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言归于好

432天:

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新速打。


7000+,久别重逢,破镜重圆,套路都是俗的。




“你笑什么啊?”王源把毛肚涮好了放碗里,没等到易烊千玺回答,又拿筷子敲着碗问了一遍:“你看着手机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说来听听。”


其实就是一个明星公开恋情的微博,底下全是段子看得易烊千玺乐了,好在王源笑点同样很低,给面子地盒盒盒一阵后,说:“下午的聚会王俊凯也来,你知道吗?”


易烊千玺原本还在乐,他有一张英俊如同画报模特的面孔,笑的时候唇边漾开两个梨涡,非常好看,可那梨涡在听到王源口中的名字后就渐渐淡了,最后易烊千玺恢复了人前一贯的面无表情。


王源心道这名字还是个情绪开关呢,一提,唰,高兴和快乐都收回去了,像被突然拧紧的水闸。他活得一向伶俐通透,见好就收,把话题不着痕迹地引到别的地方,直到易烊千玺重新露出笑容。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关系,说简单不简单,说复杂吧,也没多复杂。易烊千玺刚转学来那会,王俊凯并不怎么待见他,因为以往形影不离的兄弟伙王源喜新厌旧,天天拽着易烊千玺去吃烤肠,把王俊凯孤零零晾在一边,这事搁谁谁都难高兴。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吧,王俊凯自个儿也开始黏上易烊千玺了。女生们口中的冰山小王子其实可有趣了,不接触不知道,一接触就跟染上烟瘾似的,戒不掉。


再后来,王俊凯酒精上脑一表白,两人就顺理成章在一块了。


校内很多人都知道,但心照不宣地替他俩守着秘密,特别是女孩子们,不仅没有因为一下损失俩最佳男友人选而灰心丧气,相反还挺乐见其成,只要他俩站一块,对面的一排女生眼睛都发出亮光,宛如羊见草,狼见肉,奥特曼见小怪兽。




按理说没有第三者的阻碍,也没有任何的舆论压力和嘲讽,这两人就该黏黏糊糊的,把恩爱一路秀到大学。可偏偏易烊千玺在回学校拿高中毕业证那天,不小心听到了几个女生的谈话。


“就真心话大冒险啊,王俊凯不是喝醉了嘛,大家又起哄激他,这下可好,逮着手机就拨了一个号,大家在旁边听,嗬,居然打给了易烊千玺。”


“不是吧,我一直以为他俩是两情相悦自然而然顺理成章……还有这么一出乌龙?”


“等等,这也不对啊,那王俊凯酒醒了怎么也没和易烊千玺解释清楚吗,就这样稀里糊涂在一起了?”


“哎,谁知道啊,说不定是觉得好玩,青春期男生嘛,你懂的。”


“啊……好幻灭啊!我之前还跟闺蜜说他俩简直是神仙眷侣呢,真是的,这也太驴了。”




易烊千玺安安静静地站在楼梯拐角处,没有冲上前大吼大叫地质问那群人,也没有红了眼眶躲起来掉眼泪。


他一个大老爷们,遇到这种事也不好像小女生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等女生都走了,就拿着毕业证和成绩单下楼梯,正好碰到上来的王俊凯。


“千玺。”


王俊凯有着一副亿万里挑一的好皮囊,唇红齿白,一双桃花眼看电线杆都含情。原来讲话还有些重庆味的,经过易烊千玺长时间的影响和熏陶,硬把一口普通话讲得字正腔圆,喊人名字的时候尾音还微微上挑,配着那双眼睛真是要教人溺毙于温柔春水。


易烊千玺就溺毙过很多次,但这次不了。他看着王俊凯,看着对方那张挑不出毛病的漂亮脸蛋。


“我们散了吧,王俊凯。”




时隔太久,易烊千玺已经想不起那时候王俊凯是什么反应,脸上又有什么表情。他就记得他一路浑浑噩噩走到车站,坐上公交,把整座城市的绿化带视察了个遍,在终点站跟着所剩无几的乘客下了车,路旁的野花被高温烤得蔫蔫的,他看着那花感觉看到他自己。


女生失恋,不吃不喝,以泪洗面,度日如年。男生失恋就略过前两条,易烊千玺天天该吃吃该喝喝,一点没亏待自个儿,可不知怎么的,还是瘦了许多。


他讨厌那样的,因为另一个人而脸颊瘦削的自己。更何况那个人又不是什么好人,那个人游刃有余地耍了他一把,夺走了他的初恋和初吻,一点补偿和悔意都没有,就这么干净利落地和他分道扬镳了。


虽然,说出要断的话的人是他,但王俊凯要真喜欢他,多少也会象征性地挽留一下,再不济就来个最后的拥抱什么的,然而对方都没有。




“那个,”王源察言观色地看着他,“虽然不想打断你怀念往昔,不过我们再不出发就要迟到了。”


