他就已经在看易烊千玺了。




这像是一种条件反射,一种生物都会遵循的本能,但他也可能早有计划,目标人物易烊千玺,时长不限,注视开始,请勿分散注意力。




化妆师半无语半好笑地把他的脑袋掰正,粉底刷以不轻不重的力道从他的皮肤上掠过,羽毛一般带来并非不可忍耐的瘙痒。他暂时性地放弃了抵抗,余光仍在易烊千玺的周遭循环徘徊,好奇那人现在究竟在做什么,笑的弧度有多大,是高兴还是嘚瑟,脖颈上因转呼啦圈而留下的红痕褪去多少。




其实早在工作人员一声下令之时,王俊凯就猜到了易烊千玺要闭眼。而后转头看到的景象也确实印证了他的猜想,他几乎绷不住笑,为易烊千玺安然淡定的狡猾。




但他什么都没说,像是要较真一样睁大眼询问另两人是否不清楚规则,他知道易烊千玺要内疚,要向着不正规的评审团索要下一次游戏机会,因为对方向来都是那样的,会使坏,很小范围的不出乎意料的坏,却又随即凭着天生的正义感替吃亏者抱不平,自相矛盾又顺理成章地给出弥补。




他陷于亦安于这种被人保护着的错觉,沉溺得不可自拔。




袋子拿来之际,他一眼便看清里头夹子的个数与颜色,心里敞亮地将布袋递给王源,待得队友抉择完毕才拿给老幺,假作不经意地把自己的手也放了进去,指尖触到易烊千玺光滑而紧绷的手背,嘴角险些又要控制不住往上扬,轻咳了一声假作无事发生过,视线滑到老幺逐渐通红的耳根上,心情变得明亮起来。




妆容终于弄好了,王俊凯站起身,听到易烊千玺和胖虎一行人在笑闹,是要高音挑战,对方试探着唱了一句,说:“我唱不上去。”




王俊凯差点又要笑出声,他不明白一个人怎么可以同时兼具蔫儿坏与老实巴交想让人欺负的气息。不过因为那是易烊千玺,他一点儿戏谑的念头都没有,作了个加油的手势,说:“你可以的。”易烊千玺就继续唱了,王俊凯觉得很好听。




轮到王源进行挑战了,易烊千玺和他并排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不知道是看到什么有趣的,老幺唤了他一声:“小凯。”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带给他一种模糊而莫名的渴望,希望全世界都喊他王俊凯就好了,只把专属的昵称留给易烊千玺一个人,想着便被自己突如其来的任性逗笑,易烊千玺不明所以地跟着露出茫然的笑容,浅浅的梨涡盛着新鲜的日光,含蓄克制又收敛不住的好看,那股好看足以使王俊凯的心跳漏个十几拍,回过神时老幺已经把手机屏幕放到他面前。




是一段寻常的搞笑视频,王俊凯认真看完了,给面子地全程露虎牙,易烊千玺就心满意足地结束这次快乐的分享。唱完歌的王源斜眼瞄着他们俩,脸上写着“啧啧啧没眼看”,王俊凯就搂着老幺的肩膀起身走了过去,让王源巴不得自戳双目一向是他无伤大雅的日常恶趣味。




短暂的聚合后是长久而难捱的离散,王俊凯结束了画报的拍摄,轻声回答着无甚新意的访谈,偶尔挠挠后脑勺,更多的时候是把双手规矩地放在膝盖上,就像和易烊千玺并肩而坐时的乖巧模样。




回到公寓里冲完凉,他打开手机,和易烊千玺进行每日的惯例视频通话,那端的老幺刚参加完公益活动,着装相当正式,剪裁得体的西装勾勒出少年人独有的修长身形,精心打理的短发衬得原本就英气的面容越发俊逸,王俊凯看得连眼睛都忘了眨,直到易烊千玺忍不住地轻笑出声。




“你在进行不眨眼挑战么傻子。”




没有外人的时候,两人的长幼顺序总像被倒置一般,王俊凯弯着桃花眼笑了笑,以微微撒娇的语气说:“我好想你。”




他很清楚自己的外貌优越到何种程度,也丝毫不以为意地利用着天生的长处带来的便利,果然易烊千玺立刻就红了耳根,磕磕巴巴道:“我我我我也想你。”




那是害羞而非说谎引发的结巴,王俊凯又笑了笑,说:“好想现在就坐飞机过去看你呀千玺。”




易烊千玺抿了抿唇,好似真的要把这听上去就极其荒谬的提议列入可行性考虑列表里,片刻之后才道:“还是不要了......那样,你会很累。”




王俊凯说不出话了,他的傻小子总能这样不自知地给出一记记甜蜜暴击,一天的忙碌带来的疲惫霎时间烟消云散,这坦诚的浪漫剥下了他的盔甲和外壳,但易烊千玺并没有把剑趁机刺入他的软肋里,垂下的眼睫根根分明地落在他的心尖,犹豫了一会,说:“等到王源儿生日会那天,我们就能见面了,我买了礼物给你......你等我。”




秋雨叮叮咚咚地敲打着窗户,王俊凯在玻璃上呵了一口气,于那未散尽的白雾中写字给易烊千玺看,并不算好的拍摄技术使得对焦有点模糊,可易烊千玺依旧看清了那两行歪歪扭扭的字迹,像融化的雪水一样没进他的发根和领口里,冰凉又张狂,但又捎着安静的,软绵绵的,湿漉漉的柔软。




王俊凯写,好,等你,我会等你。






*题目取自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评论

热度(1973)

  1. TREASURE.逢场作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