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网配】蒸煮虐我千百遍 14

432天:

前文戳tag自助。




千总千总,祖师爷是傻子,汤圆傻妈也是傻子,那你呢?——小粉红CV




我是,帅傻子。——千锤百炼




BGM




乌黑的云层浓密地笼罩在整座城市之上,天空由清澈的浅蓝逐渐变为沉重的深灰。




王俊凯把搭在胳膊上的外套盖到易烊千玺肩膀上,默默地注视了对方一会,随后挥挥手。




“后天见。”




易烊千玺“嗯”了一声,却没有立刻走,而是站在原地定定地望了王俊凯一会,这才坐上了高铁。






这次元旦假期王俊凯还有事做,没空回家,同宿舍的王源也一样留在学校,奋笔疾书写着总字数要求过万的作业。




易烊千玺到了家,给王俊凯报了平安,又把亲弟弟易楠抱到腿上,和对方进行视频聊天:“可爱不?”




一旁的王源凑过来,手指轻轻触了触屏幕,好像那样就可以碰到易楠肥嘟嘟的脸颊一样。




“好肥啊他。”






易烊千玺低笑出声,王俊凯听得心里发酥,趁机想占个便宜。




“你说他会不会叫王俊凯哥哥?”




他心里的算盘精着呢,易楠太小,还不会叫人名,势必就要易烊千玺亲身示范一遍。




没想到信号不好,千玺茫然地在另一端愣了几秒,随后问:“什么?”






王俊凯咳了一声,司马昭之心还得这么光明正大地重播一次,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你说他会不会叫王俊凯哥哥诶!”




他心里害羞,语气就略微急躁了一些,那头的易烊千玺倒也不恼,只是笑道:“说一个傻——子。”




下一秒王俊凯果然就乐得跟个傻子一样了。






等依依不舍挂了视频电话,王源也就立刻拉远了和他的距离,自发自觉地回到书桌前写作业了。




王俊凯想起几天前对方那番话,确实有些不自在,待要说点什么,又苦于语死早,就沉默地做起自己的事来。




两人在安静得诡异的氛围里忙了一整天,晚上刘志宏来找王源,王俊凯就自己一个人泡了碗面,一边吸溜一边刷微博。






不刷还好,一刷就刷出易烊千玺和他弟楠楠的合照,一大一小都眉眼弯弯的,笑得可开心了。




王俊凯瘪了瘪嘴,你男朋友在学校里忙得飞起,你倒照样过得很快活。




末了实在是不甘心,发了条微信语音过去。






“楠楠现在是不是会假装不高兴,就让你哄他?”




全然没察觉这熟悉的套路只有谁用过。




易烊千玺也回了语音,很认真的语调。




“楠楠不用装,他只要不说话,我就能看出他不开心。”






切。




王俊凯戳了戳桌上的Q版绵羊玩偶,那是同城的一个粉丝妹子送给易烊千玺的,对方又转送给他。




睹物不解相思,他只能喊另一座城市的易烊千玺上YY,两人进了房间语聊。






“在干嘛呢?”易烊千玺的嗓音随着年龄增长日益好听,饶是王俊凯这种长期能饱耳福的VIP听众也每次都被秒杀。




他老实地按照内心想法回答了:“在想你。”




那头的易烊千玺显然没料到他会如此直白,顿了好几秒,才低笑道:“傻子。”






对方的语气实在太温柔,王俊凯听得心头怦怦直跳,强自镇定后对着麦克风问道:“吃晚饭了吗?”




“嗯,吃了饺子。”易烊千玺的嗓音里捎着平时绝对不可能有的随意和慵懒,既迷人又撩人。“你呢?”




“我......”王俊凯一阵心虚,总觉得坦白交代会被老干部严厉批判,只能含糊其辞道:“吃了汤面。”






易烊千玺也没察觉到异样,很快转到了别的话题,聊得热火朝天时,有个绿马妹子误打误撞地闯进来了。




两人用的都不是原来的马甲,奈何声音辨识度太高,那个妹子一下就听出来了,兴奋地嚎叫了一会后,立马带着一大批粉丝涌进了冷清的小房间里。




“强势围观!”




“卧槽两位朋友很可以啊!明明线下认识,还要暗戳戳开个小房间来闲聊23333”




“说不定是假期两相隔,异地神马的,大家都懂的¬_¬”




“楼上的似乎就是真相了¬_¬”






房间里的人数不断上升,面对左边的频道上一堆前来围观的白马,作为频道管理员的易烊千玺和王俊凯都很随性地挑了一些顺眼的ID加了绿衣,其他的就大咧咧放在那了。




但也丝毫没有影响人民群众的疯狂和热情。




“嗷嗷嗷求合唱!”




“求合唱求合唱~”






王俊凯还没开口,宿舍门就被打开了,王源拎着一盒打包好的熟食道:“诶,我给你带了吃的回来,趁热解决吧。”




薄荷汤圆虽然还不如别的CV大神知名度高,但因为上次参加了配音海选大赛,倒也赢得了不少路人的好感,在圈子里也算是小有名气。




他清亮通透的嗓音一出来,公屏上便刷疯了。






“卧槽刚刚那是薄荷傻妈?”




“纳尼?祖师爷和薄荷同居了?”




“什么什么?信息量太大了我消化不来啊卧槽!”




“等等,那为什么祖师爷和千总开了房间聊天......”




“楼上适可而止吧,你们开千只是二次元CP,这么真情实感有意思?”




“所以开荷才是真人CP吗?word天让我静一静理一理......”