最后一个红油抄手落了肚,易烊千玺擦着嘴说:“你去吧,就说我临时有事,下回再约。”


他拿起手机就要往外走,王源拽住他的胳膊:“弟弟,我得说几句你不爱听的。”


易烊千玺静静听着,王源说:“你这么逃避,不正好让王俊凯觉得你还很在意他,把他当一回事吗?按我说,咱俩去到那,谁都别理他,让他自己尴尬去。”


王源的话,易烊千玺总是找不到可反驳的点。习惯了王渔网的语死早和漏洞百出,再对着一个天衣无缝密不透风的铁瓮,他就只有乖乖坐进去的份了。




聚会是在一间很大的豪华酒吧里举行的,易烊千玺跟王源刚要踏进去,前者忽然刹住了脚,搞得后者险些撞到他背上。


“别怂啊弟弟,”王源拍拍易烊千玺的肩,接着胳膊就被对方以一个相当亲密的姿势挽住了:“?”


“借我用用。”易烊千玺言简意赅。“我相信你的演技,源儿哥。”


这称呼易烊千玺不轻易用,一旦用了王源就没法说出半个“不”字。两人在老同学的起哄声中相亲相爱走到吧台旁边,王源用杏眼扫视了一圈,压低声音问易烊千玺:“他人呢?”


易烊千玺耸耸肩,下一秒拿起一颗花生剥开壳就往王源嘴里塞,毫无防备的王源简直要噎死,紧接着熟悉的嗓音就在两人耳畔响了起来。


“好久不见。”




王源其实有点怵,王俊凯既是他的好哥们,也是社团里他的上级干部。那种迷之敬畏维持了太长的岁月,以至于他立刻就忘却了刚刚“谁都别理他”的豪言壮语,抬起手露出一个礼貌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Hello,好久不见。”


反观易烊千玺,相当淡定地剥了一颗又一颗的花生,视线连一秒都懒得往王俊凯那瞟,一心一意,只为花生。


王俊凯俊美如初的面容上依旧挂着无可挑剔的微笑,看了看两人挽得紧紧的胳膊。


“你们这是……”


“我渴了,”易烊千玺终于抬起眼,却不是对王俊凯说话。“走,去拿饮料。”




直到感觉到背后那阵灼热得可怕的视线消失,王源才猛地松了口气:“弟弟,你说我会不会被王俊凯给弄死啊?”


易烊千玺喝着可乐,超长反射弧完全没get到点:“弄死你干什么?”


王源摆摆手,一口气喝了五杯可乐压惊,喝完就往洗手间跑了,易烊千玺继续磕摆在面前的瓜子。


一道阴影缓慢地覆上来,易烊千玺岿然不动,还是王俊凯先沉不住气,问:“易烊千玺,你什么意思?”


自高中那会两人确定了关系,王俊凯就再没喊过易烊千玺全名。时隔数年再听一遍,感觉还是挺新鲜的。




易烊千玺嚼巴着瓜子和那股新鲜劲儿,诚恳地茫然道:“什么什么意思?”


“当初莫名其妙要断的人是你,”王俊凯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坐在沙发上的他,桃花眼里多了几分暗沉的意味。“现在莫名其妙摆脸色的人也是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啊?”易烊千玺奇道:“我没想怎样啊,我摆脸色了吗,是……”


他话没能说完,王俊凯直接俯下身来堵住了他的嘴,酒吧瞬间安静下来,过了好一会才有一个清亮的嗓音冷冷响起:“王俊凯,差不多得了啊,兄弟一场,别逼我揍你。”


周围的吃瓜群众目瞪口呆,这就是传说中的修罗场吗?


带感,刺激,什么时候还能再体验一把就更好了,看戏永远都是有趣的,不花钱,也不费心。




王源跟着易烊千玺出了酒吧,拿着从果盘旁边顺到的一罐柠檬茶当话筒采访易先生:“被强吻的感觉如何?”


热心市民易先生揪起他的领子:“要不要试试?”王源哎呀哎呀地求饶叫唤,易烊千玺把人松开,抬手拦下的士,王源嬉笑着滚到后座上,弯着杏眼对易烊千玺纯良而讨好地笑:“这次是你源儿哥不好,不该拉你来见他,给你道个歉。”


易烊千玺真没生气,他说:“没事。”王源不死心唧唧喳喳在耳边聒噪,易烊千玺说你再吵我就把你扔出去了,王源这才坐端正给大家一个耳根清净。


先到王源公寓底下,易烊千玺看着他的好哥们下了车,欲言又止好一会,最后说:“车钱我微信红包发你。”他嗯了一声,从倒后镜里看着王源逐渐远去的身影,知道王源在担心他,不知道怎么消除这担心,因为他都自顾不暇了。




出租车里冷气开得刚好,车外树木晃悠而过,易烊千玺在这昏昏欲睡里想着他的少年时代,他的高中时期,他灿烂的精彩的回不去的青春,他掏心掏肺谈的第一场恋爱。


那时他要练字,王俊凯拉他去打篮球,他拗不过就跟着去到操场上,周围的女生视线全部集中过来,王俊凯毫无察觉,顾着传球给他让他投篮,易烊千玺抬手就是一个漂亮的三分,日光把弧形的抛物线和翠绿的灌木渲染得格外美丽,但有人比这一切都还要更美丽,就那样不自知地明亮地笑着看着他,大声说:“千玺,你真厉害!”


