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如梦令

432天:

我好像晕眩了,可我明明吃得很饱,太阳也不晒,然后我看到你,看到罪魁祸首无辜又不明所以的面孔。英俊的,茫然的,坦荡的,朝气蓬勃的。你用那样的模样对我笑了。




*




但是艾斯是大哥啊。




啊?哦。易烊千玺漫不经心抱着Ipad刷视频,抽出一秒抬头看他大哥一眼,我其实,其实就看他长得帅而已,没有别的。




这样的心口不一,放在别人身上很遭嫌,不过既然是易烊千玺,王俊凯就无所谓了,只弯着桃花眼欣赏老幺通红的耳根,回想刚刚那一下对方的磕巴,有本事把扯谎的水平再提高多一点啊,不然看着他的眼睛把那句话说完也可以。




登机前老幺找他要耳机,王俊凯说你的呢,易烊千玺支吾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王源正要把自己的塞过去,被王俊凯一记警告性的眼刀割得指尖生疼,忙收回手。王俊凯把线放在易烊千玺的掌心上,看到自己的手也在变得有棱角,不再是那么肉肉的,或许有一天会比易烊千玺骨节分明。




他相当喜欢易烊千玺送他的手办,并不为价格,虽然他比谁都更清楚那玩意儿能有多烧钱。记住了他喜欢的东西,在外旅行时付了账揣进兜里,他在意这一份用心的惦记,心想是时候对轻松熊友好点了,不过老幺后来好像也没那么热情。




易烊千玺这人很怪,和早期总被对方放在床头的轻松熊一样怪,你以为他长久专情,可实际上他自有那种漫不经心的随意,投入的兴趣是真的,转移的注意力也是真的。不能为这点求全责备,王俊凯想。不能,也舍不得。对一个人太上心,耐性就会膨胀到可怕的地步,离“不管他怎样都行”的走火入魔还有一段距离,但也不远了。




据他的观察和研究,易烊千玺最近热衷于两件事,一是亘古不变的旧爱编舞,二是心血来潮的新欢摄影。




易大师的杰作分为三类,文艺派,抽象派,和大哥派。文艺派光影浮动,抽象派构图奇特,大哥派随心所欲,名副其实,王俊凯都不知道小孩儿哪来的那么多时间偷拍他,况且全是那么难以言喻的姿态。




Eason唱过一句歌词,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他不知道套到易烊千玺身上合不合适,只是他太语死早,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对方的得瑟和肆意。




转头就看到那人睡得很沉,耳朵里塞着他的耳机,睫毛乖乖地垂落,一根一根黑漆漆的,没有触到他,却教他心尖发痒。




飞机上不允许开手机,王俊凯只能一个劲地看,争取把这副画面刻到人体储存卡里,有事没事就拿出来品味一番。




王源也睡着了,派发飞机餐的时候又嗅着那股香味醒了,伸出细细的胳膊要空姐给多几份,王俊凯暗自好笑,这狗鼻子大胃王。一面接过了自己和易烊千玺的那份,开盖检查了一下没有易烊千玺不爱吃的,这才以温柔得几近虚无的力道摇了摇老幺的胳膊,把一只耳机给对方摘下来。




吃饭啦。




易烊千玺明显没睡够,跟他闹脾气,眼睛半睁不睁的,微微带些怒气瞪他,你干嘛!




王俊凯笑,给他家小猫呼噜了一把头毛,凑近去低声说,吃饭啦傻小子。




射手座都是死颜控,易烊千玺最大程度地证明了这一点,红着耳朵揉了揉眼睛,皱着鼻子推开他的脸,说话就说话,离这么近是要干嘛?




组合里唯一的成年人笑了,在这里啊?不方便吧?




王源一口饭喷出来,自顾自咳了半天,又把手臂反扭到背后给自己顺气,看起来十分高难度且心酸。易烊千玺的反射弧完全还没get到,只顾着看饭盒里有没有苦瓜肥肉。




没有。




王俊凯说了一句,看着老幺目瞪口呆一副“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的样子乐得猫纹浅浅,打开自己的那盒开始吃。




下了机是王源开道,纤细的背影透着一股看破俗世的决绝,他和易烊千玺并排走在后面,步伐出奇得一致,他是军训后遗症,易烊千玺就不知道是怎么了,王俊凯有点想问明白,话没出口老幺的手背就不经意地蹭过他的,肌肤相触的一瞬间他被席卷而来的热量灼烧淹没,脑海里涌起坐在飞机上从高空中猛然坠落时的眩晕感。




王源一无所察走在前面,易烊千玺额发下的眼睛狡黠地弯了弯,于是王俊凯知道这是来自未成年的挑衅。




他不动声色地坐上专车,王源自发自觉跑到后座,王俊凯挨着易烊千玺坐下,脑袋一点一点敲在对方肩膀上,听到密集又剧烈的心跳声,不知道是传自谁的胸膛。




九月只剩下尾巴了,他俩都穿着很厚的毛衣,直到上车前都还在哆嗦,这会汗却从他的脑门细细地渗出来,有人将温暖的掌心代替眼罩覆上了他的眼睛。




他可以为一个人变成情话博主,即使他从来不擅于捏造动听言辞,可有人在寒风中坚定屹立作玫瑰花,他就能够系上披风当小王子,不过他不会呆坐着看四十三次日落,因为他没有那么多悲伤,他的难过都被那个驻扎在他灵魂深处的少年给分担掉了。他们只剩下幸福和默契给彼此。




车门拉开后他先下来,风有点凉,他弯了弯桃花眼,想去给他的玫瑰拿挡风罩了。



评论

热度(2186)

  1. 土豆烧牛肉Midnight trai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