王俊凯淡淡地看了惴惴不安的王源一眼,说了句“放下吧”就准备在公屏上扣字。




然而学校的电箱不知道又抽什么风,一声不小的爆炸声过后,整栋宿舍都陷入了一片黑暗里。




王俊凯的电脑也直接关机了。




易烊千玺原本还笑笑地在这边等着王俊凯的解释,结果没过多久,对方ID前的绿灯就暗了下去。






一片黑暗里,王源轻声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王俊凯知道。




正因为清楚对方不是有意的,他的满腔怒火才无处可发。




拿起钱包和围巾,王俊凯看也不看王源一眼,径直走出宿舍。






“王俊凯!”




对方平时的力气不算大,这会却抓得很紧,手指扯得他的衣袖都绷得没了皱褶。




“你非要这样不可吗?”




王俊凯组织语言的能力本来就不强,这会基本上消失殆尽,只能一言不发地抿紧唇。






王源的手指关节微微发白,一字一句道:“我从没打算和千玺争人。”




王俊凯握紧了拳,每个字音都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既生硬又短促。




“我有说怪你吗?”






这样的乌龙也不是不能解释清楚,众人怎么评说议论他也不想理会,但是。




万一千玺误会了呢?




“你明知道千玺回家了,我会和他聊天——你开口前总该观察清楚状况先吧?”






王源和他对视了一会,颓然地松开了他。




“是。是我的错。”




如果对方像以往一样,毫不留情地怼回来,两个人打上一架,他也许还觉得好受点。




现在看到王源这种顺从忍耐的神情,他就算再怎么生气,也没法真正动手。




只能踹了一脚宿舍门口的储物柜,头也不回地下了楼。






飘扬飞洒的雪花里,刘志宏拨了个电话给本应该很快回来的王源。




“喂?”




那端没有立刻出声,只是过了一会才开口道:“刘志宏。”




“我吃不下了,就不回去了,对不起。”






这边的易烊千玺久等不到王俊凯重新上线,打电话又关机,便也退出了YY,抱着玩偶熊进楠楠房间了。




好不容易哄到弟弟睡着,易烊千玺轻手轻脚地回到自己房间,一看手机,几十个未接来电。




他毫不犹豫地拨回去,那端的王俊凯几乎在半秒内就接了,喘着气道:“千玺,我们学校停电了,我是被迫下线的。”






易烊千玺应了一声,手指划过王俊凯送他的那张大头贴。




话筒那端传来汽车鸣喇叭的声音,他愣了一下,问:“你在外面?”




“嗯。”




“怎么跑到外面去了,这么冷的天。”






王俊凯又嗯了一声,眼里融进灰暗的天色。




“就是,心里不高兴,就跑出来了。”




多大个人了,还整得跟三岁小孩一样。




易烊千玺轻轻叹了口气:“赶快回去吧,别冻着了。”






那头王俊凯没有立刻接话,默了好一阵,才闷声道:“我又不是楠楠,别用这种哄孩子的语气和我讲话。”




易烊千玺心说你当然不是楠楠,楠楠可比你乖多了好哄多了,一面寻思一面问道:“你晚餐吃的泡面?”




“嗯?”王俊凯惊得气都忘记生了,这是读心术还是在他们宿舍安装了摄像头啊。“千玺,你名字里的千,其实是千里眼的千吧?”






易烊千玺让他逗乐了,低低笑了几声,又说:“视频通话的时候我看见了,你桌上摆着几桶红烧牛肉面呢。”




王俊凯失去辩解能力,哼哼唧唧了一会:“还不是你回去了,没人陪我吃饭。”




“王源儿呢?”千玺刚一问出口就觉得自己提了一壶没开的热水,怕王俊喵炸毛,赶紧岔开话题。“我明天就回去了,你要来高铁站迎接我吗?”






刘志宏在漆黑的夜色中敲了敲门,来开门的王源眼眶红通通的,鼻尖也泛着明显的深色。




他心里一阵疼,温声问道:“怎么了?肚子痛?”




对方摇摇头,倔强又可爱的表情。




“就是,想家了。”






“傻。”刘志宏揉了揉少年软软的黑发,心里又酸又甜。“想家了就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吧。”




“打完了,”王源五官本就生得清秀,泪眼汪汪的样子也招人心疼。“还是想。”




刘志宏上前几步,将对方轻轻地搂进怀里。






“等过年放假了,就能回家了。”




“嗯。”王源的杏眼里还包着两包泪,嘴角却已经弯了起来。“刘志宏,过年要不要一起去吃火锅啊?”




刘志宏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行啊,吃什么锅?”




“我吃辣的,你吃不辣的。”王源煞有介事地分析着,耳根红得不像话。“那就只能,嗯,吃鸳鸯锅了。”






“我当然要迎接啊,”王俊凯跟易烊千玺聊得起劲,身体被凛冽的冷风吹着,心却跟在暖炉里似的热乎乎的。“要不给你铺个红毯?”




对方被他逗得直乐,又怕吵到家人休息,只能掐着大腿忍笑。




“得了吧,以前也不见你这么能贫。”




“那以前不还没和你确定关系嘛。”王俊凯受易烊千玺影响太深,四川普通话硬生生拗出了京腔,听着别具一股风味。“跟你在一起后了才发现,原来我很有当演说家的潜力。”






“就你,”易烊千玺不给情面地嗤笑,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能写出三行情诗都不错了。”




“谁说的,”王俊凯不服气了,易烊千玺也未免太瞧不起他了。“我现在就能给你写一句全世界最好听的情诗。”




“哦,”易烊千玺的语气十足的敷衍,纯粹是为了不扫自家男友面子。“说来听听。”






那头静了几秒,倏然道:“易烊千玺。”




“诶。”




千玺怀着三分期待七分戏谑在那等着,下文却一直没出来。




过了许久,才听得王俊凯开了口,嗓音温柔,还捎了一点不易察觉的笑意。




“我念完了。”




TBC



评论

热度(1421)

  1. 岂曰无衣夏至未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