太美好了,美好得让他觉得不真实。时光也证明了那确实不是真实,那只是真心话大冒险。


拿他的真心来大冒险。


易烊千玺不怪王俊凯,谁没几分年少轻狂,谁的青春不爱玩。他就是,没法坦然地面对,面对一个早就掏空了的糖果罐,装模作样从里面拿出不存在的糖果来。




王俊凯打电话来,易烊千玺全给挂了。他没打算问对方怎么要到他新的电话号码,他也没关机。他不知道拿什么态度来面对王俊凯,但王源说得对,无视都好过逃避,逃避和在意是同个母亲生的异卵双胞胎,那个母亲可能叫无名氏,也可能叫喜欢。


喜欢,易烊千玺盘着核桃,像个入定的老僧一样,思考什么叫喜欢。他后来的生活很清淡,可并没有看破红尘,他有放不下的人,只是归不到喜欢那一类了,真要说,他觉得王俊凯算是他的心结,麻绳紧紧拴在他脖子上,两端被王俊凯拽着,轻轻一动就有够他疼,偏偏王俊凯还动个没完,而他又下不了狠手给对方一耳光,他没法想象王俊凯的漂亮脸蛋上多出五条蚯蚓样的红印,那不仅伤到王俊凯,还会辣他眼睛。




易烊千玺很坦荡的,他最初会注意到王俊凯就是因为那张皮囊,那张满大街逛一圈都未必找得出的妖精一样美艳的皮囊,他甚至因为这个想过王俊凯该不会是个猫精,而当他被血气方刚的少年压在身下时他就确定了,是个猫精,吸他气血的那种,头一回做完,易烊千玺没掉半条命。


之后再做,王俊凯掌握了充分的技巧,每每能把易烊千玺欺负到哭,他一边羞耻地忍住眼泪一边在心里发誓下次就轮到他,但总归只是个梦想,王俊凯一亲他他灵魂就出窍了,等回过神来早就被王俊凯脱下了裤子为所欲为。


这些早都过去的事情,他记得很清楚。生活不是电视剧,他没被雷劈,没患莫名其妙的病症,脑子里装的记忆汹涌如潮水,一滴没漏出来,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无声息地变成浩荡的水汽,在漆黑的房间里漫过他的眉眼口鼻,干扰着他的心跳和呼吸。




王俊凯还是在火锅店抓到了易烊千玺,坐在易烊千玺对面的王源高举双手表示自己是清白的,是无辜的,绝对没有跟一个兄弟伙出卖另一个兄弟伙。王俊凯挥挥手示意无关人士滚蛋,王源夹了最后一块猪肚滚上出租车,他没高中那会那么敬畏王俊凯了,只是有些事总要交给易烊千玺自己去面对。


易烊千玺涮着精品肥牛,王俊凯在他旁边坐下,开门见山道:“你还喜欢我。”还不够,还要列举条条证据:“你明知道我也要去那个聚会,你还是去了;你看我表情就知道我要亲你,你也没躲开;”他喝了口茶,继续说:“还有,你明明可以拉黑我的电话号码的,可你没有。”


几块牛肉蘸着老干妈进嘴里,易烊千玺被辣得直吸气,他漫不经心地喝了口茶,好似旁边吸引了整个餐厅视线的大美人是团空气,并且是团调成了静音模式的空气。


等吃完了要走,王俊凯拦着他,易烊千玺说:“那您买单吧。”王俊凯去前台结账,易烊千玺健步如飞出了餐厅,等王俊凯回头,人影都看不到了。




易烊千玺在便利店里买了瓶汽水,喘着气坐在高脚凳上灌了半瓶。舌头和心口一样麻辣辣的,他终究还是像个懦弱的逃兵一样溜了,没有把心不在焉的假象维持下去。他不明白王俊凯今天来火锅店逮他的目的,戳他痛处羞辱一番,难道就显得比较分手快乐了?处女座真是难懂。


不错,任凭他再怎么若无其事自欺欺人,他还是喜欢王俊凯。那所以呢?王俊凯又要玩一场大冒险,当众亲他把他的真心和自尊血淋淋地掏出来扔到地上踩?


