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

七友

432天:

七年不合


/一万年前答应要写的源视角


BGM


重生者走得的都走 谁人又为天使忧愁



从小王源就活得比旁人都要通透。


因为通透,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能不痛不痒。因为通透,在看到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损友为了另一个男生醉如烂泥时,才觉得可怜又好笑。


“你不懂。”容貌俊美的青年拿着啤酒,力道大到足以使罐子变形,颠来倒去一遍遍地说:“你不懂,王源。”


好吧,就当他不懂好了。王俊凯那么高傲一个人,少有出丑的时候,他开瓜子看戏就很高兴,懒得计较这些细节。



但逐渐也对发小口中常提起的那个男生感到好奇。


易烊千玺,听起来就颇为洋气拗口的名字,他看着王俊凯发着呆在草稿纸上写满一整页,感觉好像也没那么难记了。


第一次见到易烊千玺,是在王俊凯学校的走廊,他本来是要去找损友大搓一顿,望见那两人并排站在一起讨论题目的画面,竟然也觉得不算碍眼。


王俊凯的长相自然是没话说,但毕竟一块长大,什么丑样都看过了,早就对那副被无数怀春少女追捧的皮囊大大免疫。而站在发小身边的男孩子,戴着副毫不时髦的黑框,英气的眉毛微微蹙起,薄薄的嘴唇不自觉地用力抿着,一副认真而专注的模样,在他看来比旁边那位公认的美人还要好看上几分。


尽管如此,他也没有走过去打招呼,好看的人有许多,要每一个都认识,那也未免太费劲。



奇怪的是,看书的时候,写习题的时候,甚至是和王俊凯出去吃夜宵的时候,脑海里总浮现出那张英俊坚毅的面容,而后嘴角就会不自觉地勾起来,看得对面的王俊凯一阵恶寒。


“再发神经我就揍你丫的。”


他和王俊凯都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人,但自从对方认识了易烊千玺,一口川普就被改造得越发字正腔圆,不知道还以为是一北京爷们儿。


忽然就很想听听易烊千玺的声音,听听最正宗的北京腔是什么样子。



机会来得比较晚,但好在不是没有。


“你在哪?我现在就开过去。”


他搓着胳膊上被王俊凯故作的温柔语气恶心出来的鸡皮疙瘩,想着一会就能和易烊千玺正式见个面了,心情立刻好了起来。


开了车门坐上副驾驶,安全带都来不及系,王源就转过头,看着后座上表情略微茫然的青年。


“你就是易烊千玺啊,我经常听小凯说起你......”


还没来得及套个近乎,王俊凯就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


“毕竟没再遇过这么讨厌的人。”



要不是记挂着车上还有第三个人,王源早就一耳刮子过去了。而易烊千玺居然也没有露出被恶言恶语伤到心的难过神色,依旧温润如玉地笑着,唇角漾开两个浅浅的梨涡。


“你好。”


有一瞬间,王源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暂停了一下,估计是昨晚没睡够,就没再在意。


“幸会幸会。”


原本还想把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再握得久一点,下一秒王俊凯就加大马力,踩着油门飞速向前飙,他险些要栽到挡风玻璃上,只能悻悻然放开了易烊千玺。


也不知道王俊凯今晚吃错什么药,话多得一逼,被抢了话唠身份的王源烦得要死,又不想在易烊千玺面前表现出不耐心的模样,维持着微笑勉力忍耐着,心里思量明天就好好敲王俊凯一笔,算是精神损失费。



“喂,”等回到家冲完凉,王俊凯就发语音来警告他。“别打易烊千玺的主意啊,你们不合适。”


王源才不怕损友的威胁,抓着对方过去话语里的把柄一口怼了回去。


“你不是说你讨厌他吗,那就让给我啊。”


想着王俊凯在那头脸色发青的样子,王源自顾自乐了好一会,心情大好地进入了梦乡。



按理来说他从来不是急躁的人,然而第二天又跟被催眠似的,控制不住两条腿往易烊千玺的舞室跑,不出意外看到对方惊讶的表情,脸部鲜明的线条显得生动了许多。


他一面欣赏着,一面露出奏效过无数次的,阳光灿烂的笑容。


“易老师能不能赏脸陪我吃顿饭?”


