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网配】蒸煮虐我千百遍 13

432天:

前文戳tag自助。




男神元旦快乐!什么时候你也找个小受来秀我们一脸啊~——小透明粉丝




我尽快。——鸿鹄之志




BGM




最后是易烊千玺留下来陪的王源。




怕对方产生不适反应,千玺把点滴的速度调得很慢,王源安静地望着他好一会,忽然笑了出来。




易烊千玺不明所以地望过去,少年的笑容扩得更深了。




“男神,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表情吗?”






易烊千玺看了看窗户,倒映出来的影子满脸的苦大仇深,仿佛再过一会就要提着刀去砍人了。




还真是不潇洒。




王源笑了一会,伸手把点滴的速度调快了些,在易烊千玺开口阻止前道:“男神,我没那么脆弱。”




易烊千玺灌了一口王俊凯留下的速溶咖啡,残留的温热顺着食道流入胃里,微弱的火苗摇曳着燃烧。




“我知道。”他说。






知道是一码事,怎么想就完全是另外一码事了。




现在的状况就好比他在便利店里买到寻觅已久的零食,拆开包装发现味道和记忆里的大相径庭,继续吃下去就破坏了美好的回忆,直接扔掉却又太过任性浪费。




进退两难。






人和树都是一样的,叶子朝着有光的地方生,根扎在漆黑阴暗的泥土里。




那些消极的想法无止境地在身体里萌芽,顺着血液的循环流动到边角的每处。






楚海暮只是易烊千玺生命里的一个过客,散了便散了,绝没有挽留可惜的道理。




而王源是王俊凯身边最亲近最要好的朋友,比起恋人,也就差了三两个低矮的台阶。




他怕王源跨上去。




那他就只能让步。






王俊凯走回到学校附近,余光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楚海暮嬉皮笑脸地朝他挥了挥手,问:“千玺呢?”




王俊凯挑了挑眉,插在裤兜里的双手紧握成拳。




“他在哪里,又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我事啊,”楚海暮点了根烟,悠悠吐出几个飘摇的烟圈。“我一直等着跟他复合呢。”




王俊凯需要极力克制情绪才能使自己不至一脚踢过去。“千玺说了,以后他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啊,他是那么跟你说的啊?”楚海暮脸上显现几分毫不刻意的惊讶。“可他怎么跟我说,只要有一天他跟你分手了,下一任就是我了呢?”






见王俊凯阴着脸不出声,楚海暮笑得更欢了,又像突然想起什么,倏然“啊”了一声。




“对了,你知道千玺是因为我才进网配圈的吗?”




王俊凯不可置信地望过去,这会楚海暮收起了笑,神情没有半点犹疑。




“不知道?他为了跟我出演同一部剧,嗓子都练哑了,最后才过了审核。”






王俊凯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些都是楚海暮的谎言,是为了看他失态才编造出来的漏洞百出的假话。




可他不合时宜地想起王源跟他说过的一件事。




“有一次海阔天空生日,男神好像正好在外地,网络太差登陆不上YY,好不容易上了线,海阔天空已经睡了,男神就一个人在线上唱了一整晚的歌,从凌晨一点多唱到天亮。”






王俊凯绕过楚海暮进了学校,简单地冲洗了身体,换完睡衣出来躺到床上。




易烊千玺说过,要他给自己多一点信心,也给对方多一点信心。




他那晚那样虔诚坚定地应允了,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因为这样的承诺而感到疼痛苦楚。






王源发了条短信给他,告诉他千玺刚才从病房出去了,过了二十多分钟还没回来。




王俊凯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手臂不慎撞到坚硬的墙壁,磨破一层薄薄的表皮。




假如他怀疑千玺,现在就是跑出去坐实这怀疑的最好时机,毕竟对方很有可能又和楚海暮碰到了一起。






寝室的窗留出一条缝,冷风从中灌进来,落到王俊凯的脸上。




他困倦至极,很想不管不顾地睡上一觉,有什么事情等醒了再想。




可一闭上眼,易烊千玺的面容就会浮现在脑海里。




睁目亦是。像一个轮廓,刻在水珠斑驳的玻璃上。




但这只是外面的树枝摆动,被路灯照射投在窗户上的影子。






十分钟过去了,王俊凯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俊美的面容浸入厚重的黑暗里。




二十分钟过去了,敲门声响了起来,他一跃而起去打开,外面站的是打完点滴独自回来的王源。




王俊凯眼中的失望意味太明显,王源微微怔了怔,过了片刻便移开视线,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易烊千玺抬起了眼睛。




寒风摇曳着挂满白雪的松树,脸颊由于太过冰凉而感到一阵阵刺痛。




口中呼出的气都变成了白雾,光秃的树枝上融化的雪变为水滴滑落下来,落在他的黑发上。






“你找我?”楚海暮吊儿郎当地勾起嘴角,就知道易烊千玺一定会忍不住来见他的。“什么事?”




脸上猛地挨了一拳,楚海暮猝不及防,整个人连着向后退了几步,神情也变得狰狞起来。




“你他妈吃错药了?”




楚海暮平时就没少跟道上的不良少年厮混,身手自然不算差,刚要以牙还牙揍回去,背上就被人狠狠踹了一脚。






“我操!”楚海暮转回身,王俊凯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桃花眼里是冰雪般的冷意。




琢磨着打不过这两人,楚海暮又爆了句脏话,甩下句“走着瞧”就骂骂咧咧地走了。




易烊千玺喘着气,看着头发凌乱衣衫单薄的王俊凯。






“王源说你可能去找楚海暮,”王俊凯的鼻尖被凛冽的冬风吹得通红,眼中倒映着昏黄的街灯。“我就出来了。”




对方只说了这一句,易烊千玺滚烫的面颊就冷却下来。




王俊凯百分百在怀疑他,只是对方没有说。




因为他的种种小心翼翼,在王俊凯心里也许还抵不上王源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所以,你还是不相信我?”




王源的无声深情,楚海暮的纠缠不清,再加上王俊凯的直言不讳,一件一件地压过来,他终究是没法再支撑。




他也是普通人,顶多是心理承受能力强了一点,性格刚了一点,忍耐度高了一点。




不可能不会疼。






王俊凯走前几步,轻轻拨掉他刘海上的雪花,掌心覆住他冰凉的耳朵。




“我怕他伤到你。”




易烊千玺愣了一瞬,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自觉问了一句:“什么?”




“楚海暮品行不好,我怕他对你动手。”王俊凯的神情很平静,仿佛只是在讨论今晚的雪真大。






忍耐了一晚上的易烊千玺红了眼眶,又怕对方看到,掩饰性地岔开话题。




“穿这么少出来,也不怕感冒。”




王俊凯抱住他,明明穿得比他更少,却好像冷的人是他一般。




“我不怕感冒,就只是怕......”






声音戛然而止,易烊千玺还以为是自己听力出了问题,再过几秒,耳边又传来王俊凯温热的吐息。




“弄丢你。”




隐藏了一整晚的情绪汹涌而出,易烊千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抱住那人的腰,把头埋在对方的肩膀上。






沉默了良久,王俊凯又复开口了。




“诶,千玺。”




纷飞的大雪里,高个少年嗓音柔软,笑容明亮,眉眼清丽如画,携裹爱意深情。




“他们说新年的第一个拥抱,是要给最爱的人的。”




TBC



评论

热度(1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