王源到底还是担心他,几条微信讯息连着过来,手机要被震到没电。易烊千玺简洁地安抚了一下不安地抖动着绒毛的兔子,想着以后要怎么躲开披着猫皮的大灰狼,要不搬家?


他低估了王俊凯对他的影响力。对方只不过轻描淡写给他扣几顶帽子,他就等不及想躲到地球另半边去了。




一瓶七喜振奋不了人心,易烊千玺回家登录个人博客,噼里啪啦打了一大通,那个唯一的读者又来给他留言了,对方的心灵鸡汤总是煲得恰到好处,喝下去不反胃,还能安抚易烊千玺所有的烦躁和不安。


“可能那个人也还喜欢你,又不知道怎么表达,当初毕竟是你先说分手的,他不敢再把真心拿出来给你了,怕你又丢掉,只好死皮赖脸地缠着你。”


易烊千玺也不是没想过这种往自个儿脸上贴金的可能,不过即便如此,“那当初他就应该问明白,或者至少挽留一下我,他那么潇洒地答应了,这会才来情深深雨蒙蒙?也太搞笑了吧。”


那边回他,“他可能是被你突然的分手要求吓懵了呢?还有,你怎么知道他没有挽留你?”


什么莫名其妙的,易烊千玺皱着眉,这个热心网友今儿个是鬼上身还是脑袋被门夹,王俊凯有没有挽留他,他心里难道没点b数吗?


又一条新评论弹出来:“你是不是当天晚上回去就换了手机号?”




易烊千玺想起来了,他那天失魂落魄地把手机放裤兜里进洗衣机过了水,捞起来时高科技产品已经无法抢救,寿终正寝,手机和手机卡都换了新的,就这么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迈入大学开始崭新的生活。后来要不是王源作为交换生在校园里逮到他,易烊千玺就真的和高中的一切彻底say goodbye了。


但为毛这个热心网友这么清楚?易烊千玺咬着吸管喝酸奶,“你是神算子啊?”


那边过了很久才回复他:“我找你找了很久。”


昨晚才看完一部恐怖片的易烊千玺第一反应是贞子来和他拉心了,等喝完酸奶冷静下来想想那是谁,立刻拔了网线关了电脑把自己扔到床上,毫无形象地发出哀鸣。


比贞子同学更阴魂不散的,非王俊凯本人莫属了。再想想这些年他在博客上说了多少有的没的的事,易烊千玺就想找块豆腐撞死。




他在床上翻滚了好一会,头发乱得像鸡窝,嘴角却又不自觉地勾起,露出两个小梨涡。——可能那个人也还喜欢你,又不知道怎么表达,当初毕竟是你先说分手的,他不敢再把真心拿出来给你了,怕你又丢掉,只好死皮赖脸地缠着你。


不错,傻子配傻子,这人设是蠢了点,可剧情走向还是深得他心的,易烊千玺跟个少女似的捂脸偷乐好一阵,主动打电话给王俊凯。


那头很吵,像是在大马路边上,易烊千玺困惑地挑了挑眉:“你在哪里?”王俊凯说:“你开门。”易烊千玺穿着皮卡丘拖鞋就飞奔去开门了,门外空无一人,王俊凯说:“怎么样,外面的空气是不是比家里更好?”易烊千玺刚要骂人,王俊凯又笑着说:“不逗你了,换衣服下来吧,中午火锅没吃饱吧?哥请你去吃红油抄手。”




易烊千玺换了套头衫和鞋就下楼了,王俊凯站在璀璨的天光里,比天光更璀璨,伸手帮他理好头发:“傻小子,走吧。”他们牵着手向前走,不在意大众或好奇或羡慕的目光,就像当年在校园里手牵手散着饭后步一样,有发狗粮却没有发墨镜的自觉。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可快,实际上他的长反射弧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他们怎么就这么快地和好了,电视剧不是至少得闹个五六十集的别扭才皆大欢喜吗?


他也没想好到时怎么跟王源说,王源为他俩的事可谓操碎了心,高中时期被糊最多狗粮的就是王源,后来最盼着他俩重新没羞没臊的还是王源。王源可真甜啊,像炎炎夏日里的冰淇淋,但夏天已经要过去了,秋风习习吹来,他在这舒服的凉意里把王俊凯的手抓得更紧。


王俊凯笑了,一双桃花眼艳过怡人秋色,他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啊?”易烊千玺觉得这好像太偶像剧了,但为了男主角那张满分的脸,他还是很给面子地凑过去听。王俊凯说:“大家都以为我那时候抽到的是大冒险,但其实我抽到的是真心话。”


易烊千玺站了一会,从看着王俊凯变成瞪。“你不早说。”王俊凯又笑,他笑起来万物失色,但他总是一副无辜的不反省的模样,他说:“你没有理由再和我说分手了。”



评论

热度(3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