对方只踌躇了几秒,就干脆地答应了下来。王源光明正大地借着闲聊的间隙打量那张俊朗的面孔,只觉越看越顺眼。



他已经几百年没发过朋友圈了,但易烊千玺垂眸喝饮料的模样太过赏心悦目,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手指就自发地按下了拍照键,配上几行简单的文字,没设分组就发了出去。


结果就让王俊凯循着定位过来了。


一看发小那架势,就知道今天铁定逃不开鼻青脸肿两败俱伤的命运,他暗自活动了一下筋骨,不料在王俊凯的拳头落下来之前,易烊千玺就挡在了他前边。


“你有话就好好说,不要总是一副阴沉沉的样子,也别把别人当出气筒。”


要换在往常,王源一定开心得拍手叫好,但此时已顾不上去看王俊凯的表情有多难看,只是盯着易烊千玺的背影发怔。



因为长相太过无害的缘故,一直以来都没什么人会对他产生负面情绪——每天都巴不得把他装到麻袋里痛扁一百顿的王俊凯是极少数的例外。


但其实他从来都不害怕。虽然是吃不胖的体质,看起来细胳膊细腿的,可他的力气一点都不输正常男人,一桶自来水扛上八楼都不带喘个气,真要干起架来,王俊凯也得被他打成猪头。


他不需要别人保护,也没有人想过要护着他。


易烊千玺的骨架比他还小一些,肩膀没他宽厚,可就这样在他面前一站,居然也有几分少年英雄的气势。



王俊凯都快爆炸了,还强自按捺着火气,假作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我把谁当出气筒?还有,你是以什么身份来护着他的?”


易烊千玺连半分的踟蹰都没有,肯定地回答道:“朋友。”


王源再次被对方的仗义惊到了。真正算起来,他和易烊千玺认识的时间还不到二十四小时,都不够一家便利店经历黑夜白天。


看着对方坚定的神情,心口忽然就发热起来,是此前从未有过的感受。饶是伶牙俐齿如他,也不由得怔在当场,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朋友?”王俊凯几乎都要气得磨牙了。“你问问王源,他有把你当朋友吗?”


他对上易烊千玺难以置信的眼神,言语功能持续失效,连一贯最拿手的转移话题都不会了。


一开始只是好奇,再后来见到了模样觉得挺好看,接着就想进一步认识,而后......确实好像模糊生出了一点点,略微越界的念头。


不过怎么都称不上喜欢吧。爱情那种东西,根本就不可靠,他也从不稀罕。



观察了几秒,他看出来易烊千玺是完全理解错了王俊凯的意思,以为是说连朋友的份都够不上,而非比朋友更进一层。


那样的老实和迟钝,原来是他最嗤之以鼻的特质,可眼见得易烊千玺连嘴唇都失了血色,不知怎么的,觉得那点长反射弧都变得可怜了起来。



他自己是根尖针,轻而易举就能看透别人的软肋,必要时毫不留情刺进去,看着细小的血液从伤口处汩汩流出,既不同情,也不后悔。


而王俊凯虽然没他锋利,好歹也算把剑,能让人疼,只不过自己也偶尔被反作用力弄得同样狼狈。


至于易烊千玺,就根本是毫无杀伤力的钝刀,什么都切不下来,就只是沿着皮肤来回地研磨拉扯,顶多弄出一点浅淡的红印,很快就会消了。


可看着对方寂寥落寞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心口那处又毫无预兆地痛了起来。怀着满腔怒火和王俊凯大打出手,谁都没落得好看下场。



他知道易烊千玺被他上次的沉默伤到了,约出来吃东西的时候就加倍温柔体贴,祈祷能通过这无谓的弥补给对方一些迟来的安慰,而易烊千玺果然也重新对他敞开了心扉,说笑间全然不见恼火与怪罪。


在这样日复一日的相处里,他发觉自己似乎再也做不到那么潇洒了。易烊千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全都能够带动他的情绪,甚至能让他感同身受地体会到对方的心情。


他明明应该是看得那么清的,对所谓的喜欢和爱不屑一顾的人。


好在他的自我开导能力也很强,动心就动心吧,不管再怎么聪明通透,归根结底他也只是个凡人,别人有的七情六欲他当然也会有。


只不过不能说罢了。



排队买饮料的时候,王源从余光里看着那个早已无比熟悉的背影,眼眶渐渐就有些发热了。


易烊千玺真的是很好的一个人。只可惜对方无意于他。


他的通透伶俐让他在任何场面里都看得明白清楚,无论进退都优雅自如。而易烊千玺却只能困惑又茫然地在迷宫里打转,碰到了墙就自己包扎一下伤口,很快又打起精神向前走。


以他的立场而言,当然是希望易烊千玺这辈子都别找到出口,就这样晕头转向地迷着路,指不定哪一天就兜到他这来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每一分难过和忍耐,好像都能在他心上烙下一个印似的,火烧火燎地疼。


他再也做不到袖手旁观。



十几分钟后,他把王俊凯最讨厌的玫瑰甘露放到易烊千玺面前,看着对方被甜得眉头紧锁的模样,忍不住有点想笑,鼻尖却也同时冒出了微小的酸意。


“这个太甜了,王源儿。还是王俊凯来喝更好。”


他的手在桌子底下握成拳,面上却竭尽全力地作出了最为疑惑的模样。


“你在说什么呀,千玺?”


走出去吧,以后别再待在迷宫里了,也别再受伤了。撞墙的动静太吵,他再也不想听到了。


“小凯不喜欢甜的啊。”


END


评论

热度(1712)

  1. 白矖知非 转载了此文字
  2. 就爱喋喋不休Echo's 转载了此文字